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第2511章 父与子
    吃完饭,萧晨等人回到山上,各自去休息了。

    半下午的时候,萧羽跑了过来。

    “大哥,找我过来什么事?”

    “不是说要教你点东西么?下午没事吧?”

    萧晨看着萧羽,问道。

    “没有没有。”

    萧羽眼睛亮了。

    “大哥,你要教我什么啊?有没有那种超级厉害的,学了以后,直接就能干半步先天的!”

    “我这有能干先天的,你学不?”

    萧晨神色古怪,看着萧羽。

    “学……额,大哥,你在逗我啊?”

    萧羽刚点头,随即注意到萧晨的眼神,挠挠头,有些尴尬。

    “废话,不是逗你,难道是真的?”

    萧晨没好气。

    “还有没有能干半步先天的,你想什么呢?”

    “我这不是想变强嘛。”

    萧羽小声说道。

    “想变强,那也得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走,找个地方,我教你。”

    萧晨起身,对萧羽说道。

    “好。”

    萧羽忙点头。

    “大哥,我带你去我平时练功的地方吧。”

    “好。”

    萧晨点头,又跟宁可君打个招呼,与萧羽离开了。

    几分钟后,两人来到萧山一侧,一处瀑布之下。

    “你都是在这里练功的?”

    萧晨看着这个瀑布,眼中闪过异色。

    “对啊,这是我多年前发现的地方,后来就被我霸占了……”

    萧羽点点头。

    “大哥,怎么样,环境不错吧?”

    萧晨打量着周围,点点头:“嗯,不错,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听到萧晨的话,萧羽愣了一下:“大哥,你来过这里啊?”

    “如果我说,我以前也在这里练功,你信么?”

    萧晨看着萧羽,笑着问道。

    “你也在这里练功?”

    萧羽一呆。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了,骗你做什么。”

    萧晨说着,指了指瀑布下的水潭。

    “夏天的时候,我练功热了,就会下去洗澡……水潭下面,是不是有个洞?”

    “是啊!”

    萧羽瞪大眼睛,还真是,要不然大哥不可能知道水潭下面有个洞。

    这洞,也是他偶然才发现的!

    “呵呵,没想到我离开之后,你会来这里练功。”

    萧晨笑笑,也算是巧了。

    “不对啊,大哥,你当年不是不能修炼么?”

    萧羽想到什么,说道。

    “不能修炼古武,但可以修炼战技什么的……只是战技没古武配合,不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而已。”

    萧晨解释一句,目光落在瀑布上。

    “要不是你带我来,我都忘了这里了。”

    “我也没想到。”

    萧羽笑笑,看来他们兄弟与这个地方很有缘啊。

    “你知道当年我在这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

    萧晨看着萧羽,问道。

    “不知道,做什么?”

    萧羽好奇问答。

    “我当时在想,我要是一刀能断开那条瀑布的流水,应该就很厉害了吧。”

    萧晨指着那条瀑布,笑着说道。

    “啊?好吧。”

    萧羽无语,他还真没想到,大哥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会儿,我在瀑布下练过刀,但每次都是湿漉漉的……”

    萧晨想到某些画面,忍不住笑了。

    “大哥,那你现在……能抽刀断水了么?”

    萧羽看着瀑布,忽然心中一动,问道。

    听到萧羽的话,萧晨也一怔,抽刀断水?

    那是儿时的幻想,如今,他能做到么?

    “大哥,你试试呗?不过没拿刀……”

    萧羽也想知道,萧晨能不能一刀斩断瀑布流水。

    “呵呵,刀有。”

    萧晨笑笑,金芒一闪,轩辕刀落在手中。

    萧羽有些羡慕,有储物戒指,就是牛逼啊,太拉风了!

    “儿时幼稚的想法,如今……试试也好。”

    萧晨看着瀑布,轻笑一声。

    “大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萧羽为萧晨加油。

    “嗯。”

    萧晨点点头,来到瀑布下方,身形一跃而起。

    下一秒,他运转混沌诀,同时神魂之力波动,沟通天地之力,形成领域!

    领域之内,哪怕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也受到了影响,变得缓慢无比。

    “斩!”

    萧晨轻喝一声,一刀斩出。

    暗金色刀芒,一闪而过,瀑布流水被从中截断,一分为二。

    萧羽眼睛瞪大,大哥真的做到了一刀断流水!

    眼前的瀑布,似乎变得诡异,被斩断的流水,继续呼啸而下,落入水潭之中。

    而上半部分,受这一刀以及领域影响,硬生生停在了半空中,仿佛空间凝固了一般。

    “卧槽!”

    萧羽张张嘴,最终还是蹦出了这两个字。

    他觉得,只有这两个字,才能表达出他心中想表达的。

    除了这两个字外,再无其他形容词,可以充分表达了。

    太诡异了!

