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柳氏有贵女 >第一百零七章 再进寒潭
    “滴答、滴答……”

    好冷。

    这是在哪里,自己还活着了?

    宴心睁开眼睛,周边是那一汪还在回流的寒潭,石洞上的钟乳石正往下滴着山泉水。她记得这熟悉的地方,这是后山的那个石室,她又回到了这里。

    可是观砚却不在这。

    “心儿,心儿……”

    声音似乎是从另外一侧传来的,是在叫她么。

    她大着胆子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去往石室深处。

    那些积水因为她的踏过而留下痕迹,倏忽又恢复了原样。

    “心儿,我的女儿……”

    娘?是娘的声音么。

    她又惊又喜开始奔跑起来,那些水坑的水渐的更高。

    “啪嗒、啪嗒”。

    可每一个出口都想通着,不管她怎么跑都找不到任何人的身影。

    她慌了神,担忧慢慢来袭,“娘,你在哪儿?宴心来找你了!”

    忽然,所有的洞口都消失了,只有一块被打磨的十分平整的冰面,这硕大的冰面覆盖了整个出口的方向,幽幽地闪着蓝光。

    不知是什么的驱使,这冰面与她越靠越近,渐渐能够映照出她的模样来。

    “心儿,娘在这里。”

    声音就在她的身后。

    宴心猛然回头,却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虽然在笑可脸上却挂着泪。

    她快要看清了这个女子的面容,虽然实现还是模糊,但她却十分肯定。

    “不,你不是我娘!”

    宴心猛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没想到她这一次,竟然能在梦里看清楚那个女子的容貌。

    稍稍用力,身上的伤口还微微有点疼,不过这倒不影响她恢复力气。

    她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被困在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笼子里,而这个铁笼子就这样光明正大的摆在大殿之上。

    几乎所有参与到这场火灾的人都来了,观砚坐在大殿里唯一的座位上,身边还站着刚来不久的商爻。

    他正在听弟子们讲述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把宴心描述成了丧心病狂的杀人魔鬼。

    因为她横七竖八的趟着,像个没有力气的傀儡,所以还没有人注意到她已经醒来。

    她没第一时间站起来,就是想要看看这群人想要怎么处置她。

    “这件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我看那孩子并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

    商爻沉思了片刻,不敢相信的捋了捋自己的胡子。

    在众人都恨不得杀她而后快的时候,至少师父还是相信自己的,宴心好歹有了几分欣慰。

    叶菁的伤口已经有人替她包扎好了,见商爻如此护着这个女人,立即在大殿之上出言,力证宴心的罪行。

    “师父……起初叶菁也不敢相信,可直到她拿起萧雨刀,我才反应过来,徒儿这一身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算算时日宴心认为自己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她应该也一直在应付所有人的问题,根本来不及与任何人串通,而且这么警惕的人,既然下定决心步了这么大一个局,多告诉一个人又多了一份危险。

    “师父,聿怀已经因此丧命了,必须要让这个魔女偿命。”

    “恐怕当时虎兽挣扎逃脱封印,就是看出了此女心怀不轨。”

    “就是,自从她来了以后,连甬道的泉水也变了味道。”

    越来越的人加入到了“讨伐”的团队里,他们一桩桩一件件的盘点,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没有忘记推到宴心的身上。

    这些人可真是愚钝。

    “她不是这样的人,弟子愿意担保。”

    顾师兄?

    大殿的门应声敞开,顾白修一袭白衣走了进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走在众人中间器宇轩昂,仿佛是要做什么扭转乾坤正义之士。

    叶菁没有料到顾白修也会参与这件事,心下一紧,思索着怎么应对。

    “顾白修你冷静些,我知道你们入门之前就颇有渊源,可事情已经发展成了这样,你如何为她担保?”

    这句话就是在告诫所有弟子,顾白修和柳宴心其实早有勾结,如果柳宴心是凶手,那他也逃不了关系。

    这样的话不足以让顾白修动容,他甚至没有看叶菁一眼,反而单膝跪地,掷地有声。

    “弟子以性命担保,柳宴心绝对不可能冒然伤人,更不会杀害破军弟子!”

