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玄幻小说 > 山海向东倾 >第五百四十三章 我不糊涂
    再后来,天穹就一片火红,仿佛一场大火燃起满目云霞,万物肃然。

    也不知过了多久,彼岸花路在我们眼前消失,西南风渐渐平息,待霞光褪尽,天空又重归昏暗和宁静,一如往昔的每一个日夜。

    崔珏一直站在送葬队伍的最前端,没有回过头,便是连身形也没有丝毫动摇过。

    那一瞬间,我从那熟悉的背影看到几分落寞萧索之态,但也只是晃眼的一瞬,便见他缓缓转身,面朝地府百官。

    “叩!”典礼指挥官一声令下。

    呼啦!

    送葬的长队齐刷刷匍匐在地,恭恭敬敬朝着那位新阎君行三跪九叩大礼。

    这本该是新君继位时的礼仪,如今与葬礼一并进行,也不知从前有没有这样的做法,我私想着,崔珏定是想让老阎王也看到这一刻吧。

    礼成之后,百官归位,各司其职,以保地府秩序,轮回流转。

    我牵着日夜游神离开队伍的时候,孟婆也跟着我们一道儿走的。

    来到忘川河边时,她指着搭建了一半的喜堂与我道:“老阎王走了,你和老崔这婚事还作数吗?”

    “不作数了。”我摇摇头。

    孟婆又叹了一口气,“罢了,你不嫁,那是你的损失,将来想要嫁给阎君的女子,指不定得从阎罗殿拍到黄泉路上去!”

    “真有那么一天,那咱得好好把关,替老崔挑一个贤良淑德的夫人,可别像我这般,是个就爱贪小便宜,偷懒犯浑的闯祸精。”

    “你啊!”

    孟婆嗔我一眼,像是欲言又止似的,但到底也没说出嘴边那句话,转过身往轮回池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距离才隐约听到她如叹息般嘀咕:“肥水不流外人田,老崔要早听我劝,就好了!”

    “姑姑,孟婆奶奶被你气走了?”

    日游神仰起脸来问道。

    我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脸,莞尔道:“才没有,她是要去熬汤了!”

    一旁,夜游神正张望着要被拆除的喜堂,很是惋惜,“这里每一件东西,都是崔爷爷亲自挑选的呢!”

    我不禁愣住,再看向那风格有些怪异,似古非古风格的帐子便觉得有些眼熟了。

    那是多少年前,我已经不记得,老崔从人间带回第一本杂志送给我,我在里面看到一个挂满了鲜花的白帐子,觉得稀罕,便追着老崔问长问短。

    他告诉我,那是人间的户外婚礼,帐子下就是举行仪式的地方,四周还有亲朋好友可以围观。

    我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便情不自禁想到一双男女站在白帐子里拜天地的画面。

    “这多晦气啊!”那时我说。

    崔珏就一挑眉,问道:“那你意思是……”

    “还是红的喜庆。”我道。

    眼前这大帐就是红色,喜庆的红,却无端端刺了我的眼。

    “走吧,去无间地狱了。”

    我扭了头,用力眨了眨眼将眼底的酸意逼退,拎着俩奶娃娃往无间地狱的方向走去。

    一刻钟左右,我们才到了无间地狱的大门外。

    两个守门的鬼差见了我,点头哈腰得打招呼:“姑姑,二位游神官大人,我们已经提前通知了甄忆莲,她就在门后等着呢。”

    “劳烦你们了。”

    我顺手从怀里摸出俩铜子儿递过去,两个鬼差对视一眼,默默接了,笑呵呵推开身后那扇门。

    ……

    进了门,我便看到一身素袍,鬓角簪一朵纸捏白花的甄姐姐。

    “阿娘!”

    两个奶娃子如燕归巢般扑进娘亲怀里,娇糯得一声叠着一声唤阿娘,便是我这旁观者心里也跟着软的一塌糊涂。

    甄忆莲紧紧抱着一双小儿,难以自持的激动尽数化作相思泪,消瘦而苍白的面庞这才有了两分颜色。

    “小日,小夜,你们是不是又闯祸了?”

    许是听来传话的鬼差说了什么,甄忆莲哽咽着问道。

    日游神先扬起头来,哭得抽抽搭搭,眼睛红红像是小兔子,“阿娘,阎君老爷爷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阿娘,你会不会也走啊!我和哥哥不想离开阿娘!”

    夜游神缩在甄忆莲怀里,身子小小,脑袋也小小的,任谁看来都觉得可怜极了。

    甄忆莲听懂两个儿子的话,也不忍再责备什么,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我,“东倾,谢谢。”

    “甄姐姐客气了。”我摇头,“你帮了我不少忙,我正愁无以为报呢!”

    两个奶娃子哭累了,被甄忆莲哄着哄着就一左一右靠在她的腿上沉沉睡去。

    我与甄忆莲坐在山脚,一处还算清净的空地上,不远处就能看到曾经梁文杰那座地下室的位置,但因为那家伙阴魂已经灰飞烟灭,此处的幻象自然也再无踪影可寻。

    “东倾,听说你前些日子回来,闹着要嫁给崔大人,如今……”甄忆莲欲言又止。

    我低着头,勾了勾唇角,“那不是我。”

    只是简单四个字,甄忆莲就好像恍然一般,淡淡一笑:“也该猜到的。”她轻轻拍着两个孩子的后背,眼神看向远处,仿佛在回忆什么,继续道:“前几日,他也来找过我。”

    “老崔?!”我顿时一惊。

    甄忆莲神情温柔得打量我一眼,继续道:“他来告诉我,你回来了,还主动去找了老阎君说你要和他成婚。”

    “这家伙,怎么感觉满地府找人炫耀呢!”我有些不满地嘟囔。

    甄忆莲笑道:“他的确是笑着说的。”

    我张了张嘴,竟然不知该如何接话,但甄姐姐好像也并没有想等我回应什么,便自顾自得说了下去。

    “东倾啊,你已是正式入籍地府的鬼差,有些事情也该多为自己打算,崔大人对你的情分远比你所想的深,若是真嫁了他,于你何尝不是一个好的依靠?”

    “怎么,甄姐姐也希望我嫁给老崔?”

    我还真是没想到,身边亲近的这些鬼官们,一个一个都还挺看好我与崔大人的。

    甄忆莲就笑道:“我只是想替崔大人说句话,便是没多少分量,也想让你别那么糊涂下去。”

    “我不糊涂的。”我低下头,语气虽轻,却饱含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