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强硬
    铁陀一听青刑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片的铁青,这是青扬宗对他的威胁,如果青扬宗真的这么做了,那他们就别想让任何一个玄甲宗弟子离开玄甲宗了,离开一个,青扬宗就会杀一个,十万个弟子,玄甲宗弟子的总数才多少?要是真的让青扬宗杀了十万玄甲宗的弟子,那玄甲宗也就彻底的完蛋了。

    “够了,说出你们的要求吧。”玄甲宗的一位太上长老突的开口道,他知道,青刑敢这么说,那青扬宗就真的打算这么做了,如果真的把青扬宗的人给惹急了,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了,四个仙级高手的报复,就算是那些大宗门都会十分的头痛,就更不要说玄甲宗这样的宗门了。

    青刑看了那位仙级高手一眼,沉声道:“我们青扬宗的要求十分的简单,只有两条,一,四宗退出我青扬宗的四国之地,把四国之地还给我们青扬宗,二,永不入侵我们青扬宗,就只有这两点,如果各位同意,那我们双方就罢兵,如果各位不同意,那就打吧。”

    “打?你们青扬宗拿什么打?你们青扬宗能挡住我们四宗的进攻吗?在说了,那四国之地,可是自愿意的加入我们四宗的,你们凭什么往回要,真要的打下去,你们青扬宗支持得住吗?”铁臂宗的一位仙级高手开口道。

    青刑看了那人一眼,沉声道:“我青扬宗已经做好了全部战死的准备了,而且也不怕告诉各位,我们青扬宗里一些天赋好的弟子,已经被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青扬宗所有周天级高手,也已经做好了与宗门同死的准备了,我们青扬宗的护山大阵是什么样的,我想各位也知道,而各宗你们的护山大阵是什么样的,我们青扬宗也知道,就是不知道,是你们先攻破我们青扬宗的护山大阵,还是我们先攻破你们的护山大阵,对了,我记得玄甲宗的震天锤,好像是也落到了我们青扬宗的手里吧?不知道我青扬宗的太上长老,手持震天锤攻击玄甲宗的护山大阵,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呢?”

    一听青刑这么说,四宗的仙级高手脸色全都是一变,青扬宗的护山大阵,那可是出了名的强悍,如果青扬宗的人,真的是依靠护山大阵死守,然后让那几位仙级高手来对付他们宗门的护山大阵的话,那谁先破了谁的护山大阵还真的不好说,最重要的一点儿是,玄甲宗的那些人,可是十分清楚震天锤的威力的,要是青扬宗的人,真的用震天锤攻击他们的护山大阵的话,那他们的护山大阵能挺多长时间,那还真的不好说。

    青刑看着那些人,沉声道:“我们青扬宗的条件就只有这两个,要是各位同意,那就此罢兵,要是各位不同意了,那就打好了,在我青扬宗里,如我青刑这般,做好战死准备之人,不在少数,各位请决定吧。”说完青刑就站在那里,两眼微闭不说话了。

    看着青刑的样子,那四宗的太上长老,一个个狠得牙都痒痒,但是面对青刑,他们却没有什么办法,在他们看来青扬宗的人,现在已经全都疯了,在这种情况下,在跟青扬宗对着干,实在是不值得。

    虽然他们舍不得那四国之地,但是却也没有办法,那四国之地本来就是青扬宗的,他们要是不还给青扬宗,看来是绝地不行了,这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由得为难了起来,所以几人都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青刑一直没有开口,他把该说的话全都说完了,剩下的就等着对方决定了,对方要是不同意,那就打好了,要是同意,那就罢兵,就是这么的简单,他现在掌握的是青扬宗执法堂,所以话一直不多,就像这一次谈判一样,把该说的说了,其它的,就看对方的决定了。

    铁陀的脸色铁青,越看青刑的样子就越是生气,他真的是想要不管不顾的,直接就对青扬宗动手,但是一想到动手的后果,他又压下了心头的怒火,看着青刑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铁陀就更加的生气了。

    最后铁陀突的开口道:“要是我们不同意,你们青扬宗真的敢跟我们拼命吗?”铁陀就是想要从青刑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但是可惜的是,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青刑半闭着眼睛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

    铁陀不由得大怒,他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准备对青刑动手,而其它人,却没有一点儿要阻止他的意思,就在这个时候,青刑却是缓缓的把自己身上的青袍给解开了,他而他这一解开青炮,所有人全都愣住了,包括正准备动手的铁陀。

