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陆少的百亿宠妻 >第四百五十五章:被亲哥哥打了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嬴洛有一个问题,食人鱼不是只能在水里生活的吗?

    那么现在跳出水面来攻击他们,食人鱼离不开水的,所以,是不是说……

    嬴洛的脑海里不由的有一个想法在慢慢的成形了,觉得应该可行btxt

    薄风止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食人鱼突然发出攻击,嬴洛和薄风止两人也被迫分开来。

    现在就变成两只食人鱼攻击嬴洛,两只食人鱼攻击薄风止醢。

    薄风止不由的看了一眼嬴洛说道:“小心点。”

    “我知道的,你不要分心。”嬴洛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折在这里呢?而且她也不想薄风止因为分心给她,而受伤,不由的扬声说道。

    虽然这些食人鱼的数量,比他们总的人数多,虽然他们的玄力在这里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解决食人鱼缇。

    食人鱼的牙齿上下咬动,发出咔咔的声音,一副好像跟嬴洛他们示威的样子。

    两只食人鱼一左一右的朝薄风止攻击而去,而薄风止却一手负于背后,左右临敌他也没有任何的慌张,只是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冷冽起来。

    薄风止也就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后退了一脚,身体微微后仰,就让那两只食人鱼相撞在一起,然后掉落在地上。

    但是那食人鱼也并没有就这么认输的意思,之间它们掉落在地上,并没有做多少停顿,就贴在结了冰的湖面上,张着嘴巴,朝薄风止一点一点的逼近。

    而且那食人鱼的身上泛起红色的光来,张大的嘴里,似乎在凝聚着一股什么力量一样。

    就在那些食人鱼将口中的那力量吐出去的同时,薄风止一个前空翻就落在了食人鱼它们的身后,让他们的攻击落空。

    “小心。”薄风止的余光瞄见那两道红色的光芒的攻击是朝嬴洛而去,不由的有些紧张的朝嬴洛喊着。

    原本跟食人鱼缠斗的嬴洛听到薄风止的声音,余光也瞄到了两团红光,眉头不由的微皱,扯出系在腰间的那条用来限制魔兽灵力的细锁链。

    只见嬴洛将那条细锁链抛出,然后用力的往回一拉,就将两只食人鱼一起捆的紧紧的。

    嬴洛没有多想,就直接拿那两只食人鱼当做挡箭牌,挡住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也顺便解决了自己的那两只食人鱼。

    “多谢薄爷啦。”嬴洛倒是对此比较满意的,轻轻松松的接别的食人鱼解决攻击着自己的食人鱼。

    嬴洛的声音俏皮的很,明显是很高兴的样子,但是薄风止却不高兴。

    没有想到,那两只食人鱼还真的还是机灵,看起来刚才好像是在朝薄风止攻击一样。

    实际上已经算到了薄风止会躲开,所以从一开始,这两只食人鱼的攻击目标就是嬴洛。

    食人鱼还真的是喜欢团队作战,好一个声东击西,而且似乎是准备趁嬴洛的心神被其他两只食人鱼吸引走,而趁机攻击嬴洛。

    却没有想到,嬴洛其实没有那么的弱,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不是?

    而且,还惹怒了一个人,薄风止的身上煞气逼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嘴角却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陪你们玩了两把,还真以为自己很厉害?”

    只见薄风止一步一步的朝那两只食人鱼走去,食人鱼就是那种欺软怕硬的家伙,你越是害怕,它们就越是凶猛。

    但是你要是不害怕,还一副要将它们生吞活剥了的样子,就让它们也不由的觉得害怕。

    薄风止的胸前凝出一把长剑,而后又分裂出数十把,薄风止只是微微一扬手,那原本竖直朝下的剑,一下子就呈橫行的状态。

    而薄风止的手微微一勾,那数十把的长剑就立刻飞出,将那两只食人鱼包围住,然后那些长剑一起落下,可以听到食人鱼痛苦的哀嚎声,还有那四溅的鲜血。

    嬴洛看着薄风止,嘴角含笑,倒是好久没有看到这个样子的薄风止。

    似乎在她的身边之后,薄风止就温和了不少,而且一般没有什么必要也不会出手,像刚才那种情况一开始也只是玩玩。

    如果不是那两只食人鱼差点误伤了自己,薄风止应该还不着急动真格。

    但是现在的薄风止却是势不可挡了,眼睛微眯,瞧见那将洛时臣他们三个围住的五只食人鱼,声音冷冽比这皑皑白雪还要冷:“找死。”

