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出大事了
    第二天醒来,我看到,我还是在展云霆的怀里,他把壮壮挪得远远的,而我竟然与他相拥而眠。

    我真的是无言以对,这个男人还真是TM的无赖附体。

    他紧紧的搂着我,丝毫不松,其实我早就知道他醒了,要是不醒,怎么会搂的这么紧。

    我也没太挣扎,反正我也还没想起床,时间尚早。

    可是还没等我起床,就接到了杨慧的电话,电话响个不停就让我心慌意乱,看见屏幕上是杨慧的名字,我就更有预感,一定是有事情,不然大清早的,她怎么会打电话来。

    我赶紧接了起来,“喂,慧姐!”

    “小月,出事了!”

    她有些慌乱的语音从电话里传来,让我感觉后背发凉,“出什么事了!”我本能的追问。

    “小沈死了!”杨慧语气沉重切急躁的说。

    “谁?”我一下惊坐起来,不可置信的追问。

    “小沈死了。”杨慧重复了一句,“昨天下午我就是跟上面去处理这个事情了,不过没想到事情闹大了!”

    我的手冰凉,心里没底,有些腿软,“她死了?死了几个意思?为什么死了?”

    “嗨!一言难尽,我们赶紧见面说吧!”杨慧在电话里说道。

    “好!那就单位楼下的咖啡馆见!”我快速的说道,然后挂断电话慌乱的下床,却一把被展云霆拉住。

    “什么事!”他一定是听到了电话里杨慧的话,看到我慌乱的样子不放心了。

    “小......小沈死了!”我有点轻微的哆嗦。

    她在这个当口上死了,我总不会心安理得吧!毕竟几天前是跟我发生过口角的,而且自从口角之后,她就没有再来公司,现在竟然死了,怎么就死了呢?

    虽然她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可毕竟她还年轻,很可惜的,我再恨她也罪不至死呀!

    “谁是小沈!”展云霆也起身,手臂揽着我,“你别急,跟我说明白!”

    我有点烦躁的看着他,“哎呀!说明白什么呀!我都不明白!”

    展云霆正了一下态度,看着我的双眸,“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下,既然是死了,就是大事,你确定你可以搞定吗?”

    我僵在那,木讷讷的看着他,此时的我,确实很无助。

    他看到我的表情,拍拍我的肩膀,很安慰的对我说,“搞不定!那就得由我来!”

    “遇到事情不要慌!”他把我按在床边坐下,“来,稳定一下,说!天大的事情还有我!”

    我坐下,这才感觉自己都在颤抖,眼前不停的浮现着小沈的样子,我干咽了一下,吸了一口气,然后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跟展云霆说了一下。

    “现在我只知道她死了,至于究竟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不过你想杨慧既然大清早的打电话给我,那就说明,这件事情肯定牵扯到了我。”我看向他,分析到。

    “好!我让司机送你去,然后正常去公司。”他拢了一下我的长发,嘱咐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慌!先弄清事情的状况在说。”

    “嗯!”我乖顺的点点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懊恼,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冲进浴间洗了一下澡,换了一条裙子,就向外走去,我看见展云霆在打电话,看见我走出房间,收了线,跟我一起下楼,“吃了早餐在走吧!”

    “不要了,反正是去咖啡馆,我会吃点小点心的!”我看着他说道,“壮壮就你送吧!”

    他没说话,拉着我向外走,“我已经安排人在查了,你别慌,无论人家说什么?不要往心里去,我在!”

    我听到展云霆的,简直太感动了,这是第一次。

    那种浓浓的亲情感让我有些动容,我看向他,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就不自主的靠近他的怀里,这样的时候,我很感谢他能对我说这样的话。

    他站定,揉了一下我的头顶,“谢什么?你的事情本来就是我的,去吧!”