    就见青刑的身上,除了那件青袍之外,里面竟然没有一件衣服,但是他也不是光着的,他的身上帖着无数的符纸,这些符纸全都是一种符纸,这些符纸的数量很多,每一符纸都是光华流转,显得十分的不凡。

    铁陀他们全都是识货之人,他们全都出来了,青刑身上帖着的这些符纸,全都是用高等级火系妖兽的皮制成的,很薄,但是这种符纸的等级却不低,最重要的是,这些符纸全都是一种符纸,那就是暴裂符。

    暴裂符可以说是修真界里,最不稳定的一种符,这种符纸,只要受到一点儿的刺激,可能就会爆炸,而且威力很大,也有人想要让暴裂符稳定下来,但是最后全都失败了,就算是暴裂符可以稳定下来,符纸的威力也会变得小很多,所以一般人用的暴裂符,还是那种很容易就爆炸的暴裂符。

    而铁陀身上带着的,就是这种暴裂符,而且是一种威力十分大的暴裂符,要是这些暴裂符一起爆炸的话,他们这些仙级高手可能没事儿,但是他们四宗的其它弟子,怕是是就危险了,也就是说,要是真的有人攻击青刑的话,可能就会引爆这些暴裂符,那这里除了他们十个仙级高手之外,其它的人,怕是一个都不了。

    铁陀头上的冷汗已经下来了,他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阴狠的,残暴的,软弱的,善良的,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修士,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十分的在乎自己的命,没有人想死,那怕是有一丝的生机,他们也想要活下去。

    但是这一次青刑却是报着必死的决心来的,本来他们还有些怀疑青刑的决心,但是现在看到青刑身上的那些符纸,铁陀却是相信了青刑的话,这那里是一个人那,这明显就是一个大的暴裂符,一个弄不好,他自己都会爆,就更不要说攻击他了。

    这个时候,铁陀终于明白,青刑确实是报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确实是不准备要命了,面对这样的敌人,没有人不敢,就怕他是一个仙级高手,他也被青刑的气势所慑,竟然在也不敢出手了。

    青刑把自己的衣服里面的暴裂符亮了一下之后,又把衣服给系上了,随后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出,两眼半闭,好像已经神游天外了,他这样的表现,让其它宗门的那些仙级高手,也是胆战心惊。

    好一会铁陀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青刑一眼,长出了口气,接着沉声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们没有办法马上就做出决定,你先回去吧,如果我们有了决定,会马上就通知你。”铁陀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他只能是拖了。

    青刑睁开了眼睛,面无表情的看了这些人一眼,沉声道:“师父说了,给各位五天的时间考虑,如果各位还想要对付我们青扬宗,那么五天之内,就请对我们青扬宗出手,我们自然会反击,如果各位不想对付我们青扬宗,那五天之内,就请各宗的人马,撤出我青扬宗的地盘,如果五天之后,各宗的人马,不撤出我青扬宗的地盘,就算是各位还想与我青扬宗开战,那我青扬宗就会全力的备战,到时候谁先灭了谁,就看自己的手段了,如果五天之后,各宗的人马撤走了,那么就等于各宗同意了我们青扬宗的两个条件,我们青扬宗就会把我们五宗之间的协议,明发天下,所以希望各位,尽快的做出决定。”

    说完他冲着铁陀他们一抱拳,转身就要走,不过这时他突的停了一下,转头看了铁陀他们一眼,接着开口道:“对了,忘了跟各位说了,要是各位真的对我出手的话,那就代表着谈判破裂,我青扬宗也就不会在谈了,到那时,生死有命,我们就各安天命吧,所以各位要杀我,就请动手吧,我保证不会还手。”说完他也不理会那些人,身形一动,直向天空中飞去,目标就是青扬宗的方向。

    他来的时候用的是传送阵,而走的进候,却是用飞的,这是摆明了给铁陀他们杀他的机会啊,但是铁陀他们却是没有人敢动手,正常人是不会对疯子动手的,而在铁陀他们的眼中,青刑就是一个疯子,所以他们只能是看着青刑离开了,却是没有人敢对青刑动手。

    等到青刑完全的消失之后,铁陀却是一挥手,一道劲风从他的手里发出,正好拍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坚硬的石头地面,直接就被他拍成了粉末,可见他这一把掌是用了多大的力量,随后铁陀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其它三宗的人护望了一眼,他们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他们的脸色,却全都不太好看,青扬宗如此强硬的态度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他们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