    听到薄风止这话,洛时臣他们很有默契的跳离现在这个位置,因为他们薄爷是要放大招了。pbtxt

    只见从薄风止的手腕之中飘散出一股黑色的力量,在空气之中渐渐的形成无数个骷髅头,它们在空中跳动着,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不是喜欢咬人,那也尝尝被咬碎的的滋味。”薄风止手一挥,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冷冽起来。

    那原本在空中跳动的骷髅头,立刻就好像是撒了欢的小野兽一般,朝那五只食人鱼而去。

    就只听得到食人鱼的惨叫声,还有它们身上的肉被一块一块的扯下里,鲜血淋漓的。

    等完全解决了食人鱼,这个结了冰的湖面竟也染了不少的鲜血,残渣碎骨满满的都是,可以见得那是比食人鱼还要凶残的存在。

    而这个凶残的存在,就是薄风止,一身未染一点鲜血,却能把对手弄得血肉模糊。

    嬴洛顿时想起来当时她和薄风止的初次见面也是,这么残暴才是薄风止不是吗?

    暴君邪风回来了啊!自从邪风以薄风止的姿态现身之后,真的是脾气都收敛了不少。

    “爷,你这么快解决了,我们都没得玩了。”洛时臣双手枕在脑后,对薄风止说道:“我们都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不过是好久没有看到爷稍微认真一点了。”燕无殇不由的感慨的说道:“好像自从跟夫人在一起之后,爷就跟吃软饭的一样。”

    说起来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不说话,也不怎么动手,动手也就随随便便的,主要都是靠夫人威风,不是?

    拓跋融昊记忆中那残暴的邪风的身影算是渐渐的清晰起来了,这出手快准狠的,明明可以一记绝杀的,非要弄的鲜血淋漓的。

    这就是邪风,那个嗜血的暴君。

    薄风止会被整个九州大陆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那绝对是有原因的,也真的不是说说而已,这么简单的。

    无相这二十七玄变阵法,虽然还不成气候,但是一旦形成一种变化,那威力还算是很大的,对嬴洛还有洛时臣他们来说,都可以算的上是一种很不错的试炼。

    所以,一开始薄风止是不打算动真格的,没有想到差点让嬴洛给受伤了。

    还好没有事情。

    而嬴洛却不由的叹气,有些捶胸顿足的意思:“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恩?”薄风止不由的看向嬴洛,听嬴洛这语气,明显是有对策的样子。

    “恩,我本来是打算逐一击破的,这些食人鱼离不了水,一段时间之后,肯定要回到水里再出来。”嬴洛将自己刚才的想法告诉薄风止说道:“然后用冰属性的玄力将那破碎的冰面恢复,一只一只的解决。”

    方法是不错,但是薄风止却笑了:“这里是所有东西都是幻变出来的,所以很多东西并没有那么遵循自然规律。”

    “所以?这食人鱼离了水也一样可以活的好好的,是把!”嬴洛从薄风止的话里读出这个意思出来说道。

    下一秒,嬴洛就一脸崇拜的看着薄风止说道:“薄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啊!”

    一句拍马屁的话,但是从嬴洛的嘴里说出来,薄风止就觉得特别的受用。

    因为薄风止把这个冰雪之地的危险解决掉了,速度快到让他们变幻下一个场景的时间都没有,以至于空间不由的出现了扭曲,就露出了破绽。

    薄风止朝着扭曲的位置伸出了手,手心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慢慢的犹如一个网子一般将整个空间牢牢的笼罩住。

    然后就看到薄风止伸出去的右手,慢慢的合拢,慢慢的攥成一个拳头,就看到这个空间好像是一整面镜子一样,瞬间就破碎了。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的,等眼前的亮光散去,就看到刚才那围着他们的二十七人纷纷的倒在地上,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想要强大的力量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什么都是这个样子的。

    他们修炼这二十七玄变阵法,因为这阵法力量十分的强大,基本上是可以一招致胜的。

    所以,如若有人从阵法之中突破出来,那么这些施术者必将受到反噬,痛苦而死,现在正是这样的情况。

    根本就不需要嬴洛她们多做一些什么。

    而,让嬴洛觉得奇怪的是,此时竟然已经不见无相大师还有嬴落萱的身影。

    他们是太自信嬴洛他们一定会死在这二十七玄变之中,所以提前就离场了吗?

