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修真小说 > 那座江湖那个人 >第五百六十六章:旧时长安(一)
    檐角上的冰,晶莹剔透,有几朵雪花缓缓飞舞落下,慢慢漂浮着,碰到了冰锥,瞬间融化凝结在冰上,然而,紧随其后,更多的雪花被风吹来,很快就将那冰锥覆盖,看上去,就仿佛是一团雪花凝聚在一起,少了几分寒意,多了几分柔和。

    房间里,却截然不同于寒冷,一个个火炉燃烧着,十分暖和,喝了两杯安神茶之后,唐韵和唐令娴也渐渐气定神闲,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

    两人也不再纠结顾青辞对皇室的态度,毕竟,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改变的,和顾青辞讲了一下前面顾亦欢入宫的事情之后,还是把话题拉回到了主题上。

    “顾侯爷,这一次我和三妹来黑域,主要是受父皇的旨意,请您入京!”唐令娴说道。

    “让我入京?”顾青辞心头微微一惊,说道:“形式都已经危急到了如此地步吗?”

    唐令娴眼中闪过一丝伤感,说道:“计划赶不上变化,父皇和无缺先生估计错了这一次的大劫,来得比以往的都要恐怖,前段时间的那一次尸潮,实在是太大了,父皇不得已,找钦天监袁天师出手,用大夏国运镇压了。”

    “但是,国运损耗实在太大,父皇和钦天监都受到反噬,如今,袁天师已经境界跌落,勉强维持在大修行者的境界,而父皇……恐怕,坚持不久了,他担心他一倒,长安必乱,又因为这件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夏国还未曾立下太子,无缺先生又即将离开,父皇请您入长安,镇守国运!”

    顾青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尸潮中,燕国和武国到现在还没解决,而夏国却那么轻松的处理于无形之中,原来是夏皇居然主动动用了国运。

    一国国运,除了是镇压国之气运,还与皇帝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夏皇这个决定,不只是为了天下百姓拿皇室的未来做赌注,更是搭上他的性命。

    顾青辞缓缓站起来,转身朝着长安的方向遥遥一拜,轻声道:“此一拜,为青辞敬佩陛下之仁厚而拜!”

    一拜到底,良久。

    顾青辞转身,沉吟道:“这么说来,长安,很有可能要出大问题,而失去了国运庇护,恐怕夏国大地,将会狼烟四起!”

    唐令娴和唐韵都站了起来,躬身道:“侯爷,长安不能乱,我们不求侯爷为我皇室,只求侯爷看在这大乱将至,去镇守长安吧,如果长安能够稳住,夏国还有生机,可若是长安乱了,夏国,就真的没救了。”

    “而现在,无缺先生即将离开,袁天师也身受重伤,长安无人镇守,能够镇守得住的,也只有您这位剑仙了,侯爷,这也是为什么我父皇没有下旨,而是让我们亲自前来的原因,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顾青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大概知道长安如今的局势了,夏皇病危,不日将会立太子,可那几位皇子都不是吃素的,只要无缺先生一离开,即便是立下的太子,那也不是太子。

    夏皇,也守不住了!

    “好,”顾青辞点头,说道:“这长安,我不去不行了。”

    长安,一国之都,没有了无缺先生和袁天师,在这个即将混乱的时候,必须要有一个能够震得住天下宗师的人,这个人,除了顾青辞,没人更合适。

    得到了顾青辞肯定,唐韵和唐令娴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长安局势变化太过于突然,如今地狱大开,无缺先生虽然有天下的实力,却因为各种原因,根本无法出手,而且,他也坚持不久了,必须得尽快赶往地狱。

    无缺先生虽然还有一定的威压,但是在长安各方势力的不断试探之下,威信大减,这个时候,急需要以为皇室足够信任,却又能够镇守得住的人。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唐令娴突然开口。

    顾青辞点头道:“公主请说。”

    “父皇让我留在黑域,”唐令娴担心顾青辞误会,急忙解释道:“侯爷放心,父皇并不是让我来监视刑天府,只是担心我的安危。”

    “公主不必多虑,”顾青辞说道:“刑天府不同于其他机构,这是三国朝廷共同组建,且不论刑天府的性质,即便是陛下有心,他也无法插手进来,更何况,只是公主您,还远远不够,不过,公主在这里大可放心,刑天府护你在这乱世一个周全还是没问题的。”

    刑天府本就是一个介乎与朝廷与江湖之间的组织,不论是哪一国朝廷,都不可能把手伸进来,在这个时候如果三国朝廷动了其他心思,先不说顾青辞如何,即便是成功插手进来,最后的结果,也只是让这几年的成果化为乌有。

    另外,顾青辞也知道夏皇如今的情况。

    按照道理来说,来请他入京的事情,万万轮不到唐令娴这个公主,最起码也该是个皇子,可偏偏来的是唐令娴,足以说明,如今的长安恐怕真的是暗潮涌动,没有皇子愿意离开,而皇室无情,在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顾青辞可以确定,如今长安里的皇子公主恐怕已经全部站队,而之所以夏皇让唐令娴来黑域,是因为唐令娴一直都没有支持任何一个皇子,在这个时候,还想在长安置身事外是不可能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

    “侯爷明白就好。”唐令娴说道。

    顾青辞点了点头,又望向唐韵,说道:“那不知三公主又是做何打算?”

    唐韵微微一愣,道:“我的打算,侯爷应该在清楚不过了,这一次来,也是尽最后的努力,想要争取一下。”

    顾青辞面无表情,心中也没有任何波澜,淡淡说道:“本侯只有会支持一个人,就是太子,三公主,明白吗?”

    “明白了!”唐韵欠身执礼。

    唐韵没有隐瞒她的想法,因为她知道,在如今的顾青辞面前用那些手段根本没用,还不如直接挑明,还不至于恶了顾青辞。

    只不过,顾青辞也拒绝得很果断,他不会支持任何一个皇子,只会力保夏皇所立的太子。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