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柳氏有贵女 >第七十七章 大骗子啊
    这张公子又不是傻子,天合城又不大,连首富家里头都没有良田千亩呢。

    “真哒,这种好事怎么能没有我呢,哥几个走走走,小弟和你们同去。”

    好吧,这张公子还真是个傻子!

    这时候云来客栈已经挤满了人,一切都已经井然有序的开始了。

    等张公子一跨进门来,宴心赶紧跑上台去清嗓子,“感谢襄州的诸位赏脸,我乃天合琴家的丫鬟,琴家的名声大家应该都是听过的,可是我家小姐不满意之前那些来提亲的男子,特意在此抛绣球,择良婿。”

    吆喝声和讨论声此起彼伏,那些一早被点名的小厮不断提出新的问题。

    “琴家大小姐我们从没见过,该不会是嫁不出去才来抛绣球的吧。”

    “你看着丫鬟都长得这么好看,小姐莫不是天下下凡吧。”

    “口说无凭啊,万一你们反悔了呢?”

    宴心浅笑,解释道:“只要接到绣球的公子家中无妻妾,身无疾病,样貌端庄便可。我家小姐相信姻缘,因缘所致,那便就是良人。”

    见那姓张的摸着下巴,似乎再正中考虑,宴心就知道这计谋一定万无一失。

    可谁知道这姓张才听了一半,转身就要走了,吓得宴心赶紧叫住了他。

    “哎,这位公子,怎么这就要走啊,难不成是看不上我们小姐。”

    不应该啊,宴心跟了他那么久,看他的样子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少年人,为了混口饭吃才故意勾引了尹文则,现在他那全身上下可都是尹文则花的钱呢。

    “这位姐姐,在下姓张,名有才。我以为琴小姐家世显贵,在下必定是配不上的。”

    他先是自报家门,说了婉拒的言论,随即轻轻一笑,慢慢转身。

    这?这是什么套路!

    难不成他真是对尹文则一心一意了?那自己的计划不就全盘皆输了?后世那些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应该不像是骗人的。

    “这位公子可莫要妄自菲薄了,您连我姐小姐的面都没见着呢。莫不是家中已有妻妾,还是您的身子……”

    宴心用一种质疑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张有才,似乎是想要激起他的兴趣。

    这张有才赶紧解释,衣服面露难色的样子。

    “这位姐姐莫要取笑在下了,在下刚过二十一尚未娶妻,只是……在下目前一事无成,实在是担不起。”

    看来这张有才也是有些心机的,这一招行有流水的欲擒故纵,差点把宴心也骗过去了。

    “公子言重了,看公子相貌堂堂,日后必定能堪大任,若是愿意入赘我琴家,小女子愿意帮公子成就一番大业。”

    帘子慢慢掀开,鸾儿的头饰垂在面前,遮住了她的半张脸。虽然看不真切,却添了一种朦胧之感。

    鸾儿这时候真是太及时了,要不是这一次,宴心真的以为她跟了自己以后就变傻了呢。

    “小姐,可这位公子怕是看不上我们琴家呢。”

    宴心添油加醋,惹得众人练练咂舌。

    张有才却还要做出一副不得已的样子,“能得小姐问候,实在是张某的荣幸,那就暂且一试,看看我与小姐是否有缘。”

    宴心终于松了口气,看来接下来的戏码也能够一起演下去了。

    “那就有请我们的琴小姐,亲自抛绣球。诸位公子要接好了,这可是一朝平步青云的好机会。”

    鸾儿拿起一边的绣球,等着宴心的眼神暗示。而宴心只轻轻咳嗽,提醒在一边看了好久的十四准备出手了。

    关于十四的存在,也就是为了保证绣球能够同时落在张公子和他手里,引起争抢,从而逼迫张公子表明自己的心意。

    就在众人表面都十分紧张的时候,张有才咽了口唾沫跃跃欲试,十四的眼睛已经直直的注视了那个绣球。

    因为宴心下了死命令,所有人只能假装争抢,一定要保证张公子拿到绣球。

    不过宴心不得不敬佩药师谷的这些弟子们,虽然一个个都是郎中,但是这演起戏来逼真的不得了。

    这绣球才刚刚落下,好几个人已经飞身扑了上来,看看那个一开始的胖子,脸上的二两横肉都飞起来了。

    还有那两个居然为了不抢到绣球还能显得卖力,竟然动起手来了。还有还有,那一个小门童竟然顺着楼梯往上爬!

