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凡捕快 >第二十八章诡异的小男孩
    咦!

    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小男孩,离歌眉宇微挑。

    心想这是谁家的小孩独自跑出来了,也不怕丢失。

    于是问道:“你父母呢?”

    “大哥哥,你看到我姐姐没。”

    离歌的询问小男孩没有回答,而是又提起了刚才问他的那句话。

    见到这种情况,离歌怔了怔。

    以为是小男孩没听清他说的话。

    随即又开口道:“小朋友,你是一个人,还是和父母一起的。”

    他怕小男孩听不清他说话,这次声音还特地大了几分。

    然而当他问完话后,小男孩还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只是睁着一双纯真的大眼,直直看着他,依旧重复着那句。

    “大哥哥,你看到我姐姐没,”

    额……

    这小男孩脑子不会……

    离歌心中不由想到。

    如果是一般人,遇见小男孩这种情况,估计搭理都不带搭理的。

    但身为衙门捕快,即使不在岗位的时候,也有义务去解决和帮助别人。

    所以耐着心又和小男孩交流道,不过这次他没有去问他父母。

    小男孩不是一直问他姐姐吗?他就用他姐姐作为突破口。

    问道:“你姐姐,叫什么,她是和你一起来的吗?”

    “姐姐叫……”

    听到离歌提起他姐姐,小男孩终于不再重复刚才那句话,有了新的反应。

    离歌:“对,就是你姐姐,她叫什么名字!”

    “子洁。”

    小男孩很清脆的回道。

    “那她是和你一起来这里的吗?”离歌这时趁热打铁追问道。

    小男孩:“不是,姐姐先从画里出来的。”

    “画?你说的应该是你姐姐先从家里出来的把,”离歌摸了摸下巴纠正道。

    “不是家,是画,她半夜的时候偷偷跑的。”

    听到离歌说家,小男孩强调道。

    “什么画?”离歌有点懵。

    “就是……”

    “嗨,离捕快。”就在小男孩解答他口中的画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突然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离歌太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绑着蓝色抹额的天书学院书生,正招着手朝他走来。

    好像不认识?

    看着这个书生,离歌蹙了蹙剑鞘般的眉宇,脑里想到。

    不过对方好像认识他,很快就走了过来。

    来到他身前后,还不解的问道:“离捕快在自言自语说什么?”

    而见蓝色抹额的书生如此问,离歌心中虽郁闷,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就回以微笑的说道:“没有,是这个小男孩在找他姐姐。”

    “小男孩,哪有小男孩?”漠白睁着大眼是一愣。

    从书院刚上完课的他,本打算来亭雨小筑也买几张赌纸凑凑热闹。

    要知,书院最近可是有很多书生沉迷在其中。

    毕竟赌纸里的文字,和自身作出来的诗词引发的天地景祥是有很大区别的。

    虽说赌纸里的文字引起的天地共鸣,在他们书生眼里只是借助外力的小道尔。

    但对一些才学意境不够的超凡书生来说,赌纸可是他们的希望。

    自身才学作出的诗词歌赋,既然引发不了天地景祥。

    那就借助赌纸文字里的力量,感受一下天地共鸣的感觉。

    可惜的是,抱着这种想法的那些书院书生,这几天可没少因为这个而赔钱。

    即使,是用上等的天青纸书写,也很少有能引起五个文字以上天地共鸣的书生。

    所以出于好奇,漠白打算也来亭雨小筑买几张天青纸,书写上一些文字试一试。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这里居然看到了离捕快。

    上次在摘星楼里,对方作出的那两句诗,可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本来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之前作出的那首。

    七月在野

    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

    十月蟋蟀入我床。

    是走了狗屎运才引发了诗文第二景祥。

    所以在傅鑫的挤兑下,写的那两句一开始没引发天地景祥的诗,可是没少遭人讽刺。

    然而就在对方离去后,亭雨小筑突然就狂风大作起来。

    原本这也没什么,像狂风大作这样的诗文景祥,很多书生作出的诗词其实都能做到。

    因为这只是诗文第一景祥中最普通的一种现象。

    然而就大家嗤之以鼻的时候,一个书院书生忽然发现。

    对方所书写的那两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有几个字是没有注入超凡力量的。

    听到这个消失,大家一下都震惊了。

    没全注入超凡力量书写的诗,居然也引发了诗文景祥。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方书写的两句诗,如果全部注入超凡力量。

    说不定又能引发出诗文第二景祥了。

    所以漠白就想找对方探讨探讨诗词文学,可自那以后,对方就再也没有来过亭雨小筑里的摘星楼。

    这也是他在看到离歌的时候,不由自主打招呼走过来的原因。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离捕快居然会对空气自言自语。

    现在又听他说,是和一个小男孩说话。

    这一下把漠白搞糊涂了,他明明没有看到有小男孩在这里。

    “喏,不就在这里吗?”

    离歌白了一眼漠白,用手指了指赌字摊位前。

    然而就当手指指向赌字摊位前后,整个人却是愣了愣。

    因为摊位前此时是空空如也,哪有什么小男孩。。

    “奇怪,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离歌挠了挠头自语道。

    “离捕快,你是不看错了。”看到离歌好像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漠白好心的询问道。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打我刚才看到你,就没有看到什么小男孩。”

    离歌没有回话。

    他觉得应该是这个带着蓝色抹额的书生眼花了,刚刚他明明和那个小男孩聊了很久。

    小男孩突然不见了,说不定就是看到这个书生过来了,才被吓跑了。

    心中这样想着,眼角余光忽然瞥到,在他前方几米的一座假山前。

    刚才和他聊天的那个小男孩,正出现在哪里。

    看到小男孩后,离歌抬起手对漠白说道:“你看,那不是小男孩吗?”

    顺着离歌手指的方向看去,漠白看到假山前,除了用石头堆积的假山,就空无一物了。

    于是耸了耸肩,无奈道:“哪有小男孩?”

    听到抹额书生如此说,离歌本不想在搭理他了。

    可看他表情又不像作假,所以就把目光又看向了假山。

    小男孩确实在哪里。

    而且还对他咧嘴笑着呢?

    看到小男孩还在,离歌正打算对抹额书生说教几句。

    但就在这时,对他咧嘴微笑的小男孩,突然迈步就走进了假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