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一百九十八章 四楼的房间
    展云霆的脸有些扭曲,显然他的内心很痛苦。

    “等母亲发现端倪的时候,罗亚晴已经怀了展修远的孩子!她来跟母亲摊牌。”展云霆咬牙切齿的说。

    “摊牌?”

    我错愕的看着展云霆,“她也太嚣张了吧?”我不由自主的惊叹到。

    “试想当时我的母亲得有多痛苦,她还能装作不知道的用自己的爱来感召展修远。”展云霆的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晶莹。

    难怪他一直没有叫父亲,而是叫展修远。

    “那爷爷呢?你爷爷就任由你爸爸这样胡闹。”我有些气愤,想到了展家的老爷子。

    “展嘉华就是个只认利益的小人,而且当时的母亲,就没有跟云家我外婆外祖父提及一点点展修远的劣迹,维护着展修远与自己的颜面。”

    展云霆微微低着头,俊朗的容颜更加苍白,显得那么的孤独,哀伤,还有一丝颓唐。

    “好糊涂!”我有点憋不住了,愤愤的说了一句。

    他听了我愤恨的话,讪讪的笑了一下。

    “而展嘉华也就将计就计,也根本不提,装作一无所知,漠视着自己儿子的劣迹,因为他放不下那时罗家的这个后盾,官方的项目那是多少人都红眼的,而一旦他要是让展修远断了罗家的这条后路,那么就等于自断财路。”

    “那也不能没找良心,就欺负人吧?”我对展嘉华这个老爷子瞬间就失去了好感。

    此时的展云霆极为痛苦。

    “利益面前,只可惜了,我母亲的一片苦心。”展云霆攥着杯子的手有些轻颤。

    而我的手在他的手心里,也有些痛,不过我没有抽出来,很难得此时我是他的一种倚靠,一个倾诉对象。

    “她为了我保全着这个颜面,眼睁睁的看着罗亚晴明晃晃的晃着大肚子,招摇过市,出入展家,还是展家的上宾。”

    展云霆的手更紧了,我明显的感觉得到,他的手微微的颤抖。

    “转身,他们对云家又是左右逢源,好让云家投资,外公怕母亲受了委屈,就只能装聋作哑,给展家投钱,好来维护母亲在展家的地位。”

    展云霆眼里流露出一缕不甘,俊朗的容颜有些扭曲。

    “怎么会这样?糊涂!”我有点妄自菲薄的评论了一句。话一出口,我感觉自己有些过分了。

    没想到展云霆紧了紧手,“没错!外公糊涂,母亲更是糊涂。白白的打上了自己的一生。”

    “简直无耻,那你为什么还容她留在展家,为什么不给你母亲报仇!”我不能克制的脾气,逼问展云霆。

    “当时我还小,我没有有力的证据,随着我一点点的调查,竟然发现,......”他没有说明白,不过随后却很笃定的说,“但是我不会放过她的!也不会放过展家的人!”

    展云霆语气阴森的说出这句话。

    说完他一口喝下了杯子里的酒,我看着他,本想问他那后来呢?可是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我还是忍住了,我不想掀开他的伤疤。

    我也陪他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跟我来!”他低沉的说完,然后拿掉我手里的酒杯,放在茶几上。

    他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出了书房,向楼上走去。

    我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我依旧乖顺的跟在他的身边,没有多问。

    他带我经过了三楼,向四楼走去。

    我有些诧异,四楼是这个家的禁区,除了壮壮来看电影,展云霆带我来过几次,这里就再没有来过。

    前些时,我偷偷的上来,还让陈叔逮到,导致我们现在依旧有些耿耿于怀,最起码我对陈叔是这样的!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默默的上楼,走在我前面的展云霆一直都没有放开我的手。温热的手心里有些潮湿。

