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九十七章 泼妇套路
    郑健妈一听儿子说这样的话,马上厉起了眼睛。

    “小兔崽子,你说什么?”她说罢,母老虎一样冲着郑健扑过去,郑健一躲,抬手甩开她拽着的一只手臂。

    这下好吗,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泼来,嚎啕大哭,连骂儿子带骂我,没一个不稍上的。

    “你耍也没用,是你把钱整没的,跟我与文秀有什么关系,文秀好言相劝,你不但不领情,还跟她动手,妈!你做的都是什么事啊?她是我的妻子,你孙子的妈?有你这样的母亲吗?”

    郑健也是当着我的面实在是憋不下去了,在加上文秀没在跟前,他也开始讨伐她妈。

    “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娶了媳妇忘了娘,你个没出息的货,我算白生你这个没良心的了......啊......欺负人拉!”

    她拍着大腿嚎啕假哭,这可真的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泼妇的套路门清。

    我就抱着手臂看着她演,郑健也不理会她的耍。

    “你竟然跟外人欺负起来你妈了,好啊?”她哭了几声一看我们都看热闹一样看着她,她的哭声戛然而止,一下起身向我扑来,“你个贱货,你这是来这搅事的,找上门来欺负老娘。”

    我退了一步指着她,“你要是今天敢动我一下,亦或是今后在敢动文秀一下,我让你倾家荡产人财两空你信不信?”

    “你TM敢?”她咆哮着。

    “她有什么不敢的,给你的那30万就是小月给你的,这个好多人都可以作证,人家小月怕你上火,想不开,就自己掏了腰包还了你的钱!”

    我没想到郑健接过了她妈的话,怒不可遏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看来他是再无退路了。

    “现在好,你把30万败的底朝天,有你这样的老人妈?我不是怕你,是总想在文秀面前给你留点面子,如今既然你不懂好歹,我也用不着再给你留颜面了。”

    刁婆娘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也许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动怒了。

    此时的郑健脖子粗脸也红的,一改往日的斯文,不在是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一双眸子染上了霜红,愤怒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这个房子原本就是文家拿了大半,连家居都是文新哥全包的,你自己说说,当初我结婚的时候,你真正的出多少钱,还不是你总耍你的泼,压榨人家文家!我们今天有这么安逸的日子,那是文家的宽厚,人家不跟你一般见识!”

    这一次,郑健说的事情确实是铁证如山,就连我这个外人都是知道的。文秀结婚的时候,那时闹的差点没有分手。

    “你还好意思在这里作威作福,孩子你也不帮文秀看,本来这孩子就是早产,身体弱!连他的奶粉你都得喝,你只顾你自己,你太自私自利了,我都不敢相信,我会有你这样的妈!”

    郑健的话简直让我咂舌,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可真的跪了,闻所未闻。

    我不免鄙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半老徐娘。一脸的粉,大红的唇,简直无法比喻。

    郑健看来是真的被他妈逼急了,他的话字字珠玑,我差点鼓掌。

    而他妈,憋红了一张脸,直翻白眼。

    “今天既然你打了文秀,那今天我也不能在看着你胡作非为了,你从此以后别再到这里来,文秀不原谅你,你就不能在蹬这个门,本来你就应该在家我爸洗衣做饭,我爸那么大岁数了,还出去工作,你却在这里躲清净,败光了他的血汗钱!”

    郑健有点哽咽,顿了一下,继续说。

    “你一鸣二声的说来伺候文秀了,你自己说,有没有给她好好的做一顿饭?帮她看看一下孩子,到让她月子里还得给你做饭,你口口声声的说去医院看孩子了,你自己摸摸良心,你是去看孩子了吗?”

    老刁婆子吞咽了一下,“我......”

    “你去跳街舞,搞什么投资,现在好,30万那,30万被坑了,你回来却拿文秀出气,你太打你儿子脸了,你走吧,我没你这样的妈?”

    “我都是为你好!”她毫无底气的喊出了这句话。

    “你别在说这样的话,我的好赖不用你再操心,你让我跟文秀过几天舒心的日子吧!你的这样的好,我受不起!”郑健说完眼泪都流了下来,“走!”

    “你......你......我,郑健,你......好样的!你个不孝的东西!”她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不知所措。

    “孝顺?我对你就够孝,够顺了,在顺下去,我还对得起我的妻儿吗?”郑健抽噎着,“你赶紧走吧!别给我添堵了,你在再这里,这个家早晚得被你搅合散了!你听好了,我不可能跟你一溜神气,抛弃妻子!”

    “好!......我走!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儿子!老死不相往来。”郑健妈说完,向外走去,房门被拍的直颤。

    郑健一拳砸在门口的墙壁上,任由男儿泪流淌。

    我有些尴尬,毕竟我是个外人。

    “那个......郑健......我,我是看文秀受委屈我......我没压住火,对不起!”我低声对郑健说。

    “小月,根本就不愿你,这件事早晚得出头,不然她就得寸进尺!你帮我好好的安慰安慰文秀,她受委屈了。”

    郑健都不敢看向我,很恳切的说。

    “劝没有问题,可是你的媳妇你自己疼,这个谁也代替不了的!”我点拨他。

    这时,小秀抱着孩子从屋里出来,壮壮率先跑出来,抱住我的腿。

    文秀眼睛通红,这时我才看清楚,她的一侧脸有些肿。

    她拉了我一把,让我坐在沙发上,又抹了一把眼泪,“你坐!郑健,你收拾一下,别扎了壮壮!”

    郑健一听老婆发话,赶紧麻利的收拾着客厅里的乱东西。

    我看着文秀委屈的样子问,“究竟是为了什么呀?”

    “小月,那30万......30万那,都没了,被那个叫万利的公司卷款跑了。”文秀有眼圈红了起来,“你说什么像小数目,当初她投的时候谁都没跟谁商量,今天回来就发脾气,我问她怎么了,她就张口骂我,说我是丧门星!”

    文秋气的不成样子,“我问她凭什么骂我,她到有理了,说给她退的30万就不对,就是瞧不起她,说文家骗她,你说说她是什么人啊?她说文家就拿她当傻瓜,就想把她踢出去,你说说这是什么人?然后就砸东西,我怕吓了孩子,进房间去,她就打我!”

    文秀泣不成声,我赶紧劝她,“你也别上火了,挨一下就挨一下吧,郑健不是给你做主了!”

    “是,老婆,你受委屈了,明早我换了门锁,不让她在来了,你放心吧!”郑健看着小秀哭也很心痛,“以后咱好好的过日子,让你跟我受苦了!”

    “壮壮,哄哄小姨!”

    壮壮听我这样说,眨着大眼睛,看着抹眼泪的文秀,“小姨不哭,我保护弟弟!”

    文秀看着壮壮的小大人的样子,‘噗嗤’笑了,“还是我壮壮贴心!”

    然后看着郑健说,“你赶紧收拾完去买菜,今晚让小月在这里吃。”

    郑健马上加快速度,“哎,好!我马上去!”

    等郑健出去买菜,文秀才跟我说了她妈的恶举,气的我咬牙切齿。

    “那个万利的公司说是卷款跑了,骗了好多钱的,说跟市里都有关系,据说也是因为曾远的那个地皮的开发!”

    “有是曾远,这块地可真的是个多事之秋!”我不由自主的说道,“进来听到了好多人都卷到了这里。

    这不由让我想到了展云霆,他究竟与这块地有没有关系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总有一种提及曾远就心慌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