    他在新人弟子里颇有威名,连同贪狼与七杀都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可他竟然为了柳宴心愿意如此力排众议,着实让人不敢置信。

    宴心躺在地上,半睁着眼睛瞧着殿前那个高大的身影,险些因为他的举动而再次落泪。

    观望了许久的孟久也走上前来,拉着庄德召一同请命。

    “师尊,宴心师妹平时虽然有些不着调,但并没有惹是生非,这件事恐怕还有回旋的余地。”

    这样的话只会激怒贪狼门的众弟子,他们一时间怒火中烧,不少人都开始低语,说破军门袒护自家弟子。

    “可是这贪狼门开创百年以来,从未因任何缘由而失火,就算天干物燥火烛易燃,但有隔离火源的灯篓在,就算整个灯掉在地上也不可能失火,这必定是人为的。”

    还好此时贪狼首徒李霄是个讲道理的人,他道出自己的疑惑,希望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聿怀被人一击致命,伤口在背部,想必肯定是没有防范,这就说明是相熟的人出其不意。”

    当时宴心太过于激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所以根本没有接触过聿怀的尸体,当然也不可能知道致命伤在什么位置。

    经过李霄这一说,她大概了解了所有的事情。

    之前叶菁看聿怀单纯所以假意传话,让聿怀来寻自己,说是商爻有请,去烁金阁切磋。

    然后趁着聿怀下山,她自己下了晚课就在枫林放火,在来烁金阁捉宴心之前已经杀了聿怀。

    当时她一见面就那样激动,就是为了让自己伤到她,她才有证据在所有人面前指认自己。

    都怪自己太蠢了,放心不下聿怀而跑去山下,这才替她完成了最后一步棋!

    “弟子有话说。”

    顾白修再一次发话,将众人的注意又吸引了去。

    “当日聿怀确实找过宴心,虽然弟子不知所谓何事,但宴心离开时并没有带任何兵器,如果那是剑伤那被发现时周围可有行刺工具?”

    当然不会有了,叶菁怎么可能知道当日宴心并没有带配剑,所以就用自己的剑刺死了聿怀,当众人发现叶菁的时候,她的手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那些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个女人的身影走近了众人的视线。

    “紫秋也愿意为柳师妹正名,众所周知我与柳师妹经常切磋,除了师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的剑招,聿怀师弟的伤确实不是她所为。”

    程紫秋?

    她怎么可能为自己洗清罪名?她不是整个破军山除了叶菁以外最希望自己死的人么。

    面对于程紫秋突然的作证,让叶菁也乱了阵脚,她原以为这些人肯定会趁此机会落井下石的。

    “那我身上的总该是了吧。”

    她吸了口气,抬起自己手上的手腕,众人也都想看看,程紫秋要怎么继续解释。

    “不错,叶菁师妹身上的确是柳师妹所为。”程紫秋只看了一眼,便能够断定。

    她毕竟也曾经是首徒,身上还是有破军山该有的魄力,所以她说话的时候,照样没有人敢反驳。

    况且之前她和宴心的过往,有还有几个人不知道呢。

    连敌人都为柳宴心说话,若不是真的有内幕,那就是这个柳宴心有勾魂摄魄的秘术!

    “可这重点就在于,她并未想要真正伤你,你的右手上那道最明显的伤口是为了挑开你的剑。所以你说她想要杀你灭口,是在说谎。”

    一句“你在说谎”,让大多数人都愣住了。

    他们不敢说话是因为程紫秋分析的对,这是弟子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方向。

    叶菁也是老江湖,面对这样表面的问题,她能对答如流。

    “当时情况危急,她又出招凶险我当然以为她要置我于死地,如果按照师姐这么推算,她一定是为了要挟持我离开破军山!”

    程紫秋没有继续为宴心争辩,好像只是说出了自己的观点,点到为止,不站在任何一方,关键时刻尽显领袖风范。

    “紫秋知道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的还请师尊判断。”

    程紫秋这一次倒还知道进退。

    她这么做是看出来观砚不发话是等着事情的转机,也是有意要帮宴心。

    这个时候她要是能够出一份力,不管有没有用,观砚都会记得她的举动,那就足以让她重新回到首徒的位置。

    果然,观砚点了头,站起身来询问众人,“可还有人要补充什么?”

    “弟子也有话说。”

    此时柳宴心已经在众人听程紫秋说话时站了起来,她捂着胸前的剑伤,整个人摇摇欲坠。

    她不带任何表情,好像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她不在意自己被困,好像这个笼子并不能阻挡她的脚步。

    叶菁虽是慌张,却仍然保持这惊恐和凄楚。

    她不会放松警惕,就像宴心不会轻易倒下。

    “我要证明,我没有杀人,我要让你们一个个给我道歉,我要让真正手染鲜血的人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