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二百二十四章 老爷子的话
    清晨,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到了卧室,把我唤醒,我轻轻的翻了一下身,嘤咛一声。

    怎么还下雨啊,我有点烦躁。

    缓缓的睁开眼睛才反应过来这是展云霆的主卧。

    我赶紧起身,身体感觉轻飘飘的,看来我的感冒还真的有些加重了。

    一只手按住我,我扭头看向躺在我身边的展云霆,他对我说,“还早,在睡一会吧!”

    说着,那只手触摸着我的额头。

    “有没有不舒服?嗯?”展云霆柔声的问我。

    “没有!”我有些虚弱的说道。

    他仰靠在床头上,浓密的睫毛忽闪着,眉宇间透着一丝疲倦感,我看着他,心微微痛。

    他昨晚没有睡好吗?是不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让他失眠了?

    我有些尴尬了,瞄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眸子,离得太近了,都可以看清楚他的眼瞳里有几丝血丝,显然就是没休息好的表现。

    “你昨晚失眠了?是因为我说的那些话吗?”我直接寻问,有点恶作剧的感觉。

    “你好吵!能不能安静点?再睡会。”展云霆掀眉不悦的看着我。

    我哂笑了一下,反正,他什么性格,什么脾气,在我面前,已经全无保留的展现出来了。阴晴不定的跟变脸鸡一样。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展云霆真的睡着,呼吸均匀,毫不掩饰。我就这么看着,时光好像也不显得沉闷,反而,有一种特别的安宁。

    我没敢动又躺了好久,雨声不大不小,却很搅扰了一室的清净。

    我想要知道展云霆是不是真睡着了,便轻轻的起身凑到他的身前,弯下身,俏脸凑到他的面前仔细的看。

    然而,我却没想到,展云霆的手臂悄然伸出,一把按住我的后脑袋,将我的脸往他脸上一压,我还没有来不及反应,我的唇就瞬间贴到了他的唇上,他一下吸允住。

    “唔…...”我惊慌的睁大眼睛,慌乱的想要退开。

    展云霆却不让,扣住我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将我的腰际一搂,一压,天翻地覆之间,我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唇上,被他火热的气息辗压而下,吻得有些粗蛮,像是在进行着一种惩罚似的。

    我的脑子有些晕眩,而他还不止是吻,手还在随意乱…

    我有点急了,他太过分了吧?我什么时候允许他摸胸口了?而且还敢用力?

    我无声的反抗着,可他依然我行我索的进行着,我伸手推着他,想要抽开身子来,可我哪是他的对手。

    蚂蚁对大象,我没有胜的可能。

    太可恶了。

    然而,更可恶的是,身体里涌出来的那种反应…...

    即便我不想拥有这样的反应,可在他的这样的行为下,我却根本控制不住…...

    整整一个早晨,我像散架了一样,狼狈的坐起身,逃到落地窗前,一边整理着衣襟,一边有些恶狠狠的盯着他。

    他一副餍足的架势看着我笑,俊朗的五官帅气无匹,运动后的他更加的滋润俊朗,看着我幽幽的说,“别总是动你的小心思!”

    我生气的在心里骂了一句草泥马!魔头!

    然后检查完自己才快速逃离他的房间。

    那种复杂的矛盾折磨着我。

    可是,他一走,我的心里又涌出了一抹失落,真是矛盾,被他抱着,紧张,他一走,又失落,这是什么意思?

    我真TM的贱。

    明明满腔的恨意无法排遣,明明还有短短一周的时间,他还没有给我明确的答案,我却依旧在期希着。

    可是多可笑,这样的时候,我还有希望吗?

    我不求他娶了我,我只想给壮壮一个安逸的环境,难到真的是妄想吗?

