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九十章 目标,泰摩高地!
    在第四层入口处稍作休息,我们便小心翼翼的踏入了第五层,果然,如德鲁夫所说的一样,第五层简直就是怪物的海洋,几乎每个房间都有一群怪物,让我们寸步难行。

    虽然路途艰难,但我们还是带着期盼的神情,一路朝女伯爵最活跃的几个地点杀了过去,令人振奋的是,在期间遇到了两个精英和四个头目,虽然只爆了一些药水和金币,但是这却是一个预兆,女伯爵还活着的预兆,因为精英怪物和小头目重生的时间是比较长的,如果女伯爵近期被杀死的话,它们也不会幸免,绝对不可能出现的那么频密。

    很快,我们就已经接近了第五层的末端,此时德鲁夫停了下来,脸慎重的对我们说:“如果女伯爵还活着的话,应该就是在最后一个房间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将前面所有的怪物都清理掉,一个不留,免得和女伯爵生混战的时候将它们吸引过来。”

    我们领会的点了点头,接下来的路程更加辛苦了,甚至连几队由精英级怪物带领的鬼魂,也在我们的精心的策划和艰苦的战斗下被歼灭,所幸的是,这段路并不长,在浴血奋博了几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房间。

    说是房间,其实里面应该叫大厅才对,因为它比所有的其他房间都要大很多,我们轻手轻脚的接近这个大厅,从门口里窥视了一下。一阵腥臭味传了过来,映入我们眼中的,却是让人瞠目欲裂地一幕。

    在大厅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池子,池子里面装的却不是水,而是粘稠的鲜血,如同沸水一般,不断的冒着一个个血泡。散出一阵浓烈的血腥恶臭。血池上面,甚至还漂浮着一些残肢断臂,让人一眼就联想到池子里面的鲜血是属于谁地——这么一大池血,究竟得杀多少人才能装满啊?

    更令我震惊地是。几个从未见过的怪物,此时正一脸狰狞的站在血池旁边,手上提着一具尸体。另一手拿起一把大刀,麻利的挥几下,如同斩杀牲畜一般地,将尸体的四肢和透露砍了下来,任那鲜红欲滴,尚且残存着一死热气的鲜血喷薄而出,洒在血池上,而它们地旁边,还堆积着几具尸体,有尚且年幼的小孩。有面黄肌瘦的老人,也有皮肤白嫩的女子,他们的脸色是恐惧而狰狞。那死不瞑目的惨白眼珠,分明在述说着对命运的憎恨。大厅之上,坐在最上端,冷漠的看着手下为自己准备的血池,那双被黑气笼罩着的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她正是我们这次地目标——女伯爵。

    早就听说女伯爵为了保持自己的青春与容貌,居然丧心病狂的用鲜血来沐浴,本来还以为是别人在夸大其词,可是看到这惊心动魄地一幕,听着那几个怪物狰狞而得意的笑声,我们都惊呆了。

    “可恶……”

    我紧紧地握着拳头,眼睛里充斥着血丝,牙齿也是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那些怪物碎尸万段,德鲁夫和马顿也好不了哪去,心地善良的依哈娜则是流下了泪水,低着头不忍再看这一幕人间惨剧,拳头也是紧握。

    还是老持沉稳的德鲁夫最为理智,及时的从这让人悲愤不已一幕反应过来,他轻轻的拍了拍我们的肩膀,示意我们冷静,在他的提醒下,我们也纷纷的清醒过来,眼睛里少了令人疯狂的冲动,却更添几分出离愤怒,手中的拳头从未放下,只待一声令下,就立刻冲上去将那些天杀的怪物碎尸万段,即使那些人已经死了,我们也绝不容许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垃垃圾在自己面前继续的亵渎尸体。

    计划早就已经制定好,那群天杀的怪物叫做黑暗偷袭者,光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而身为最优秀的邪恶猎人所进化而来的怪物,它们的战斗力却是不俗,再加上boss的随从身份,让它们的实力再次得到提升,已经不比小头目级别的怪物差了。

    眼看那几个黑暗偷袭者正想抓起剩下的尸体,我们四个“刷”的一声,已经冲入里面,在女伯爵的怒喝声中,战斗拉开了帷幕。

    按照原定计划,先是德鲁夫,他踩着抗火光环,迎向了女伯爵,级抗或光环+20%抗火(其实游戏里是52%),现在他抗火已经达到了一点,女伯爵的火海对他已经造不成什么太大威胁了。

