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四十六章 机关算尽
    我的一声轻笑,惹得客厅里的人都倏地看向我,刘淑贤的眸子泛起了久违的凶光,只是她忌惮的瞄了萧震一眼,不得已收了收态度,不过也还是撇了一下嘴角。

    “谭先生还是提提吧!3年了,对我来说,那些事情一直历历在目,从不敢忘。所以我今天很困惑,谭先生找我来谭家,恐怕不会像你说的,就是单纯的想让我回家看看吧?您的这个家,什么时候在意过我的存在?”

    我表情平淡,语气清泠的直视着谭锦程。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当年在谭家人口中,把我说成伤风败俗的烂货,没想到,如今还有资格在踏入谭家这么高贵之地,实在是不太明白,谭先生的真实想法!既然我来了,还是开诚布公吧!就别浪费时间了!”

    我的话说的很锋芒毕露,句句逼人,谭锦程不停的看着萧震,脸像变色龙一样。显然他没想到我一点情面都没给他留。

    “怎么,让你回趟家,你就这么不情愿,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你成长的地方吧?当年满街丢人的可是你,小小年纪不清不楚的搞大肚子,我们教育你几句还不行吗?你现在到学会了咄咄逼人的?”刘淑贤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她的语气相当的犀利有攻击性。

    我淡淡的一笑,这才是她真实的嘴脸,看来她装不下去了。“谭太太,怕是咄咄逼人的是你吧!”

    “你给我闭嘴!”谭锦程看向刘淑贤一声呵斥。

    她晃了一下自己的脖子,斜睨了一眼谭锦程,老大的不乐意,但是碍于萧震这么个外人还是不情愿的闭了嘴,不过表情已经极其恶劣了。

    看来,叫我回来的这件事情,虽然他们一家人都在,不过内部意见并没有统一。

    我看见谭锦程用眼睛的余光偷窥了一眼萧特助,继而看向我,“你妈说的也没错,这一点你应该理解,谁家的孩子犯了错,做为家长的,都会批评教育。”

    他说的风轻云淡。

    “当然了,我们家的情况毕竟是不同,毕竟你不是我们亲生的女儿,所以你的心里总是排斥我们对你的教育!”

    我看向谭锦程,他说的有多冠冕堂皇,他这话的意思,是在指责我心胸狭隘。

    刘淑贤见我没有在说话,冷哼一声!

    与其这样,我干脆闭上我的嘴,我到想看看,他还有什么说辞。

    等了好半天,谭锦程也不见我在接茬,干咳了一声。

    “现在看来,我们当年对你的做法,虽然有点让你有怨气,但是,小月啊!你也得承认,做人,就该承担自己犯的错。”

    我坐在那里,默默的听着他的话,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他见我没有反驳,很受用,又见萧震一直面无表情,他继续说。

    “我想这3年,你应该有了一个认知,也应该反省清楚了自己的所做所为,这就是我当年对你做出惩罚的目的,那你今后一定会有所忌惮,什么是对错,什么该不该做。”

    我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在心里冷哼一声,这么看来,他谭锦程还真的是个好父亲。

    “所以,今天才叫你回来,毕竟你也大了,据说你也真的生了那个孩子,那就回来吧!再这么说你还姓谭,即便是嫁,也要从谭家嫁出去,才合情合理!”

    我心里豁然开朗,看来最后的两句才是今天的中心思想。

    嫁?

    我看见谭明月听完谭锦程的话,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无声的哂笑了一下,展现了她无尽的不屑。

    我眸子尖锐的直视着她,看来,谭家知道我的近况,一定是这个谭明月的功劳,那天只有谭明月在法国餐厅见过我,也看到了我的孩子。

    谭明月被我的目光审视的有些不淡定,避开我的眸子,看似冷哼了一声。

    谭锦程一直等不到我的响应,有些尴尬,到是潭子奇不知深浅的开了口,“回来吧!谭小月,外面哪有家里好啊,这次你要是回来,我可以照顾你,还有我的小外甥!”