    “那个老秃驴怎么不在了啊!”洛时臣刚好问出了嬴洛心里的疑惑,但是洛时臣更加的狂妄的说道:“就这区区的二十七玄变,还想困住我,这仇我可是记下了,洛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还以为你要说你不会放过他呢!”嬴洛没好气的吐槽一句说道,说好的霸气呢?

    “人家头上有人,我家家大业大的,不拿出来唬唬人,留着干什么?”洛时臣说着一副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再说了,那个老秃驴在皇陵城,我又不怎么回皇陵城,不能便宜了他!”

    “有时候觉得你还是挺聪明的。”嬴洛不由的赞同的说道,别看洛时臣有时候说话做事不过头脑的样子,但是认真起来,估计连他自己都害怕吧!

    “一直都很聪明,是你们没有看出来。”洛时臣还一副十分傲娇的模样。

    “大智若愚。”嬴洛用一个词给概括了一下,才智出众的人,看来好象愚笨,不露锋芒,说的就是洛时臣这种吧!

    “走吧。”薄风止朝某个方向望了一眼说道:“一些宵小罢了,何须多费心神?”

    薄风止是丝毫都不把无相大师放在眼里,就好像无相大师很得意的二十七玄变阵法,在薄风止的眼里也不过只是小儿科的把戏。

    “也不知道是谁不识时务。”嬴洛也是若有所思的望某个方向望过去说道:“自作聪明的人,还真的是让人觉得很可笑。”

    “下次碰到了,反正不会手软。”拓跋融昊的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说道:“想玩就陪他玩呗。”

    洛时臣和燕无殇相视一笑,似乎是在对他们这话的赞同,却并不再说什么。

    嬴洛他们几个人这一人一句说的,好像是给某个人听的一样,说完他们几个就闲庭信步的慢慢的走远。

    而躲在暗处的无相大师,整张脸都黑了,刚才他们的那些话绝对是特意说给他听的,他们知道他还在这里。

    无相大师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快的就将自己苦心栽培多年的二十七玄变阵法给毁的一干二净,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这些人真的是很不简单,因为他们无法探究在阵法之中发生了什么东西,所以无相大师不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

    不过,今天这事之后,更加能够肯定一件事情,那就是这群人绝对不能留。

    这些人放着太危险了,而且自己已经和这些人是敌人了,留着他们,实际上就是把危险留给自己。

    怎么办?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把这些人都给解决掉才好!

    “师父,他们……”嬴落萱还是多少能够感受到嬴洛他们这一行人的强大,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不能留。”无相大师语气坚定之中还带着一抹毒辣:“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不能让他们活下来。”

    “注定是敌人,没有什么好怜悯的。”无相大师看着嬴落萱的模样,语气也不由的狠厉了一些说道:“你落在他们的手上,他们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更何况当初在游龙秘境,差点害死嬴洛。你们天生就注定是敌人,江湖就是这般,你不狠起来,死的就是你自己,懂吗?”

    “我知道了,师父。”其实有些话,就算无相大师不说,嬴落萱也是知道的,之前她做事也心狠手辣的很,对嬴洛下手,也绝对不会眨眼。

    而一开始有一些恻隐之心,不过是因为薄风止,这个一眼就足够勾人心魄的男人。

    不过,就像是无相大师说的,他们已经注定是敌人了,自己说再多的好话,想必薄风止也不会领情。

    那么,那就都下地狱去吧!

    “走吧,回去好好的谋划一番。”无相大师没有看地上那些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人,如今的他们已经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物了,所以他们就是死在这里,无相大师也不会多看一眼。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现实,谁也没有把谁的命当回事。

    这个九州大陆,只有拿实力说话,你不想死,那你就要战胜所有人的本事。

    以武为尊,只有站在巅峰的那个人才有睥睨众生的本事。

    人心不古,谁的心里都有自己的盘算,只是要看看,到底谁更高明一些了。

    “可以稍微的轻松一些了,无相那个老秃驴暂时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麻烦了。”洛时臣已经是完全的放松了,双手枕在脑后,走路一晃一晃的,好不悠闲啊!

    “你可别得意忘形了,这个森林之中,也未必没有什么隐藏的危险。”燕无殇不由的伸手朝着洛时臣的脑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说道。

    “说话就说话,怎么还动手动脚的?你是要跟我打架吗?”洛时臣一下子站定了,来了脾气对燕无殇说道。

    “打就打,你个手下败将,我还怕你?”燕无殇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说道。

    “说谁手下败将呢?我什么时候输给你过了?”洛时臣已经开始撂衣袖了,这是真的要肉搏的意思吗?