    而我们三个,则是带着鬼狼一起扑向那四个黑暗偷袭者随从,依哈娜甚至将猛毒花藤召唤了出来,而我也变身成熊人,务必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四个垃圾干掉。

    马顿的武学技能,我的必杀熊掌,依哈娜也在最短时间内变身成狼人,还有五只鬼狼凶猛的攻击,在经历了刚刚的一幕以后,我们三没有再留手,愤怒已经将它们包围,现在,即使他们有精英级怪物的实力,也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何况只是与小头目平头而已。

    不一会儿。四个随从就在我们汹涌的攻击下倒了下去,没有闲功夫看它们爆了什么东西,我们立刻回过头,德鲁夫和女伯爵的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

    德鲁夫不愧是我们四人当作最扎实的一个,虽然能力不是最强,但是他的战斗风格绝对是最稳,最踏实,一步一个脚印,从来不贪心,但是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的任务是拖住女伯爵,所以现在他并不急着与女伯爵硬拼,只是不可避免的踩在了女伯爵的火海上,也是不慌不忙的尽量用盾抵挡着女伯爵的攻击,然后一点一点的把年伯爵逼出火海地范围,那种沉稳冷静的风格,是我们所以人当中最出色的一个。

    不过。女伯爵的物理伤害虽然不高,但是好歹也是个小boss,攻击怎么说也比精英级别的怪物要强上一些,而且她的火海对于德鲁夫来说也不是一点伤害都没有,要不然德鲁

    用将她逼出火海再战斗了,而两人最大的差距,就是命,远远比德鲁夫要高得多。所以如果我们不及时增援地话。德鲁夫也支撑不了多久。

    不过,我们干掉随从所用地时间比德鲁夫料想的还要快,此时他见我们冲了上来,脸上一喜。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看来刚刚的战斗他也并不轻松啊。

    接下来就好办了,先由德鲁夫将女伯爵逼出火海。然后我们三人五狼一涌而上,德鲁夫则是乘机退下来,迅换上祈祷光环,然后灌几瓶生命药水,稍微地喘一口气,等待生命回复。

    当女伯爵的火海冷却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再补了上来,一旦女伯爵施展火海,我们三人立刻散开,再由德鲁夫将她逼出火海。如此周而复始,硬是将女伯爵打地没脾气。

    这样持续了一会以后,女伯爵已经开始气喘吁吁。生命值明显已经所剩不多了,看到她的样子。我们的脸色也由刚刚的轻松转而凝重起来,当德鲁夫再次将女伯爵逼出火海时,这次却我们却没有一涌而上,而是由我变身成熊人,在前面紧紧的拦住女伯爵,而其他三个人,则是散了开来,手中的武器纷纷换成一把弓,手搭箭矢,顿时,连续不断的箭矢射到女伯爵身上,竟然一根都没有射偏,精准的箭术让我羡慕不已。

    不一会儿,女伯爵已经摇摇欲坠,这时德鲁夫突然大喝一声:“吴,快点退下。”

    我依言立刻一个转身,也来不急跑,只好一个熊扑,狼狈的扑了出去。

    女伯爵似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出了一声悲痛的长嘶。

    “安达利尔大人……”

    声音痛楚而悲凉,让我地心微微一惊,接着,三枝箭矢便准确无误的射在了她的胸口,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

    “轰……”

    仿佛已经过了许久,又像只是刹那之间,女伯爵地身体,如同冰冷之原的毕须博须临死时一般,爆裂了开来,强烈地焰流将我才刚刚扑到半空的身体狠狠的甩了出去,背部顿时一股炙浪般的灼烧感,以我变身熊人后,上吨重的体重,也被吹刮出十几米的地方,打了几个滚,最后狠狠的撞在墙上,两眼直冒星光。

    这就是火焰强化属性的怪物最龌龊的地方,死的时候竟然有50%的几率自爆,而所有人当中,以我变身熊人后的生命值最多,防御也最高,而且箭术又是最烂,这个挡箭牌舍我其谁,连我自己都觉得天生就是这个命,可悲啊。

    背部大概被炸的血肉模糊了吧,我稍微的站了起来,就已经是疼的要命,看看生命值,汗,竟然整整被炸掉了100点,那可是我现在的五分之一啊,若是换成刺客马顿的话,这一下就能要了他的老命了。