    到了四楼,他带我一直向那间禁闭的房间走去,我的心跳异常的重,‘咕咚咕咚’的响,我自己都听得见。

    果然,他就在那扇厚重的门前停下脚步,似乎心情更加沉重。

    我紧张的紧紧的攥起我的右手。

    展云霆停顿片刻,轻轻的,一点点的放开我的手,那一瞬间,我感觉失去了可靠的依赖一样,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失落与不安。

    展云霆抬起手,轻轻的向门上推去,门应声而开,我一直以为,这扇门是锁着的。

    此时的我,好奇感爆棚,这是我一直想进来的地方。

    我克制着自己的不安,等着展云霆下一步的行动。

    门开后,展云霆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伸出手,抓住我的手,带我走了进去。

    随着他伸出长臂熟悉的在门边按了一下开关,房间里瞬间亮白,我不由自主的闭了一下眼睛。

    但是好奇心让我迫不及待的又睁开眼睛。

    出乎我的意料,这个房间装修的很华丽,房间也足够大,落地窗上拉着厚厚的落地窗帘,窗帘好几层,相当的高贵典雅。

    房间打扫的相当的干净,桌上的花瓶里还插着新鲜的鲜花,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清香,是一种栀子花的香味,淡淡的,似有若无。

    这个房间里的布置真的是相当的考究,看得出很有底蕴。

    一扇精致的雕花屏风把房间氛围两部分,一面是一个面积很大的起居室,一面墙的矮柜后面,挂着一张巨幅的芭蕾舞女郎照片,身姿曼妙舞姿优美,女郎展身回眸,那面容漂亮的让人惊呼,神态清雅飘逸,跟展云霆的清泠是那么的神似,有那么几分像壮壮。

    这强大的遗传基因让我惊叹,我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张大的嘴。

    “这是我的母亲!”

    “她真的太美了!”我赞叹到,眼睛有些挪不开。

    大幅照片下,还有几个大相框,里面都是同一个女子,是她不同时期与不同场合的照片,照片里的人美的不可方物。

    中间的那张,是她莞尔轻笑着,怀里抱着一个小小少年,那模样真的就是现在的壮壮一般。

    那是展云霆,那时他的笑容相当灿烂真实,璀璨如耀眼的星辰。

    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照片中的女人,感觉是那般的亲切,让我也有很想让她抱抱的冲动。

    这样一个绝色的美人,我都不能想象得出,展修远是怎么想的,何以拥有这样的女人还要沾花惹草,去吃野食。

    这个男人也就是展云霆的父亲,不然我真的想破口大骂。

    我真为照片里的女人不值。

    难怪英姐说起这件事情都会无法克制的泣不成声。

    照片前,放着一只银灰色的皮鞋,鞋子是非常漂亮的半高跟,系带的款式,看得出皮质非常的好。

    我有些纳闷,为何在这里会放着一只鞋子?

    展云霆走过去,轻轻的拿起那只鞋,凝眸看着,眼里有晶莹闪烁。

    “这就是母亲失踪那天穿的鞋!只有一只了!不过就因为是一只,才有希望,不管是天涯还是海角,我都希望她活着。”他的声音低哑,有些哀伤。

    “我一直都保存着这只鞋子,我出事的时候,还多亏英姨替我收着,其实这里的东西,很多都是英姨与陈叔他们当年偷偷捡回来的。”展云霆又环顾了一下四周。

    “不然都被展家人当垃圾,当不洁之物丢掉了。那场变故让我认清了整个展家!”展云霆有多恨展家可想而知,他叫的是展家人。

    可是他又何曾不是展家人。

    他像似读懂了我的心一样,轻声解释说,“其实,我之所以还姓这个展,就是要让自己刻骨铭心的铭记,展家欠我一条命!如果我弄明白当初的真像,我一定要让他们加倍的偿还!”

    他说的很阴狠,让人听了不由得毛骨悚然,心惊胆颤。

    突然在这一刻,我很想知道,他口中所说的究竟是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