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凡捕快 >第三十章驭虫师
    童虎提溜着一双小眼睛,目光扫过围观的超凡者。

    发现有两个身着黑衣戴着斗笠的人,很是不老实。

    有几只蚊子从他们斗笠上飞了出来,然后落到了他摊上的这些赌纸上。

    “哼!”童虎心中对这两人鄙视着。

    如果他没看出,这两家伙应该是【控虫者】。

    虽说他对控虫者了解不是很多,但想要以这种方式来感知赌纸里是否有文字出现。

    那也太天真了。

    要是真的通过昆虫能感知到赌纸里的变幻,那他们“虫盟”就不会只是个二流超凡者势力了。

    “七妹,怎么样,有发现没。”斗笠下一个瞳似虎目的大汉,轻轻动了动嘴唇道。

    青色,茫茫的青色。

    夏瑶通过落在赌纸上的蚊子口器,感知着赌纸内部的世界。

    原以为会感知到一些超凡力量的波动,或者一些文字显现时的异象。

    现在却发现,赌纸果然神秘莫测,不是一般人可以窥视的。

    于是一缕意识从蚊子身上收回,声若蚊蝇的朝身旁虎目大汉回道:“没有。”

    接着语气有透着一丝无奈道:“广撒网,赌运气把。”

    ……

    十三号赌纸摊位最前方,看着摊位木架上挂起的几十张一青色的天青赌纸。

    以及每张赌纸的标价,本来听到漠白说引起诗文第二景祥或者以上的人,有很大几率能察觉到赌纸里是否有文字出现。

    离歌内心还高兴了一阵,以为鸿运要来了。

    谁想打脸来的太快,说这话的人良心简直被狗吃了。

    挂起来的这些赌纸他都试了,就连那张纸面散发着花香的赌纸,他也摸了摸。

    文字共鸣他没有感受到,摊老板的杀意,他倒是确切感受到了。

    童虎此刻有杀人的冲动,那两个戴着斗笠的家伙没动作了。

    现在却又出现了一个看着身体都不利索的家伙,对他的赌纸动手动脚的。

    “喂,喂,不买就不要乱摸。”

    童虎忍无可忍,终于出声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着瘦精的摊主杀人目光。

    离歌飒然一笑,就退回了围观的超凡者中。

    不过就在他离开赌纸摊位前时,眼睛余光却是深深看了几眼,一张被随意丢在桌子上的半废赌纸。

    “怎么样,感受到文字没。”

    看着回到身旁的离歌,漠白打趣的问道。

    其实从离歌的表情就能看出,应该是没有感受到。

    刚才他也试了试,甚至还花了五十银币买了一张赌纸来开,但一无所获。

    虽说他只引发过诗文第一景祥,可诗文景祥要真的对赌纸有作用。

    那么他多少都会察觉到一丝异样的。

    现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能说诗文景祥对赌纸是不管用的。

    离歌:“文字没感受到,蚊子倒是看到了几只。”

    说到蚊子,离歌转头看了看站在人群最后的那两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

    从对方身上散发的超凡气息来看,实力最少估计都在超凡一境高阶。

    这让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抹忌惮。

    控虫者前期,在众多超凡者中可是最难缠的几种职业。

    他们以身寄养的昆虫,不仅能杀人与无形,而且自身还很难被杀死。

    所以,从周围其它的超凡者远离着他两,就能看出控虫者的可怕。

    话说这是离歌来到亭雨小筑后,见到的第二和第三个控虫者了。

    他也没想到,一场赌纸大会居然吸引来了如此多的不同超凡者。

    “哦,那两个人,最好还是远离一点好。”

    听到离歌说蚊子,漠白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两个戴着斗笠的超凡者,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忌惮。

    毕竟他成为超凡者刚不久,境界还只是超凡一境初阶,加上又没觉醒书生专有秘术。

    真要和这些超凡者发生冲突,不用想也是完败。

    当然,他背靠天书学院。

    即使真的发生了矛盾,在千水城内这些超凡者也是不敢动他的。

    尤其是这亭雨小筑里,更是有着数十位天书学院的超凡书生,以及个别先生,每日在这里交流着文学。

    要是发现自家书院书生被欺负了,第一时间就哗啦一下都涌来。

    不过书院也有自己的规则,在别人不招惹的情况下,是绝不能主动去挑逗别人的。

    不然在不危险到生命的情况下,书院是不会为你出头的。

    “嗯!”离歌点了点头。

    他背后虽然也有衙门这个大靠山,但衙门最近却有点自顾不暇。

    城内不仅每天有离奇案件发生,城外更是动不动就有人死亡。

    单凭衙门内的那些超凡者捕快,是根本忙不过来的。

    幸好的是一些普通人的案件,有西衙门那些普通捕快来完成。

    否者都靠他们这些超凡者捕快去处理,整个千水城估计都的乱套。

    即使如此,千水城最近还是发生了一些乱像。

    一些普通人的案子,背后却牵扯出了超凡者。

    这可把总捕头泰安给愁坏了。

    好在城主出动了一些超凡者城卫军,每天在城内巡查着。

    这才没让乱像继续扩大。

    所以能不和这样超凡者发生摩擦,离歌就尽量躲着他们。

    要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要说与超凡者发生矛盾了,就是普通人都能把他击倒。

    “离捕快,你真的不买一张赌纸,博一博运气。”

    避开那两个黑衣斗笠人话题后,漠白认真的看着离歌问道。

    “在看看。”离歌眼光瞟向桌子上那张半废赌纸。

    犹豫了一下回道。

    刚才在离开赌纸摊位时,他的左眼忽然跳了跳。

    恍惚间好像看到桌上那张废赌纸,有光芒从里闪了一下。

    他怀疑那张半废的赌纸,可能会开出文字来。

    因为他的左眼除了复制能力外,平时很少有这样的现象发生。

    不过那张半废赌纸,也很昂贵。

    看似被瘦精的摊老板随意的丢在桌子上,可还是出价到了二十银币。

    这对现在的离歌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钱财。

    如果左眼看到的现象是错误的,那他估计又得要去和南絮借钱了。

    这也是他没有直接出手买下来的原因。

    不过犹豫一会,又观看了几个忍不住出手买了几张赌纸碰运气,结果血本无归的超凡者后。

    离歌还是决定把那张半废纸买下来,赌一赌运气。

    于是迈步来到赌纸摊位前,伸出右手指了指桌上的那张半废纸,说道。

    “老板,我要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