    德鲁夫走上前来,看我龇牙咧嘴的样子,不禁笑着拍了拍我的熊腰,打趣道:“小伙子,挺壮实的嘛,还能活蹦乱跳的。”

    “德鲁夫大叔你似乎也不错啊,要不下次试试。”我翻了个白眼,却忘记自己还处于熊人状态,那个副表情说不出的滑稽可笑,引的其他三人都笑了起来,看到他们快乐的样子,我也不禁嘿嘿一笑,大厅里原本压抑着的气氛顿时为之一快。

    取消了变身,和众人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由依哈娜开始清点这次的收获,才刚刚一会,她就突然高兴的喊了出声。

    “啊,随从竟然掉了一把军刀,天啊!”

    大家围过去一看,果然从随从那里现了一把白板军刀,虽然对大家来说已经不是什么贵重的货色,但是从一个普通的怪物身上爆出来,那就比较希罕了。

    而最令我郁闷的是,这个随从竟然不是我杀死的,而是马顿,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那眼神看向我的时候分明就是在说:看,你也就能爆些药水和金币而已。虽然更加的掩饰了我地暴率问题。但是为何我的心还是如此的不爽呢?啊啊啊!!

    接着,女伯爵又给了我们一个惊喜,虽然最后不是我由杀死的,但是她依然慷慨的爆了两件蓝色装备,一个符文,还有一个碎裂的蓝宝石,药剂若干,金币若干。

    而两件蓝色装备里竟然有一件是刺客专用的腕刃。看马顿眉开眼笑的样子。我们三人顿时无语——难道今天真地是他地幸运日?

    “对了,不如我们把这个血池给填了吧,看着怪恶心的。”

    打扫完战场以后,我看着那恶心的血池说道。这个建议顿时得到了马顿和依哈娜的赞成。

    “不行,不能将这个血池填掉。”德鲁夫突然阻止了我们。

    “即使填掉,下次女伯爵重生地时候。也只会杀害更多的生命以填补这个血池,这样做一点意义都没有,真有这份心的话,不如努力历练,早日进入第三世界,将女伯爵真正地杀死。”

    呃……这个我们到没想到,德鲁夫说的有道理,即使这样做了,也只会导致更多无辜的生命被杀害而已,想通了。我们也就不再坚持,均厌恶的看了血池最后一眼,我和马顿更是朝里面吐了一口痰。才迅的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临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女伯爵临死前的叫声。那时她喊的应该是安达利尔的名字吧,那声音听起来怪寒渗人的,难道说她们两个有一腿?我身为宅男地灵魂,顿时高的运转了起来。

    ……

    在第五层的入口,我们却出人意料地遇见了另外一支队伍,这个队伍由五个转职者组成,分别是一个亚马逊,一个巫师,两个野蛮人和一个圣骑士,他们的装备十分精良,比起我们也差不了多少,一看就知道是个高级地精英小队。

    他们看见我们从里面回来,脸色顿时一变,不过,意料之中的狗血情节却未生,带头的圣骑士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但随后还是爽朗的拍了拍德鲁夫的肩膀:“德鲁夫,看来这次是

    了。”

    “哈哈,撒克,好久不见了,我们也只是刚好先你们一步而已。”

    两个人竟然认识,不过想想,罗格营地也就那么一两千个转职者,高级转职者之间熟识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看他们的样子,说不定还是一起在训练营里的同窗好友呢。

    那个叫撒克的圣骑士,看了我们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在我身上。

    “德鲁夫,没想到啊,你们队伍什么时候又拉了一个高手,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撒克微微惊讶的说道,一般来说,已经成形的队伍,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有了默契,所以很少会再让其他人加入,特别是像德鲁夫这样的精英小队。”

    “他是一位优秀的德鲁依,名字叫吴凡,相信你也听过吧。”德鲁夫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向撒克介绍道。

    “难道就是那个跟莎尔娜大人一样,独自一人历练至今的独行德鲁依吴凡?兴会兴会……”撒克明显一愣,然后一脸赞许的说道。

    “撒克先生,你过奖了,比起你们,我还差的远呢。”我和他握了握手,也跟着笑了起来,彼此之间实力相近的话(看起来是这样),总是比较容易沟通的。

    因为第五层已经被我们扫荡了一遍,撒克他们也没有兴趣再去拣那些残羹剩饭,大家聊了一会,便分成两批打道回府了,至于为什么要分开行走,因为一般来说,冒险者不宜太多人一起组队,一来失去了历练的目的,二来经验也少了许多。