    萧晨目光也是一闪,他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抽刀断水了,而是涉及到了空间!

    不过,也不容他多想,他一脚踏在岩壁上,身形暴退。

    随着他离开,已经存集了很多的水,轰然泄下,狠狠砸在了水潭之中,溅起很高的水花。

    哗啦!

    萧羽躲闪不及,被淋成了落汤鸡。

    “卧槽!”

    萧羽抹了把脸上的水,又吐出这么两个字,我就看看热闹,至于这么对我么?

    倒是萧晨,他早有准备,远离了水潭上方,并没有被波及到。

    他看着萧羽,忍不住露出笑容:“不知道离远点?”

    “我哪知道会这样……”

    萧羽又抹了一把水,什么还没学到呢,就先湿身了!

    萧晨从半空中飞了下来,看看萧羽:“先回去换身衣服吧,我在这里等你。”

    “好。”

    萧羽点点头。

    “大哥,我很快就会回来。”

    “嗯。”

    萧晨笑笑,看着萧羽离开。

    等萧羽离开后,他收回目光,看看手中的轩辕刀,再看向已经恢复平日里样子的瀑布,想到刚才那一刀,若有所悟。

    天地之力形成的领域,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空间,不过他以前从未注意过罢了!

    “空间……”

    萧晨皱起眉头,可以用在战斗上么?

    就在他琢磨着刚才一刀时,忽然察觉到什么,猛地抬起头来。

    “谁?出来!”

    萧晨声音很冷,握紧了轩辕刀。

    “是我。”

    就在萧晨想要有所动作,想看看谁这么大胆,敢隐在暗处偷窥时,一道身影,从一块大石后出现。

    “是你?”

    萧晨看着出现的人,愣了愣,很是意外。

    “嗯。”

    来人点点头,从上一跃而下,落在萧晨面前。

    “你怎么会来这里?”

    萧晨看着面前的人,皱起眉头。

    “你这会儿,不是应该跟七叔在忙么?”

    “我刚才看到你和小羽来了这边,就跟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你抽刀断水。”

    来人,毅然是萧家家主,不,前家主萧盛,也就是萧晨的父亲。

    这也是萧晨来萧家后,父子俩第一次单独碰面。

    “你刚才就到了?”

    萧晨有些惊讶,为何他没有察觉到?

    要知道,他感觉向来敏锐,别说萧盛了,就算是萧冕来了,他也会感觉到。

    整个萧家,恐怕只有萧羿来了,他才有可能察觉不到。

    可现在……他和萧羽不是刚来,他都抽刀断水了,却没发现藏身暗处的萧盛,这就不让他不多想了。

    “是,我想着你们可能也会来这里,所以跟来看看。”

    萧盛点点头,其实他心中也不平静,这小子真的很强了,竟然能发现他。

    不过,发现了也好,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小子碰面。

    “你和小羽……都喜欢来这里。”

    “嗯。”

    萧晨点点头,有点不知道该跟萧盛说什么。

    哪怕他在宗老会上,对萧盛的态度,有些咄咄逼人,可单独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不光是他这样,萧盛也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瀑布旁边,一对父子相对无言。

    “那什么,刚才我看到了。”

    还是萧盛,找了个话题,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氛围。

    “嗯。”

    萧晨点头。

    “以前曾经幻想过,能不能一刀把水断开,时隔多年,做到了。”

    “小晨,当年……是我对不起你。”

    萧盛看着萧晨,缓缓说道。

    听到萧盛的话,萧晨身子一颤,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没想到,萧盛会对他道歉。

    在来萧家之前,他多次想过,他要以强大的武力,逼迫萧盛在他面前低头!

    来到萧家后,他还是没这么做。

    可让他想不到,他没这么做,萧盛却主动跟他道歉了。

    “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作为一个父亲,我当年做的,并不称职……我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请求你的原谅。”

    萧盛低头,声音低沉。

    “……”

    萧晨看着萧盛,心脏颤抖,眼睛也微微有些发红。

    这不是他多年来,一直想要的画面么?

    为何发生了,他心里却没半分高兴,更没有报复的快.感!

    “当然,我也知道,我做的事情,可能并不会在你这得到原谅,但至少……我敢于面对你了。”

    萧盛低声道。

    “如今,见你如此优秀,我心里也很高兴,我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回归萧家!”

    “回归萧家……当年我离开时,你没有拦着,现在又让我回来?”

    萧晨声音,有些颤抖。

    “我想知道当年的一切!”

    “当年的一切?”

    萧盛抬头,看着萧晨。

    “对,七叔说,你有你的苦衷,我想知道你的苦衷!”

    萧晨点点头,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