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二百四十章 沈家内讧
    其实这样的时候,越是在展云霆的怀里,我就越觉得对不起程思远。

    此时我到有人呵护着,而他一定还在孤军奋战。

    早晨,我趁着展云霆还没有醒,悄悄的起床拿着电话走出主卧,回到我的房间,我打开手机查看昨晚这一晚上的热搜。

    触目惊心的标题让我看了后背沁凉,心里突突的狂跳。

    现在明显的,苗头直指SK,甚至骂声也一边倒,都在叫嚣着轰走SK,惩罚真凶。

    我在房间里不停的徘徊着,越想越害怕,要是任由这件事情发展下去,我心知肚明会对程思远影响很大,我不能恩将仇报,他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因为我,让SK深陷泥潭。

    展云霆可能发现了我不在他的身边,追到了次卧,看见我焦虑不安,伸出手来抱住我,“别怕,你不要没底,凡事都有个最好的处理时机,现在时机还不到!”

    “可是我不能眼看着SK因为我深陷泥潭!”我仰起头看向他。

    “这就不是单方面的反应,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不是你能豁得出去自己就救的了SK的,要有有力的证据,所以我说,还不是时候!”

    展云霆的语气已经不是很好了,我明白,他是看我一心都放在SK的荣辱上,他有些不高兴。

    “今天不要出去,留在御龙园。”他嘱咐我一句,就放开我走出房间。

    壮壮被展云霆带走送去了幼儿园,家里瞬间肃静了很多。让我更加的焦虑,有展云霆在家,我似乎还有一丝安全感,可是他一走,我感觉空落落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9点钟,事情又升级了。

    我从热搜上看到,小沈的家人带着遗像穿着白衣,到SK门前闹事。还有一些凑热闹的市民,把SK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那些家属身后,还有白色黑字的横幅,看着那几个人的样子,痞里痞气的,就根本不像沈家的人。

    我从屏幕上看到那场面很混乱,不停的有人嚎哭,叫号,喊着口号让SK给说法。

    甚至有人在喊着程思远的名字,要他亲自出来请罪。

    这下我实在是呆不下去了,我找出了一条牛仔裤一件普通的T恤,把长发束了起来,戴了一顶运动帽,又找了一副口罩带上,我从镜子中看了一眼自己,确信没有人可以认出我来。

    悄悄的从走廊穿出去,去了后花园,然后车子都停在了后面,为的是方便出行。

    我上了车从后院驶了出去。

    我直接奔SK大厦,一路上我就想,这见事情绝对蹊跷,杨慧昨天就说了,她去的时候,看见小沈的父母都很老实厚道,为什么这一夜之间就变得这样思路敏捷了呢!而且这步步紧逼的策略还很有章法。

    就不像杨慧说的,是老实人可以办出来的事情。

    车子到了大厦的后条街,我停好车大步的向大厦走去。

    我到想看看,小沈的一家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越接近人群我越感觉到气氛的怪异,这些人好像是有人组织的,很有秩序。

    我慢慢的接近人群,站在了家属的身后,看着我前面的几个人。

    我看明白了,真正说是小沈的家人的只有五个人,一对老夫妻,还有一对年青的夫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而这几个人中,最活跃的是那个年轻的女人,那个女人一看就是一个很精明的女人,眼睛一直在滴溜溜的乱转,不停的怼着身边的年轻的男子说,“沈建国,我可告诉你,这一次可是个机会,你给我精神着点!这可是你妹妹,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死了吧?喊啊!”

    那个男子在她的鼓动下就喊几声,声音毫无底气。

    而那两个老的一直在哭,看起来是真的伤心,悲痛欲绝的坐在那。

    那个精明的女子应该是小沈的嫂子,不然他不会对身边的人说,‘那可是你妹妹’

    我悄悄的低头打开电话的录音,然后又向他们的身边凑了凑。

    我把帽子压的低低的,就站在女子的身边,心里突突的狂跳着,我其实很害怕。

    还好,没多一会,那个女人又对了那个男的一下,“喊呀,我也真的是够了,怎么这是我的事?”