    等我们四人回到传送点的时候,又是差不多十天过去了,里面丰富的经验,让我差点升到了级,幸好到最后几天里我特意的怪物,才没有暴露自4经验值的属性。

    黑色荒地的传送站,那间精致豪华的房间里面,我们四个人席地而坐,填饱了肚子之后,依哈娜就开始将这次的收获一一拿了出来,恩,没错,分赃的时候到了。

    这次高塔之旅的收获颇多,不过大多数都是一些药水和金币,这些很好分,一人一份就行了,但是接下来,几件白板装备,两件蓝色装备,一件是蓝色皮甲,另外一件就是刺客用的腕刃,还有女伯爵爆的那个符文,竟然是八号符文拉尔(ra1)

    拉尔(ra1)

    武器:增加5-30的火焰伤害

    装备:抗火

    盾牌:抗火

    需要等级

    最后还有几块碎裂的宝石。

    这些东西比较珍贵,尤其是八号符文和刺客的腕刃。

    马顿无疑是选择了腕刃,为此,他还必须再拿出几个碎裂的宝石作为代价。

    而我则是想都没想,挑下了符文,也拿出4碎裂的宝石作为补偿,至于剩下的东西他们怎么分配,就与我无关了,我们并不是一个队伍的,仅仅只是为了杀女伯爵而临时组合起来罢了。

    当大家将战利品分配好之后,大家沉默了一会,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劲,我暗暗嘀咕道,最后还是德鲁夫先站了起来,朝我伸出手:“吴,虽然我知道不大可能,但我还是要还是代表我们的队伍,邀请你加入我们,一起战斗,同生死,共患难。”

    看着三人真诚而炙热的眼睛,我一阵感动,心里微微的叹息了一口气,其实这样优秀的队伍,真的已经很难得了,而且这三个人的性格,我也很欣赏,但是很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此时此刻,看到他们迫切的眼神,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实在无法拒绝,但是也绝对不能答应,看我张了半天嘴也说不出一句话的样子,德鲁夫突然“哈哈”的爽朗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得了,吴,没必要解释什么,我们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果了,毕竟如果你有意思加入队伍的话,早就已经被别人拉去,怎么说也轮不到我们,我想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吧。”

    他们虽然很失望,但是也并未因此而产生什么芥蒂,这天晚上,善良的依哈娜早就把我当弟弟一般,不断的给我讲解一些历练的要注意基本事项——他们现我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基础却有点不行,无论是近身的临敌经验,还是历练的一些微小细节,都不大明了,其实这也怪不得我,毕竟我不像他们一样,在训练营里经过十多年的培训,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而马顿则是拿着那把新得的腕刃比划着,嘀咕着很快就要越我,甚至是终有一天会达到传说中的刺客之神那塔娅的境界,恩,有个份决心到是好的,不过等你达到那种境界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越了第一强者塔拉夏了,hoho……

    这一晚上,我们聊了一整晚,直到深夜才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德鲁夫他们便向我告别,踏入了前往监牢第一层的传送站,看着空空如也的传送阵,我不禁一阵恍然,看来自己还是不喜欢孤单的感觉啊……

    直到我走出城堡,重新召唤出小雪和懒乌鸦它们,才从低落的情绪中走了出来——自己身边还有它们在,又怎么会孤单呢,我翻身越上小雪的后背,心意相通之下,小雪兴奋的长啸一声,撒开步子,飞快的在黑色荒野里奔跑起来,懒乌鸦则是在空中晃来晃去,飞累了就站在我的肩膀上梳理羽毛,一刻也不得安停。

    在我的指挥下,小雪径直向西边跑去——那里,将是我的最后一站,曾经辉煌一时的修道院,就高高的伫立在泰摩高地之上,军营,监牢,回廊,甚至是安达利尔的老巢——墓地,都在那里,还有拉尔他们,现在似乎也混迹在泰摩高地吧,想及此处,我不禁兴奋的大喊了一声,小雪心领神会的加快了度,顿时如同荒地里的一抹白光般,直向西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