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三百零三章 惨痛消息
    同样报道热议谭家的那个谭明月的也不少,并有很多的贴子翻出了她在校的时候,就与赵冰倩厮混的糜烂的生活,但是毕竟她不是主要攻击的对象。

    我暗暗的攥了一下拳头,在内心里发誓,我绝对不能便宜了谭明月。

    我要让她血债血还,尝尝地狱的滋味。

    唯独这上面并没有报道罗永辉被带走的事实。看来,罗永辉被抓是秘密进行的。

    是外界不太知道的。

    最后的报道就止于我们坐在保姆车里,展云霆打开车窗的那一瞬的画面,他对媒体说,他要带自己的女人孩子去度蜜月,画面中的他,俊朗如斯的脸上洋溢着一道霞光般的微笑。

    再翻,就没有了任何有关展云霆与关于展云霆一切的最新的消息。

    看来,确实如程思远所说,真的是封闭了消息了,关于香港的一切,并无一点点的报道。

    就连香港那天夜里发生的那起,我亲身经历过的骇人听闻的追杀事件,一点点的消息都没有,就像那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一样,根本就没有发生。

    如果不是我因此丢了自己的男人,我自己都会怀疑,那一切究竟是不是发生过了。

    如今我只有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回去的哥哥身上,希望他能帮到展云霆。

    晚上,母亲帮我哄睡了壮壮,就跟我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妈坐在我卧室里的沙发上,我躺着枕在她的腿上,“妈!有家的感觉真好!”

    “回来两天了,也没跟妈妈说说,这十二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你说你有养父母?”妈妈抚摸着我的头,满是怜爱的看向我。

    这个问题让我沉默了好久,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讲起我的那个不堪回首的十二年。

    “妈!其实我自在养父母家住了8年!”我语气平缓的说,并在脑海里转着,怎么能敷衍过去。

    “你以为妈看不出来吗?”妈的语气也很平淡,但是这句话却很有分量。

    “妈妈看得出,那十二年你一定受了苦!”她看着我的脸,轻轻的抚摸着,一颗大大的泪滴砸在我的脑门上。

    我一惊抬头看向她,“妈!你别伤心,每个人命中都有一劫,就当这是我的劫难罢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说说,壮壮爸爸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更是一惊,“妈,你怎么知道?”

    “傻丫头,我是你妈妈,你什么事情能瞒住我?”她看起来很睿智,并不是一个糊涂的女子。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妈妈问我。

    “他是江城展华集团的总裁,叫展云霆。”

    “展家?”妈的语气很惊诧。

    我看向妈妈,“妈,您怎么知道展家?”

    “当......当然知道!”她似乎像似在掩饰什么?“江城的展华集团很有名气,这里的财经报上经常有提及!华人都知道!”

    母亲的回答倒也很理由充分,展华集团确实很著名,那是江城的标志性建筑,知道江城,当然就知道江城的展华大厦。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母亲问这个问题的语气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依旧枕着她的腿,陷入沉思。

    然后在母亲的催促下,我给她讲述了我记忆里的经历,从谭家讲起,到怎么怀了壮壮,又是怎么被展云霆接进了御龙园,还有前天的婚礼,唯独没有讲我们是怎么回的澳洲。

    妈一直都在哭,可她还要听下去,不让我停!

    爸爸进来的时候,看见妈妈哭的昏天黑地,赶紧出去拿了药给她含服,她才稍稍的缓解。

    她抱着我久久的不肯撒手,不停的说道,“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弄丢了你,你就不会受这样的委屈,阿浩,不能就这样算了,不能,我要让谭家加倍偿还。”

    爸爸抱住他,抚顺着她的后背,虽然没有表态,都是看得出,他已经忍隐到了极点。

    “我的灵儿,都是妈不好!”她哭的肝肠寸断。

    我有些懵懵懂懂,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这样的伤心,怎么就说怪她呢?怎么就说是她把我弄丢的呢?

    难道我的丢失与妈妈有关?

