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701章 暗处
    “这、这……”面对叶凤凰的话,苏老道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说叶凤凰是人,那简直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可若仍然说叶凤凰是尸修,那不是等于睁着眼说瞎话么。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冯崇绝和上官宁都已经检查过叶凤凰的情况,张禹也不是好惹的,要是真把叶凤凰带回白眉宫,那就更加没法收场了。

    没有办法,苏老道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是……你是人……”

    说这话的时候,苏老道的脸都是绿的,之前的锐气是半点也无,就跟吃了苦瓜一样。

    张禹门下的弟子看到苏老道的模样,有的忍不住大笑起来,有个更是嘀咕道:“这老道长可真够倔的,连他们白眉宫自己的人都说师父的师姐是人,他还一个劲的咬定是尸修,这回好了,自己打自己的脸。”“什么叫师父的师姐啊,那叫师伯。”“对对对,是师伯。”“刚刚师父让老道长当众道歉,还得答应师父一件事,现在有意思了。”“可不是,我刚刚就知道,师父赢定了。就是不知道,师父想让他做点什么……”……

    他们的嘀咕声,上官宁和冯崇绝,以及一众白眉宫的弟子们也都听的清楚。

    上官宁暗自好笑,却也没觉得如何,只是在想,张禹会让苏老道做点什么。

    冯崇绝多少觉得有点丢人,但她知道,张禹倒也不至于如何难为苏老道,给这自以为是的老家伙一点教训也好。同样她也挺好奇,张禹到底会让苏老道做点啥。

    白眉宫的弟子们则是觉得特别特别的丢人。她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看到冯崇绝和上官宁都先后检查过叶凤凰,接过苏老道还冥顽不灵,简直是自己找抽。老家伙自己不嫌丢脸,我们白眉宫还嫌丢脸呢。

    张禹见苏老道认输,微微一笑,说道:“道长,刚刚咱们可是有言在先,如果我师姐不是什么尸修,那就得当众道歉,然后帮我做一件小事。我想以道长的身份,应该不会否认吧。”

    “这个……呵呵……”苏老道满是尴尬,他干笑一声,跟着硬着头皮说道:“确实……确实是我看走了眼……这事、这事……我道歉……对不起……”

    苏老道说到最后,无奈地朝叶凤凰拱了拱手。

    叶凤凰倒是盈盈一笑,朝苏老道打了个揖手,说道:“道长多礼了……您也是为了道家大节着想,无需如此……”

    张禹随即一笑,说道:“道长,实不相瞒,在那洞中,另外还有一个幻阵,会让人分不清敌我……我师姐当时在里面破阵,可在旁人看来,她就是一个邪魔外道的样子……产生些许误会,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他故意给苏老道找了个台阶,也是顺便给叶凤凰洗白身份。

    果然,苏老道一听张禹这么说,也就释然,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布阵之人,手段果然高明……实在是走了眼,真是不该、真是不该……”

    眼下叶凤凰真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自己绝不可能看错。如果说叶凤凰是人,那之前在山洞内的所见,又该如何解释?张禹的说法,自然是一个最好的解释,自己是在幻象之中看错了。

    “道长也不必自责,事情说开了也就好了……”张禹平和地说道:“现在我想麻烦道长帮我做一件小事……”

    “什么事?”苏老道有点好奇,又有点警惕地说道。

    虽然张禹态度客气,可是对于赌约的事儿,那是半点也不含糊。

    所以,这让苏老道半点也不敢大意。

    张禹又是心平气和地说道:“关于破阵之事,贫道不想让人知道是贫道破的,甚至不想让人知道贫道来过这里。无当道观的门下弟子,贫道自会嘱托,还麻烦道长嘱托白眉宫到场的弟子,也不要说破阵跟贫道有关。另外,就是破阵之人是谁,贫道以为,不如就由道长应承下来,只说是道长您破了,明日我无当道观弟子也会亲自登门道谢。”

    “啊?”苏老道不禁皱眉,破阵的事儿,和他无关,可张禹偏要把功劳给他,这里面看来肯定有问题。无奈自己已经答应张禹,这又是一件小事,他只能硬着头皮答道:“好,贫道答应就是。”

    “那就多谢道长看了。”张禹打着揖手说道。

    苏老道也打了个揖手,说道:“张真人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张真人可还有其他事情,若是没有,贫道一行就要回白眉宫复命了……”

    “没有了。”张禹说道。

    “那再会……”苏老道说道。

    他跟着看向冯崇绝,说道:“咱们走吧。”

    冯崇绝点了点头,朝弟子们一挥手,又朝张禹打了个揖手,“张真人,贫道一行这就回白眉宫复命,日后再会……”

    “日后再会……”张禹客气地说道。

    当下,苏老道、冯崇绝、上官宁等人便坐上来时的面包车,朝白眉宫赶去。

    苏老道一上车,就看向冯崇绝,埋怨起来,“崇绝,你这都检查过了那个女娃,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这下可好,害得我在白眉宫面前丢脸。”

    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冯崇绝的肺都差点气炸了。

    也就是苏老道的辈分高,冯崇绝不敢顶撞,只能委屈地说道:“师叔,您可得摸着良心说话啊,我检查之后,已经明确的说过,那个女的是人,是您一个劲的说她肯定是尸修,您还让我再说什么……”

    “罢了罢了……”苏老道也知道是自己理亏,被冯崇绝软绵绵的怼了一下,也不能发作。他接着又道:“你说张禹让我揽下破阵的名声,又让我们隐瞒他破阵的事情,这到底是什么居心?”

    冯崇绝说道:“师叔,这个阵法之前困住的是他们无当道观的人,那说明对方的目的就是他张禹。他徒弟来求援的时候,说张禹不知去了哪里,显然是张禹遇到了什么麻烦,对头也很厉害。所以,他不敢随便露面,想要躲在暗处,破阵的事儿,就只能按到咱们白眉宫的头上了。我看咱们也别管这些,先回去汇报掌教师姐再说。”

    “对,先回去汇报掌教。”苏老道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