    不是你才多大啊,你凑什么热闹。

    不会吧,眼看着绣球就要落地了,十四这傻小子怎么还不动手啊,万一这绣球到了地上,不止这众人尴尬,连宴心和鸾儿的面子也挂不住了。

    只听那刀尖戳破了绣球,咯吱一声,绣球就被钉到了张有才面前。

    许是十四的力道够小,就这样连球带剑都落进了张有才的怀里。

    就这样,众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张有才那憋不住笑容的脸,又惊又喜还故意要遮掩。

    当然了,有这种表现的不止他一个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这样,还有两个在酒桌旁边的男人憋的脸都红了。

    除了那个小门童,拉着鸾儿的裙子不肯松手,好像是认真了一般。

    这时,众人往着剑射过来的方向望去,正是经过了宴心打扮以后的十四。他穿着一身墨绿的衣裳,头上竖着一个小头冠,整个人看上去还有点深藏不露的意思。

    “不知这位公子是何意呀。”

    宴心这时候赶紧问道。

    十四先摆了一个很酷的姿势,随后慢悠悠的道:“这绣球是我先拿到的,这白……咳咳,这白白嫩嫩的琴姑娘应该是我的。”

    看来跟了罗云溪这么久,连最基本的油嘴滑舌都没学会一星半点,这白白嫩嫩是个什么形容词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吃唐僧肉呢。

    “可是这绣球在谁的手里谁才是赢家,这位公子还请尊重我们的规则。”

    “我不服,我对琴姑娘乃一见钟情,而且符合一切要求,无婚约也无其他心仪之人,我认为能够遇到琴小姐是此生之幸,今后一定会用尽一生来保护她!这个男人的真心难不成能够比得上我。”

    众小厮听了直皱眉头,纷纷猜想这个功夫不错的男人是从哪里请来的,一点都不会演戏,看看他那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真求亲呢。

    啧啧啧,这种情话,罗云溪这辈子都不可能说的出口吧,宴心猜想这十四一定是把真心话都已经说了出来了。

    “那张公子之前有无婚约或心仪之人呢?又愿不愿意用一生护我家小姐周全呢?”宴心暗示道。

    “我……我并无心仪之人,若是琴小姐能够给在下一个机会,在下一定奋发图强考取功名。另外我张某是个专一之人,一生所求不过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张有才说的动情,手在这个绣球上面不断的摩擦,似乎是极为向往。

    好了,这想听的话张有才已经说的差不多了。

    “那若是之后张公子日后功成名达了呢?可会娶其他姬妾?”

    宴心走上前去,盯着张有才,用气势逼迫着他。

    “张某人绝不会背叛琴小姐!”

    说着,张有才已经单漆跪地了,这速度未免也有些太快了吧,十四连后面的台词都没有说出口呢。

    这一番话听的真是男默女泪,连不少弟子都开始为他鼓掌了。这种鬼话,这种毅力,当真是叫人敬佩啊。

    宴心露出了一抹笑意,下一刻,三根银针已经从宴心后面的帷帐之后射了出来。

    这便是药师谷的绝学,暴雨梨花针。

    看来在帷帐后面的尹文则和罗云溪已经听到了一切。今日她特意安排了罗云溪引尹文则来听这一场好戏。

    那银针一分不差的刺在了张有才拿着绣球的手上,让他痛的咬牙,但是也没放下手里的绣球。

    “张公子!你明明说过这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人,难不成也是骗我的么?”

    文则气的瞠目,一个健步冲了下来,质问张有才。

    那张有才一惊,赶紧把绣球推到了一边,慌忙遮掩道:“不是……这……文则你怎么在这啊。”

    “琴小姐你听我解释,我与她并不熟悉的,我这都是逢场作戏啊。”看来他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一心只想着入赘的事情。

    “逢场作戏,你小子都跪在地上了,看你这色眯眯的样子就不是好人。”

    “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三心二意!渣男!”

    “对啊,你这不要脸的,竟敢欺骗我们尹师姐!师姐哪里是你能染指的!”

    众弟子们没忍住,见两人出现了嫌隙,赶紧火上浇油。

    那张有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这周围的人,不知所措,“你,你们都是串通好的?绣球招亲也是假的?”

    “这位张公子啊,您已经与尹小姐定了终身,为何又要来这里凑热闹?”

    宴心走下了高台,看着一脸错愕的张有才,问道。

    “我……”

    他明显是被这仗势吓到了,毕竟这云来客栈里头乌压压挤满了人,都是药师谷的弟子。

    十四拔出了剑,直指着他,黑着脸问道:“张公子你今天最好说清楚,要不然可没有命离开这里。”

    “我……文则你相信我,我对你就是一心一意,这次就是个误会,他们都是故意的,就是为了骗你,拆散我们两个人。”

    那男子已经跪下求饶了,拉着尹文则的衣袖就开始哭爹喊娘。

    这态度像极了苏小娘,也是宴心最讨厌的戏码。

    尹文则虽然单纯,但并不好骗,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难道她还会看不出来么。

    宴心才没有给她机会,一把提起了他的领子,拖向一边,免得文则再被他欺骗了。

    “张公子在酆都赌坊欠了五百两银子,家田能变卖的都已经卖完了,差不多是家徒四壁了。那一日尹文则在画舫一掷千金后就被你盯上了,你看他人善可期就一直哄骗她。”

    “我说的对与不对?”

    宴心拿出了他在酆都赌坊的欠条,又找到了他变卖家产的布告。

    尹文则话不多说,从腰间掏出了一颗药,掐住了他的脖子就塞进了张有才的嘴里。

    “既然你这么喜欢骗取女人的爱情,那我就让你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动情。”

    台下的鸾儿和罗云溪正在观察着台下的动作,两人聚精会神,完全没有留意到那一闪而过的杀气。

    不知何时,一只飞镖直直地飞了过来,直面朝着白鸾儿的眉间。还好她身后的罗云溪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飞身转圈,很快的躲过那支飞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