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二百九十五章 必须离开
    程思远看着哭的瘫下去的我,伸手把我搂进怀里,爱怜的抚顺好我的头。

    “小月,你要听话!展云霆是怎么交代你的?嗯?”

    程思远有把我微微推开一点,抓住我的肩,看向我的眼睛,脸色很严肃的看着我,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程思远的脸色这么冷冽,一改往日的温和。

    “他是不是让你无论到什么时候,孩子都是第一位?”我的双眸直视着我。

    我哽咽着点点头,很颓唐。

    “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你们母子留在这里一刻都是危险,而且我也不可能离开你,这样就等于绑住了我的手脚,那壮壮也会更加危险,如果没有壮壮,我会同意你留下来!”

    他的语气很严肃,孙琦也附和着。

    “可是有壮壮,我们都必须理智!你试想,他还能跑,那么他伤的就不重,如很严重,他就不可能依旧奔跑。所以你就放心吧!”

    程思远的语气变得温和了许多,他在给我讲道理。

    “男人遇到这样的时候,都会很清楚他在做什么的,既然他托付我照顾好你们母子,我就不能失言!更何况你是我刚刚才找到的亲妹妹,小妹啊!你可知道丢了你的十几年里,我们的家是怎样的吗?”

    我看到程思远俊逸的双眸已经水润,发红。

    “我送你回到澳洲,我也好快速回来帮助他,如果有消息了,并平息了事情,他就会来接你的!即便是你想回国来,也随时都可以,而且你也总算见了我们的爸妈,你忍心,找到了他们,却让他们就为你担心吗?嗯?你想想!”

    程思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跟我打亲情牌,我已经有些无招架之功。

    “可是,哥!我......”

    我泣不成声,“云霆他怎么办呀!他一个人......”

    “小月,我也喜欢他!男人间也有惺惺相惜,我很希望他娶你回去,做我的妹夫,让你拥有全世界,但是这个时候是他最关键的时刻,你这是扯他的后退!你懂不懂?”程思远的声音又严厉了起来。

    我憋屈的看向他,一肚子的理由不敢在说,就站在那,梨花带雨的看向他,真的感觉肝肠寸断。

    “哥......”我嚎啕大哭。

    壮壮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哭声,惊吓的也在房间里大哭起来,“妈妈......我要爸爸!”

    “走!!”程思远当机立断,“孙琦,机场!”

    说完他大步走进房间,伸手抱起壮壮,“宝宝不哭,舅舅很相信壮壮是个男子汉,舅舅带你做飞机!我们去找外婆外公。”

    壮壮果然止住了哭声,大眼睛忽闪着还流着泪,然后执着的问程思远,“那爸爸呢?爸爸会不会来看外婆?”

    听了壮壮的话,我差点又哭出来,简直痛彻心扉。

    程思远笑着对壮壮说,“当然了,你爸爸说了,他办完了事情,就来着壮壮跟妈妈!就来见外婆的!”

    程思远的语气虽然很柔和,却听得出丝丝的僵硬。

    “爸爸会打细坏银吗?爸爸不会不要宝宝的,细不细舅舅?”壮壮看着程思远的眼睛问。

    我赶紧背过身去,不断的抹着往出涌的眼泪,看来这孩子真的是跟展云霆父子情深,一刻都不能分开。

    “当然了,爸爸是最勇敢的男子汉了!走喽!跟舅舅坐飞机去!我们一起等爸爸来!”程思远一边说,一边示意孙琦护佑着我向外走。

    我只好顺从的听哥哥的话,向外走去。

    壮壮还在跟他舅舅吧啦着,奶声奶气的声音格外的动听,可是现在他的爸爸生死未卜。

    孙琦站在我的身边,程思远抱着壮壮我们由众多保镖的护送下,出了酒店上了保姆车,直奔机场。

    我看向车窗外,街上的人群已经解散了,街上又恢复了祥和华丽的样子,很多人漫步在这条大路上,像似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哥!都已经恢复了平静,怎么还会危险,我们迟一点再走行吗?云霆说了,要跟我一起去澳洲见爸妈的!”

    我回头看向抱着壮壮的程思远,程思远护着怀里的壮壮,上了车之后,壮壮又昏昏欲睡,蜷曲在程思远的怀里,像一只小奶狗。

    程思远没有开口,脸色却很郑重,我固执的看向他!

    “哥!”我焦急的又喊了一声。

    “我想我跟你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你是成人,你该理智!不是为你自己一时的情绪,而是要为展云霆与壮壮着想!”程思远严厉的对我说。

    我无语,回过头,把脸贴在车窗上,看向刚才发生惊恐一幕的街道。

    ‘云霆......你在哪啊?你还好不好,你伤在哪里了呢?’我抱着头闭着眼,再回想那一幕,他在叫了一声‘程思远’之后,一下抱着我一转身,准是那个时候伤的,我那一刻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直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就发现了有人要开枪。

    如果他不够警觉,不挡那么一下,我不敢想象后果。

    我捂着嘴低声的抽噎着,我怕在惊醒了壮壮。

    再抬头的时候,车子已经滑过了那段路,渐行渐远。

    我泪眼朦胧的看向窗外,心里在哀嚎着,我的展云霆啊,你要好好的,来接我跟壮壮,哪怕是我什么名分都没有,我也要生活在能看见你的地方,只要你平安,就是我与壮壮的幸福!

    车里的气氛很凝重,谁都不说话。

    到了机场,灯火辉煌,亮如白昼。

    我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回望来时的路,我多希望他能陪在我的身边,向来香港时一样,可是走的时候,他却没陪着我,他说了要跟我一起去澳洲的。

    “他说过了,要陪我一起去澳洲的!”我自言自语的说,其实也是说给程思远听的。

    可是他竟然变得冷漠起来,当做没有听到一样,怀里抱着睡着的壮壮,冷酷的向内走去,脸上一点温暖都没有。

    我们在几名保镖的护送下,通过了贵宾通道直接登机。

    程思远定的是头等舱,他把座位调好把壮壮放进座位,又跟空姐要了薄毛毯,给他盖上。

    然后看向我,拍拍座位,我憋屈的坐过去,其实这是我记忆里第一次做飞机,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悦,因为我的男人生死未卜,我哪能高兴得起来。

    程思远伸出手,把我揽进怀里,我动容的哭了,“哥!我不想走!”

    “乖,哥了解你此时的心情!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事情的!他那么有思想有责任,他不会撇下他的事业,撇下他的老婆孩子的,哥这样做是有些残忍,但是这绝对是正确的!”

    程思远很温和的拍着我的后背,对我说道,“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他虽然这样说,可是我还是听出来了他话里的一丝忧虑。

    “哥!其实我很爱他!”我极为委屈的说到。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坦诚的说出我的心里话。

    “我知道!我很早就知道,你爱他!”程思远温润的说,“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太阻止你,我也不想壮壮缺失父爱!所以才必须带你回澳洲,让他安心处理好他该处理的事情。”

    “可是他伤了!”我泪眼朦胧的看向程思远,“他需要我!可是我却走了!”

    “他此时没有你更冷静,果断!伤还有医院,你是医生吗?”程思远有点不悦了。

    也许我太不理智了。

    “哥,你怎么这样冷漠了?”我看着程思远不悦的指责他。

    程思远紧了紧自己的手臂,没说话。

    我心急如焚,惴惴不安!

    急切的翻出了手机,又拨了过去,还是关机!

    我绝望的抱住自己,倍感惶恐无助。

    我们竟然失去了联系,我不知道,我这一走,还何时可以再看见他!在我刚刚感觉到甜蜜的时候,我们难道就这样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