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八十四章 萌宝探病
    这顿早餐我吃的很多,又躺了一会,我坚持去卫生间,她只好扶我起来,浑身噬骨的痛,我心里暗骂赵冰倩,简直就是个疯子,我暗暗决心,这个账,我一定讨回来。

    我像个无骨的人一样,瘫软的不像话,好像一点元气都没有了,我心想,怎么比我生壮壮的时候还弱。

    文秀妈赶紧说,“要不我给你接吧!你就躺着。”

    “不,我要活动活动,不然躺的也浑身疼。”我一边说,一边咬牙坚持着,还没等我下病床,展云霆推门走进来,看见我起来,马上走过来,“你要做什么?”

    “我上厕所!”我颤巍巍的回答,无力的很。

    他过来弯下腰一把托抱起我来,把我送进卫生间,放下后就要为我脱裤子,我赶紧制止,“不要......你出去,我自己行!”

    展云霆停住手,看向我,“我你怕什么?”看见我的坚持,他问,“自己真的行!”

    我点点头,文家妈站在门口赶紧说,“霆少,你出来吧!我来!”

    展云霆把我扶稳,站好,然后他才出去,文家妈进来,帮我上了卫生间,处理好,展云霆马上有进来,抱我出去。

    又把我送回病床上,才看着我说,“我回了一趟家,安顿好了壮壮,他闹着要来看妈妈,我答应他晚上来,你就放心吧!”

    “嗯!”我哼了一声,“你去公司吧!我没事了!”

    “不,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在这里也一样的!”他的语气很坚定,我知道,他认准的事情没人能改变。

    这一天我睡睡醒醒,只等着见壮壮的时刻,我都3天没有见到壮壮了,这是第一次这么久。

    四点钟,展云霆跟我说去接壮壮,我自己都觉得眼睛亮了起来。

    我整理了好几遍自己,生怕样子太吓人,再吓到孩子,我一再问文家妈我的样子还好吧!

    “嗯,脸已经不肿了,好多了,还是那么的漂亮,放心吧!”

    很快,我就听见走廊里响起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对话,下一刻,推开了,展云霆抱着壮壮出现在门口,壮壮看向房间内,先是呆愣了一会,然后就惊喜的叫了一声,“妈妈!宝宝来看妈妈呐!”

    我看见小萌娃穿了一身的天蓝色套装,小白鞋,俊的迷倒众生,在听到他脆生生的叫声,我的心都醉了。

    “壮壮!”我咬牙想起来!文家妈赶紧吧病床摇了起来。

    “妈妈你生病了吗?”壮壮被展云霆抱到了我的床前,“妈妈生病要坚强,打针不哭,你是男子汉!”

    这句话说的我‘噗嗤’一下笑了,“嗯,妈妈没哭!”

    展云霆把壮壮放下来,坐在我身边的床沿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对儿子说,“壮壮不许碰妈妈,等妈妈好了在抱你!”

    “嗯!壮壮不碰,碰了会痛,壮壮懂!”他说完把两只小手收在自己的怀里,做不伸手要抱的架势,萌萌的好可爱,我好想抱他亲亲。

    “这两天壮壮乖不乖?找没找妈妈?”我看着他问,向他伸出右手,因为手上还扎着输液器,他呆呆的看了一下我的手,然后看向展云霆。

    “把手给妈妈吧,让妈妈摸摸!”展云霆柔声的说道,“告诉妈妈你乖不乖!”

    “乖!壮壮没哭,壮壮等妈妈回来呐!爸爸说,妈妈去脑脑家有事,让宝宝等妈妈!宝宝老师来我们家呐,妈妈,她跟我住一个床了,宝宝醒呐还以为是妈妈,不是!宝宝就哭了!”