    那男人一脸的不耐烦,很别扭。

    “你们老沈家死了姑娘,怎么看起来不痛不痒的,我可是外姓人,怎么的?要是不愿意要这个说法,我可就回去了,我儿子还要上学呢!别他妈的在这里扯!”

    那女人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继续说道,“你看你们一个个的,老的一锥子扎不出血,没用的东西,你也不出头,怎么?要来的钱都给我是吧?”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我妹妹死了,要多少钱她也死了!还能活吗?”那男人终于爆发了,带着哭腔,“你除了钱,还有没有点真心!”

    “你他妈的在说一句,沈建国,我是看钱,不要白不要,死都死了,那能白死吗?你他妈的不花钱是不是?你儿子以后上学不用钱是不?我要这个钱是为了我自己吗?”

    “你行了!别挑好听的说了,要不是那个人说能要来钱,你会来吗?当初你怎么死活说不来的!”

    小沈的哥哥一这样说,我马上暗喜,果然他话里的信息已经表明,这里面有人指使。

    “沈建国,你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的烂泥!她死了管我什么事?我让她死的?”

    那个女人一听男人说这样的话很不乐意,不依不饶的冲着男人低吼着。

    “她有这一天早晚的事,一张嚼舌根的烂嘴,你自己说说,她因为这张嘴惹了多少事,就不是个好鸟!到处撩闲,满肚子坏水,到底作死了吧!”

    “你听听你说的是人话吗?”

    “那我说的是什么话?我今天还能来为她出头办事,就够意思了,你还不知道,就你这个妹妹,她阴了我多少次?沈建国你还真的以为我是傻逼,不知道?”

    那个女人扫了一眼痛不欲生的老两口,撇着嘴。

    “你们老老小小的要是不这样袒护她,惯着她,她就不能落得这个下场!所以现在她死了,也是她自己作的!”

    女人的嘴也算真的是恶毒,看得出,小沈在世的时候,一定跟这个嫂子也不咋地。

    那两个老的一听女人这样说,老太太实在忍不住了,“你就嘴上积点德吧!她死都死了,你还这么损她,这回不是如了你的愿了?”

    “哎!老太太,你这是什么话?我说的有错吗?啊?你自己生养的闺女什么样你不清楚?还我嘴损?你就看不见你家沈佳宜嘴损的时候对吧?”

    她挑衅似的看向老太太,摇头晃脑的样子真的是活气死个人。

    “哈,你就装看不见,听不着!装傻!你说的?那你就给句痛快话,这钱要还是不要?你还以为我爱来是吧?”

    那女人一副阴阳怪气的翻着白眼根,斜睨着地上的老太太。

    “要不是人家给咱出主意,帮忙办这样的事,死也t妈的白死!你看你们家一个个的!人家帮你办事还错了?我来扛着这个事也错了?”

    女人一听老太太的话,一下跳起脚跟老太太的顶嘴,看得出这女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突然一个凶神恶煞似的男人吼了一声,“别T妈的瞎逼逼,赶紧的喊起来!别给脸不要脸啊!”

    那女人扫了一眼那个男人,陪着笑脸说道,“好好好!喊......我们喊!”

    说完就带头嚎哭,又怼了一下自己的男人,还有孩子。

    地上跪坐的两个老的更是泣不成声,我笃定那是真哭。

    看来这里面有蹊跷的一定的了,究竟是谁让他们这样做的呢?

    我有点焦急,心里在想,怎么才能让他们说清楚一些呢?

    就在我绞尽脑汁想怎么才能让他们说出主谋是谁的情况下,我的电话突然想了起来。

    离他们太近了,所以电话的声音显得很大,那个女人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向后退了一步,想接起来电话,那个女人突然看向我,问了一句,“你是谁?”

    突然的问话,让那几个同他们在一起的男人都警觉起来,目光阴冷齐齐的看向我,我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向后退了一步,想离开这里,可是哪里还来得及。

    那几个男人向我,围了过来。

    我快速的拿起电话,也来不及看一眼打电话的是谁,就对电话里喊了一句,“我在SK大门前!......”

    没等我在说下一句,其中一个男人指着我吼到,“你到底是谁?”

    那个女人是真的精明,一个健步迈到我的面前,一把拽掉我的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