    但是这个时候,我不能再问下去。

    “安荷!不要在自责,当年的事情也是有原因的,既然我们的灵儿还在,也找了回来,这就是老天爷的眷顾,我们该珍惜!以后我们要让灵儿母子更幸福!我们一起看护好她们。”

    “不,我要惩罚谭家!”母亲信誓旦旦的攥着拳头,单薄的身体都在抖。

    “好!一定!”父亲安稳着母亲。

    这一夜,妈妈睡在我的房里,我们一直聊到都睡去。

    我又做梦,梦里我看见了我昼思夜想的展云霆,他从远处向我走来,步伐很大,看起来是那么的迫切!我牵着壮壮的手向他奔去,他笑的很灿烂,前所未有的温和,缱绻。

    就再我们快要跑到他的身边的那一瞬间,突然‘啪’的一声枪响,我眼睁睁的看着他身上中枪了,血像一朵小小的梅花,在他的胸前开放,随即就像闸门一样打开,迅速的染红了他的全身。

    他就在我的眼前,睁大了俊美的眸子,向我们伸出手来,浑身是血的一点点的向后倒去......

    “云霆......”我一声惊呼,猛的坐起来,一声嚎哭,“云霆......不要啊......”

    母亲似乎被吓到,她也倏地惊坐了起来,伸手抱住我,拍着我的后背,“灵儿......灵儿,你怎么了,醒醒,妈妈在!”

    “云霆......”我还在半梦半醒中嚎哭着,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母亲拍着我,“灵儿!不怕,醒醒......”

    我怔愣的看向昏暗中的母亲,眸子都是迷离与惊恐。

    我甩甩头,想甩去梦境中的恐怖画面。

    父亲跑了过来,打开灯,瞬间亮如白昼的空间,让我猛然回来了现实,木讷讷的看向我的双亲。

    “不怕,灵儿!是梦!”

    他们护佑我像护佑一个孩子。

    父亲安慰好我们,点了香,淡淡的奇香弥漫开来,奇怪的是,我感觉回到了这个家里,每晚睡的都很安稳,没有梦境,没有烦恼,出奇的香甜。

    哥哥到了江城后,只在落地的时候来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就如石沉大海。

    尽管我焦虑不安,可还是没有他的消息,我打了两回他的电话,都是忙音,我有些坐立不安。

    梦境中的可怕画面让我惶惶不安,难道是展云霆有什么意外?

    不然为什么哥回去就没了音信?

    我忧心忡忡的等待着,简直是度日如年。

    转眼哥都已经回国五天了,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他说还没消息,应该展云霆还在香港,没有回到江城,还没等多说几句,那边就有人来通知他开会。

    电话被匆匆挂断。

    我查看了网上的快讯,热播之类的新闻媒体,出了还在炒着赵家的那些事,根本就没有这类消息。

    父亲每天都要去总部巡视一下才回来的,壮壮因为有了新朋友,兴奋的不像话,不在时时刻刻的说要爸爸,只是在要睡觉前的时候,才磨一会,或者是拨打那个一直关机的电话。

    我有点开始埋怨程思远,他说话不算数,说好了有消息就会通知我的。

    今天,哄睡壮壮午睡后,我拿起了电话拨给杨慧。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来,“慧姐!”

    “小月?听说你回澳洲了?还......还好吗?怎么样?见到你的父母了?”杨慧在电话那头兴奋的问我,可我怎么听都有些感觉她的声音有些拘谨。

    不像平时我们聊天时放松。

    我预感到她知道些什么,我直截了当的问她,“慧姐,你告诉我,展云霆有什么消息?直接告诉我?”

    “没有啊?怎么了?”杨慧掩饰着,那绝对是一种掩饰。

    “杨慧,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你要是不说我就问徐宁,徐宁不说我打给我的同学,我就不相信,我没有一个真朋友!”

    对面沉默了好久,我也没在追问下去,我正想挂断的时候,我听见电话里的杨慧支支吾吾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