    我看见他们一家四口真的觉得很可笑,从来在某件事情上就没有达成共识过。就像现在,尽管谭锦程与潭子奇一再的劝归,而那两个心机叵测的女人,却发至内心的厌弃。

    看来这件事情是谭锦程的决定,因为潭子奇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怪胎,谭家的白痴,他的任何意见就是个屁,没有任何价值。

    我不屑的抽了一下嘴角,觉得好笑,这一家人,真的是机关算尽。

    谭锦程是嗅到了我与展云霆在一起了,所以想接我回来。

    我一下懂了。

    谭锦程看见我一直不说话,就趁热打铁的说,“就这样决定了吧!一会我安排人去接你。”

    “哈哈,谭先生,你太心急了?你想去哪接我呢?怕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吧?既然你都知道我在哪里,那你一个去问问收留我的人同意不同意!”说完我站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告辞!”

    “谭小月!”谭锦程一声怒吼,可是话一出口,还是忌惮的瞥向萧震,见萧震冷漠的脸上闪现一丝温怒之色,他赶紧收了收情绪。

    “你别在固执!即便是当年你认为我们的做法是过份的,那也要给我们一次补救的机会吧?”他在打温情牌。

    我起身看向谭锦程,“谭锦程,你别太自以为是了,补救?你不觉得太迟了吗?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按你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谭小月不是谁都可以任意想拿来做棋子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回身我对萧震轻声的说,“萧特助,我们走吧!”

    谭锦程看向萧震,一脸讪笑是说,“萧特助,您看这孩子!”

    萧震清冷的抬眸看了谭锦程一眼,轻启薄唇,“谁的心头都有一把尺,怎么丈量只有当事人自己有话语权。”

    说完就随我向外走去。

    眼看着我快要走出了客厅到了门口,谭锦程有些不甘的在我的身后喊了一句,“谭小月,难道你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进的谭家吗?”

    我倏地停住我的脚步,缓缓的转回身,看向已经站起身来的谭锦程。

    “我是怎么进谭家的?”我语气有些迫切的问道。

    “你只有回到谭家,才有资格知道这个答案!”谭锦程一双眸子闪着狡黠的光晕,看向我。

    萧震脸上突然滑过一缕不经意的笑,“谭先生,你忘了,纸是包不住火的!”。

    他的语气很淡,却很有分量。

    我看见谭锦程的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

    既然萧震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当然明白,他是不想我被他们牵着我的鼻子走。

    “那就让这个所谓的秘密,就在你这长眠吧!对我,现在一点吸引了都没有!”说完我清泠的转身,向外走去,不过我预感到,这件事情没完,谭锦程没有答道目的,他不会轻易放弃的。

    出了谭家,上了萧震的车,其实我的脑海里一直在想着谭锦程的最后的话,我究竟是怎么进的谭家门呢?

    萧震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淡淡的对我说,“谭小姐,别想太多,确实是纸保不住火的。”

    我看向萧震,总感觉,他是知道些什么的,这个人看起来稳重儒气,寡言少语,但是冥冥之中,我总感觉他不像看到的那么简单。

    也是,简单的人,又怎么能成为展云霆的左膀右臂呢!更何况,我是看过萧震的狠辣的,他没有表情的容颜背后,绝对都是内容。

    “谢谢你!萧特助!”我轻声的说。

    “谭小姐您客气了,这是我的职责!”他依旧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

    我明白,从他的嘴里,挖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路上我没有在说话,但是我一直都没有走出谭锦程的那句话,其实我很想知道那个答案。

    车子回到了御龙园,展云霆竟然在家,他很少中午回来用餐,看来一定是因为我去了谭家,他想知道情况。

    看见我进来,他并没有急着问,而是通知陈叔开饭。

    我怎么就感觉,展云霆已经知道了情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