    他现在说的话可真多,学的事情也清楚,只3天没见,我就感觉像是好久好久了。

    我眼里有些氤氲,我吸了一下鼻子,“过几天妈妈就陪宝宝睡。”

    “嗯!爸爸说,男子汉要自己睡了!长大好保护妈妈!”他的小嘴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粉嫩嫩的小脸表情很丰富,大眼睛一直滴溜溜的往我的手上看,我的样子确实有点狼狈,他都没敢靠近,这让我很伤感。

    我联想到,假如我这次真的挂了,那他也会乖乖的听话,直到渐渐的淡忘我。

    他一直陪我到很晚,才被展云霆送回家,临走时展云霆抱起他让壮壮亲了我一下,我闻到他身上特有的奶香,一下子差点没崩溃。

    展云霆问壮壮“我们走,你得跟妈妈说点什么。”

    壮壮看了一下展云霆,下一秒回头对我说,“妈妈早日康复快点回家!我要妈妈搂!”

    我眼泪在飞,拼命的点头,我知道,后面的话是他自己的,前面的是展云霆教的。

    “好!妈妈回去搂壮壮一起睡!”我哽咽的说。

    展云霆抱着他走的时候,他一步三回头的看着我,眼里都是不舍,却装的跟小大人一样。

    他们走出去,我抹着眼泪问文家妈,“妈,你说假如我不再他身边了,他会不会忘记我?”

    “不会,母子连心呢!怎么会忘!男孩子尤其对母亲很依赖的,再小也不会忘。”文家妈安慰我,“再说了,你这不是都没事了!不会分开的。”

    我淡淡的笑,她怎么会理解我心里的苦,假如有一天离开御龙园的是我呢?也许这个结局是早早晚晚的。

    2个小时以后,展云霆换了衣服又回了医院,文家妈赶紧离开了。

    他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可是我的心并没有因此放松,我没听到任何他怎么处理赵冰倩的消息。

    一周后,我自己能下地活动了,这一周展云霆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甚至把文件都拿到了这里处理,在由萧震送回去。

    我让他回去公司,他说他在这里心里踏实。

    我也相信这句是他的心里话,是,不在这里,他的心里下不去,怎么说,我这次受伤,也有一大部分是他的责任。

    如果我与壮壮平淡的依旧生活在小屋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厄运,说实话,御龙园的富贵生活,我觉得,没给我带来一丝快乐!

    不过壮壮是快乐的,所以我又不能说,我是不快乐的。

    这两天,醒来的时候多,我就又胡思乱想,我回想起赵冰倩那天的话,她说报信的人信息准,报信的人!

    谁是那个报信的人呢?

    我总是想这个问题,那天知道我去展华大厦的人多了,陈晨,家里佣人,展华前台,展华秘书,展华保安......

    我呆滞的想着,看来这个报信的嫌疑人太多,还真的不好找。

    因为赵冰倩要想在展华安插自己的眼线,简直是小儿科。

    这件事情我没跟展云霆提及,他这几天也没在提起有关这件事,不知道是怕我回忆起来影响情绪,还是怕提起来我不依不饶,是啊!他想替我出头,早就出头了,而且没人能阻拦的了。

    看来回避这个问题,就是怕提起吧!一旦提及,他怎么跟我交代?任人欺辱我?上次不也是不了了之了。

    我闭上眼睛,不想再想下去,我对他,也许就是个无足轻重的,虽然他这几天寸步不离,也许就是为了让自己良心不痛吧!

    想到这里,我心里抑郁的坐起来,下床,想溜达溜达透透气。

    “你想做什么?”一边看着手中笔记本处理文件的展云霆问我。

    “活动一下,你不用管我,我只想在走廊里溜达溜达,一会就回来!”我说完缓慢的走出去,左手臂的夹板快撤了,撤了我就回去,回去毕竟可以每天看儿子。

    走廊上静悄悄的,我慢慢的向走廊尽头的天台上走去,哪里有个很宽敞的阳台,可以看到下面的花园,很美。

    路过护士站,我听见里面的小护士在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