    我满腔的纠结,打理好早晨的一切事务,也送儿子去了幼儿园。

    可是这一天却是不消停的一天。

    一早晨我还没到办公室,韩嘉谦就给我打了提醒电话,提醒我晚上的聚会。

    说实话,我现在怎么有点讨厌他了,这个时候,没个深浅,张罗什么聚会?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不厌其烦的提醒。

    我敷衍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满心的烦躁,什么时候起,这个韩嘉谦这样看不出火候了。

    前脚刚刚踏进办公室,后脚展家管家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他约我上次见面的老地方见。

    我简直无语,不过我也明白,确实,展老爷子不能在装聋作哑了,他答应人家的事情当然他得办到了。

    怎么说大婚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了,可是我还在御龙园赖着,成什么样子?

    我心知肚明他找我是为了什么!连我自己都整不明白,你说说我都成了什么人了,让人家一次次的赶,还赖着个御龙园不走。

    我跟杨慧请了假,她也知道,展云霆大婚在即,我现在的状态可想而知。

    敢情这一切都像是我这个赖搭不愿意离开一样。

    出了办公室,开车直接向上次的会所驶去,总要面对的。

    这一次,我一点都没有像上次那么不安,纠结,紧张!还顾忌着人家怎么看我?这一次就是要把我扫地出门呗!我还装什么装。

    不过我的心里就越发的恨展云霆了。

    这一切都是他赐给我的,多好,他现在是春风得意马蹄疾,风风火火的在忙着大婚,而我呢?忙忙碌碌给他擦屁股。

    我就是个傀儡。

    想想都同情赵冰倩,换位思考,我要是赵冰倩,我都得崩溃,眼看着大婚在即,却一直赶不走夫家院子里住着的没皮没脸的女人。

    其实网上那些热搜只是我自己不看罢了,一直都没停过,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我这个万恶的女人离没离开御龙园。

    我牵着嘴角无奈的哂笑一下。

    到了会馆,我下车想都没想直接向内走去,是他约的我,我想什么想?我想好使吗?

    走到那间房间门口,还没等我敲门,门就被拉开,管家依旧是那副标准的温和笑意,原来我还觉得是对我的一丝好感。

    现在我到觉得,屁,这是人家的标准笑容,一千年都不会变,而且不分什么人。

    “您好!”礼貌我还是得保持的。

    “谭小姐,老爷在等您了!”说完向内示意了一下。

    我昂首向内走去,这一次我一点都没有忐忑。

    绕过屏风,我看见了展嘉华还是坐在那个位置上在喝茶,见我走进来,突然笑了一下,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我,“嗯!真的很快!”

    展嘉华还是上次的衣着打扮,不同的是比上次和讯了许多。

    “是的,展老先生!”我微微躬身,自行走到我上次坐的座位那,没用他让,就坐了下来。

    “老先生找我有什么吩咐?”我开门见山直接问到。

    没有必要转弯抹角的,本来我就知道他找我的目的。

    老爷子有条不紊的缓缓的呷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伸手洗了茶盏,给我倒了一盏茶。

    “不急,喝口茶,压压火气!”他的话不温不火,却在点我。

    我有点尴尬,放下手里的包,微微的对他躬了一下身,轻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说完就拿起茶盏,稳住神,轻轻的绕了一下茶盏闻了闻茶香,然后送到唇边,喝了一小口。

    “老先生的茶真是好茶!谢谢您!”我很规矩的说道,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坐好,等待着人家训斥。

    毕竟我是晚辈,而且,人家已经看出来了,我进来是带着火气的,我只能压一压!

    “不急,我们一边喝一边聊!”他倒很悠哉,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我只好闭嘴,恭恭敬敬的侧耳倾听。

    “你会茶艺吗?”他看向我问,牟利的眸子里闪着灵动,一看就是精明人。

    没想到这两天,我被问到两次这件事情,但是面前的这个跟希恩先生比起来,少了一份温情。

    “是的,老先生,我会!不过是韩式的茶道!”我顺口说道,“大学时的一个很爱我的教授教给我的!”

    “嗯!大学在什么学校!”他顺口问道。

    “江城财经!”

    “嗯!很不错的学校!”

    “是的,很遗憾!我只读了一年!”我轻声的说到,我的话里当然是有深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