    “嗯!”我点点头,上了车,隔着车窗,我看了他一眼,禁不住对他挥挥手。

    司机这才开车,车子快速的朝着SK大厦驶去。

    这一路上我真的是心跳如鼓,有一种恐慌,虽然展云霆不停的安慰我,给了我鼓励,可是必定是人命,鲜活的就在我的眼前,就没了,还是有些让我不是很淡定。

    到了咖啡厅,杨慧还没有到,我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叫了一杯咖啡还有一份小点心,还没等服务生离开,杨慧就赶到了,我也给杨慧点了单。

    杨慧坐下来等到服务生离开,我就低声问她,“慧姐,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就会死的?”

    “嗨!谁说不是的,是用丝袜吊死在出租屋里的。”杨慧也小声说道。

    “被发现的时候都两天了,是邻居发现她的房门一直都开着,一整天,都留着缝隙,就进去想问问什么情况,结果发现了她的尸体,吓的要死!就报了警!”

    “啊?怎么会是这样?”我的心不由自主的楸了一下,有点无言以对。

    杨慧沉默了一会,“现场勘查结果认定是自杀,死前喝了大量的酒,找到了她留下来的遗书!”

    “有遗书?”我惊诧的重复了一句。

    “坏就坏在了这封遗书上,上面提及了你的名字,所以......”杨慧说不下去了,叹了一口气。

    “我的名字?我去!”我有点心惊肉跳,“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呗?”

    杨慧点点头,“这也是意外,你也不必自责,这个小沈可真的是个缠人的东西,她自己做错的事情,想死想活也是自己的权利,干嘛临死了还祸害人呢?也真的是无语。”

    “慧姐,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有些局促不安的问杨慧,“毕竟她还年轻!”

    我跟杨慧沉默了好半天,谁都没说话。

    许久,杨慧说,“关键是她的家人从老家赶过来了,本来是来奔丧的,可是突然间就不干了,说是你间接的杀了小沈。”

    杨慧有些无奈,看着我。

    “昨天下午公司派我们相关的人员去看望的他们,他们还没说什么呢,可是今天早晨我收到了我同学的电话,说小沈的家人不干了!要找公司,找你要个说法。”

    “你同学?”我追问。

    “是,说来也巧,我同学真好在接待他们家人的那个酒店工作!好像她家又来人了,嚷嚷着要找公司着当事人。吵的听凶,我同学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这件事。”

    “是这样!”

    “我就赶紧给你打了电话,来之前我又给申总打了电话,你还是给总裁打个电话吧!提前做个准备,这件事情毕竟是人命关天,可大可小的!”杨慧看着我在给我出主意。

    我喝了一口咖啡,还是克制不住心里的慌乱,看向杨慧,“我怎么跟总裁说啊?难以启齿,我也是真的跪了我,大事小事都逃不了,不停的给他制造麻烦!我......”

    “那也得说啊!必定是关乎到公司,估计也得找到我们总裁,还是打个提前量比较好,防患于未然啊!”杨慧打断我的顾虑。

    “可是我......”我真的无语。

    “你现在就别想那么多了,事情出了总得有个结果的,逃避没用的!”杨慧在劝我。

    我烦躁的向后靠去,“哎!怕什么来什么?”

    “昨晚我还想呢,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没想到这还死了人了!”我无可奈何的摊开手,气馁的看着杨慧诉苦。

    “慧姐,我也真的是无语!我有做错吗?她那么排挤我,到处游说我,诽谤我,你说说,我连警告一下都不可以吗?这也太熊人了?”我有些怨天怨地的说道,“我真的比窦娥还冤,你说我招谁惹谁了我?”

    “现在你也别抱怨了,赶上啥事说啥事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得解决了呀!不能让这件事在发酵下去,导致更大的损失,这也是止损啊!现在不是你抱怨的时候,都要火烧眉毛了,别等着人家找到了我们总裁,让我们总裁再来个措手不及啊!毕竟她是我们公司的职员!”

    杨慧到是比我年长,有做了管理几年,所以遇到事情比我冷静。

    我只好听杨慧的,拿起电话,可是我的真的没脸把电话打出去,我攥着电话好半天,才在杨慧的鼓励下,点了程思远的号码,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起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