    “你哪一次赢过了?”燕无殇这话说的,要气不死洛时臣,那还真的是见鬼了,不是?

    果然,洛时臣一下子就炸了,立刻就冲过去,跟燕无殇扭打起来了。

    拓跋融昊看着这两个说着说着就打起来的两个人,不由的无奈的摇摇头,直接越过他们,默默的走在嬴洛和薄风止的身后。

    嬴洛和薄风止两人却好像聪耳不闻的样子,又好像是已经习惯了,也不去管他们了。

    “唰。”突然从草丛之中蹿出一道白色的影子,直接朝嬴洛就飞扑而来。

    嬴洛微微蹙眉,速度很快的朝薄风止的方向撤了一步,而薄风止也很有默契的身后勾着嬴洛的腰,带着嬴洛稍微的离那个位置远一点。

    “砰。”而就在嬴洛车撤了一步之后,那道白影扑了空,然后就直接重重的砸到后面的树干上面。

    而且动静还不小的样子,连扭打在一起的洛时臣和燕无殇也不由的过来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别跑!”嬴洛他们这边都还没有搞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道霸道跋扈却还有些小孩子脆生生的声音传来,而且还熙熙攘攘的,似乎有很多人的样子。

    只见一个小男孩速度很快的跑过来,把撞晕在树干下的一只白色的小狐狸提在手上,小脸上还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你们是什么人?”将小狐狸提在手上的那股小男孩,这才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嬴洛他们,然后看看自己手里的小狐狸,唰的一下子就将小狐狸藏在自己的身后:“这不是雪中霜,就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听了那个小男孩有些紧张的话,眼睛还滴溜溜的煞是可爱。

    不过,还真的是可爱的将什么实话都给说出来了。

    嬴洛他们刚开始还没有注意看,听那个小男孩这么一说之后,这才想要仔细去瞧瞧,但是已经被那个小男孩给藏在身后了。

    “雪中霜,灵狐啊!”洛时臣不由的探着脑袋,想要看清楚那只狐狸的真面目来着。

    “你们怎么知道这是雪中霜?我不是都说了是普通的狐狸吗?”那个小男孩还一副很惊讶的模样看着嬴洛他们说道:“你们也要抢我的灵狐?”

    嬴洛心想,要是他们说是他自己告诉他们他手上提着的是雪中霜,那小孩会不会哭啊!

    嬴洛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瞬间就又冒出一大群的人出来,围着那个小男孩说道:“少主,你没有什么事情吧!你怎么能一个人乱跑,遇上坏人了怎么办?啊?”

    一个年级比较大的老者十分担心关心的的对那个小男孩说道,然后不经意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嬴洛他们几个人,不由的惊呼:“少主,你已经碰上坏人了啊!”

    这一惊一乍的,嬴洛他们也表示很委屈的样子,他们怎么就是坏人了呢?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们是坏人的?

    除了洛时臣说了一句话之外,他们其他人也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不是?

    “老孙,他们要抢我的灵狐。”那个小男孩是有人撑腰了,这说话都硬气了不少啊,指着嬴洛他们说道。

    “什么?既然敢觊觎我们少主的灵狐,来人抓起来。”那个老孙立刻就让人把嬴洛他们围起来。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我们什么时候说要抢你的灵狐?”嬴洛一手扶额,无奈的说道:“要抢,刚才就抢了,还等着你搬救兵过来吗?”

    “是这样吗?”那个小男孩还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嬴洛他们说道。

    “真没兴趣。“嬴洛是说真的,雪中霜是灵兽,是最具有灵性的狐狸,他们浑身雪白,如同雪中霜一般洁白无瑕。

    他们速度极快,而且十分具有灵性,可以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在一定的程度上,还能召唤不少比它低等的兽类来帮它。

    算是兽类之中很厉害的一种了吧!

    “你肯定在骗我,这么厉害的狐狸,你们难道没有兴趣吗?”说着那个小男孩又把那只小狐狸提到嬴洛他们的面前晃悠了两下说道。

    “我们说有兴趣,你要抓我们,我们说没兴趣你还有意见?”嬴洛真心觉得这熊孩子还真的是很难伺候啊!

    “我们要怎么说,你才高兴?”嬴洛其实也没有什么耐心,能说这么多话,也算是很不错了:“没事的话,我们还要赶路去玄天州。”

    “你们要去玄天州啊!我们也要回去,那你们就跟我们一起吧!”那小男孩这思维跳跃的啊,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