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都知道我爱你 >第三百六十六章 怅然若失
    我们就这样视而不见,就像根本就不认识。

    出了电梯我到有些茫然,展云霆不在办公室,我都不知道去哪?

    因为网上的那些热搜,我走到哪,都能听到窃窃私语,骂声不断。

    走出展华大厦,心想,怎么也得喂饱自己的肚子。

    就抬腿上了这里的二楼餐厅,这里有个小型的中餐厅,我来过一次,味道还不错。

    选了一个角落,点了一荤一素一碗米饭,自己独自的享用起来。

    心里依旧还在纳闷,这个展云霆怎么神秘兮兮的,究竟在忙什么?竟然都不在办公室。去了外市,要去几天吗?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我有一种预感,总是感觉到,他昨晚的事情会涉及到我。

    我正在这里一边吃,一边胡思乱想,一个人影坐到了我的对面,我抬头扫了一眼,让我有些惊讶,坐到了对面的竟然是好久不见的陈晨。

    她正坐在我的对面,悠哉悠哉的整理自己的坐姿,一副优雅的模样,看得出小日子过的应该还不赖,最起码还有心情玩小资。

    我收回自己的目光,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直接无视,悠哉悠哉的吃自己的饭。

    “好久不见!”她见我根本就没有打算理会她的样子,还是没憋住,先开口。

    我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平淡了说,“不如不见!”

    对于这个陈晨,我只能说我很怜悯同情她,从小爱着的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人家脸正眼都不看她,当她是空气,也真的是悲哀。

    看来她依旧喜欢在展华大厦的可视范围内活动,不然不可能这样巧遇到我。

    她对我而言够不上威胁,又没有像赵冰倩与谭明月那般的仇恨。

    所以除了让人反胃,没什么感觉。

    听了我的话,她‘噗嗤’的笑了一声,还做作的掩了一下嘴,“呦!看来对我的气不小!怎么?看见我肉疼!”

    我放下手里的筷子,伸手抽了一张纸巾,按了按嘴角,脸上也挂上了无奈的笑,“何止是肉疼,是没胃口。”

    她眸子一缩,这才反应过来我刚刚放下了筷子是什么意思。

    脸不由自主的抽了抽,还没等她再开口,我有追加了一句,“陈晨,你知道人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吗?”

    然后我直视着她一直都很精致的脸,不过此时她顾做优雅的身形明显的看出有点僵。

    她的一对藏着鄙夷的美眸盯着我,目光里闪着阴暗。

    “就是像你一样,自以为是!”我淡淡的说,像似在说一句好话,可是此时对陈晨,绝对是骂她。

    她的脸沉了沉,“谭小月,你也一样,别太自以为是。”她的声音不大,却凛冽。

    “我?”我笑的很无公害,“关键是我这个人长记性!”

    我的这句话就是讽刺她在大庭广众坐下丢了脸还不长记性。

    她怒目看向我,刚想发作,随即又收了回去,却一笑,“谭小月,你不要以为你现在一劳永逸了,可以坦坦然然的就住在了御龙园,那你就错了!”

    我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说的对,居安思危!关键像你这样上蹿下跳的太多,是挺不安生的。我住不住的安生似乎跟你没多大的关系,即便我不住,但是你我都知道,你一天也住不进去!这才是关键。”

    “哈哈哈!你以为展云霆真的唯你独宠了?”她的漂亮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幸灾乐祸般的笑意。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不想反驳,也没有必要反驳,她就是一个典型的红眼病。

    她见我没反驳,倍受鼓舞,继续阴阳怪气的说,“醒醒吧,展云霆真爱的是他逃亡时相伴他的那个妹子,一个生死未卜的影子,那才是他的真爱,他的魂牵梦萦,你......?”

    她看向我,露出前所未有的胜利的曙光,优雅的靠向身后的座椅。

    “哈哈!你就是个工具,充其量只是孩子他妈,他对你也就只有歉疚罢了!你还当他是爱你的?此宠非彼宠!”她一脸的兴奋,好像那个小女孩就是她一样。

    我妩媚的对她眨眨眼,风轻云淡的对她说。

    “无论什么宠,现在他宠的只有我,你是不是很失望?”我看着她的眼睛,笑的很无邪,“谢谢你的提醒,我随时等着他送我出御龙园!这个就不用你在操心了!”

    说完我放下手里的纸巾,站起身,“就不陪你用餐了!陈晨小姐!你慢用!”

    “是谁给你的自信?”陈晨看到我要走,一下不淡定了,也忘记了自己的形象,一下拍在餐桌上,惹来周围人的注目。

    我依旧笑着,“展云霆的宠啊!”

    我这句话说的有点厚颜无耻,不过对陈晨绝对管用。

    她这半生,处心积虑的想吸引展云霆的关注,可是连目光都没有赢得一丝一毫。

    “陈晨小姐,注意形象,消消气!”我甜甜的笑,然后向外走去。

    “谭小月,你别得意!太早!”陈晨在我的身后阴鸷的喊了一声。

    我连头都没回,对着身后挥挥手,很潇洒的向外走去。

    出了餐厅,我吐了一口浊气,这个陈晨还真的有战斗力,这么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原来她还在江城。

    并且还在展华大厦周围晃着,也许是希望与展云霆来一个偶然的邂逅,看起来她绝对的时刻准备着。

    一连三天,展云霆都没有回家,更可气的是,他也没有给我电话,我赌气也不打给他。

    第四天,我下班回到了御龙园,他竟然在卧室睡觉。

    这是自打我认识他以来,从来就没看到过的情况。

    我悄悄的走进去,看着他睡的很沉,一张俊朗如斯棱角分明的脸上透出一种疲惫,鬓角泛着青胡茬。

    那样子让人感觉他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了一样,此时呼吸匀称,睡意正浓。

    我看了他好一会,才悄悄的退出房间,我问英姐他是几时回来的,英姐说是中午,是在家吃的午餐就睡下的,一直睡到现在。

    看来他是真的累了。

    我不知道,这几日他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以至于他这样的疲惫不堪。

    他这一觉一直睡了十多个小时,直到深夜才醒来,一睁开眼睛看到我就坐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他冲我迷倒众生的且懒懒的很迷人的笑了一下,“就一直这么看着我?”

    “是啊!这样看才真实!”我蜷曲着腿,下颌担在自己的膝盖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他,“因为你回来还没有跟我说话,我就不想睡!”

    这句话说出来有点可怜楚楚的味道。

    他闭闭眼睛,然后猛的支起身,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怎么听出来有一种怪罪的意思?嗯?想我了?”

    “我哪敢?这才几天,还像以前那样对我,我也没有胆子怪你!”我夹枪带棒的敲打他说,“你该多忙!我想也没用。”

    他翻身上来,俯身看着我,我们两个就这样对视很久,也没有下一步,就是这样看着。

    我此时是想起了陈晨那天敲打我的话,他最爱的是那个在他逃亡的时候,陪伴他的小姑娘,这一点我一点都不否认。

    因为那天展云霆跟我讲述小女孩的时候,他的语气与眼神都出卖了他的心,对那个一直都活在他记忆里的音容笑貌,我是无法代替的。

    我不敢想,如果找到那个女孩,他会怎样?我预感到,他也许会毫不犹豫的奔她而去吧!

    确实如陈晨所说,我只是他儿子的母亲,只是一种歉意的亲情。

    这让我突然间感觉自己很失落,有些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