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秘术之锦先生 >175 蜕变2
    第三次修炼,依然一切正常。

    紫火太极运行了整整六个时辰,直到天亮,没出任何问题。

    杨紫薇这下放心了。

    天亮后,我收了紫火太极和紫红光,略一存神,缓缓地睁开眼睛。远处旭日东升,身下茫茫云海,恍兮惚兮,如梦如幻,仿若天界,不似人间。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这种感觉,真好。

    杨紫薇来到我面前,仔细的看了看我的眉心,见我没事,她长长的松了口气。

    “一切顺利吗?”她问我。

    “依然有些冲击,不过身体已经能适应了”,我微微一笑,“放心吧,没事!”

    她欣慰的一笑,“第一次,增加了十年修为,这次,增加了十五年。照这个速度,再有十四天,您的修为超过一百年是没问题的。”

    “这个顺其自然”,我说,“我修炼的目的和你不一样,你是为了修成正果,成仙得道,我是为了得到修为,然后继续研究六合八阵。我要求不高,从昆仑大会回来后,能有五百年修为,就足够我用了。”

    “五百年?”她一怔,“听我爸爸妈妈说,参加昆仑大会,一夜之间能得到两百多年的修为。五百年的修为,这可能么?”

    我神秘的一笑,“别人去了不可能,我们去了,就可能。”

    她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六合八阵?”

    “对”,我冲她一笑,“现在我的身体已经适应了修炼的节奏,再适应两天,等我底子再厚些,我就在这布置阵法,咱们试试一起在阵法中修炼。”

    她平静的一笑,“六合八阵您自己用就行,不用照顾我的。”

    “那不行,昆仑大会六十年一次,咱们好不容易赶上了,当然不能浪费了”,我说。

    “可您不是说,面对我会紧张么?”她担心。

    “那是因为不够熟悉,有点陌生,有点放不开”,我凝视着她,“再熟悉两天,我想会好的。”

    “真的是这样么?”

    “是这样。”

    她略一沉思,点点头,“好,那我们就试一下。”

    我笑了,“这就对了,咱们回去吧。”

    回到无极道场,我们又聊了一会修炼方面的事,然后她起身告辞,去修炼了。

    我走进浴室,又洗了个热水澡,身上又搓下来很多黑泥。

    洗完之后,我来到镜子前,仔细看了看,容貌没什么变化,但是眼睛明显变亮了,眼神也开始变得清澈了。我放心了,变年轻是好事,可要是变的太多了,回到京城之后,林晓该不适应了。她已经习惯了我作为大叔的样子,突然变成小鲜肉,她会接受不了的。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平静地一笑,拿起浴巾裹住身体,转身走出了浴室。

    换下来的衣服直接被兮如风拿去洗了,而昨天洗好的,她无声无息的给我放到了床上。

    我对此早就不觉得惊奇的,拿起内裤穿上,接着上床盖上被子,准备躺一会。其实我此刻精力充沛,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但是闭目养神有利于身体适应修为,所以我尽可能的还是睡一觉。

    刚躺下,林晓的电话打过来了。

    “锦,你返老还童了?”她吃惊的问。

    “不是啊,那是我弟弟呀”,我故作平静的说。

    “你骗人!你左胸肌上有一颗心形的小红点,我刚才放大了照片,看出来了!”她激动的说。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情况啊?”林晓急的都快哭了,“你怎么变成小鲜肉了,那我怎么办啊?”

    “什么你怎么办?”我忍住笑,“我变年轻了,你该高兴啊?”

    “我高兴什么?”她苦笑,“以前你是大叔,现在我成你姐了,以后我越来越老,咱俩在一起都不般配了……”

    “傻丫头,我只是模样变了而已,年龄可没变,还是你的大叔”,我逗她,“以前是我这老牛吃你这嫩草,以后咱俩换过来,你这个老牛吃我这嫩草,你这么想不就得了?”“你还逗我!”她很激动,“我跟你说真的!你变成了小鲜肉,杜若男和杨紫薇一辈子都是小鲜花,就我一个老女人,你以后肯定会不要我了……”

    我一听,不敢逗她了,“宝宝,你听我说,不会的。”

    “我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我……”她哽咽的说不话来了。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大的反应,一时心里有些懊悔,不该直接把照片发给她。可是这种变化已经发生了,迟早她会知道,早点说总比晚点说好。

    我平静了一下,微微一笑,“宝宝,有修为的人都会变年轻,都会驻颜。你放心,我会陪你一起变老,如果我以后一直这个样子,我也会想办法,让你一直年轻貌美,让你看上去比我还要年轻。大叔永远是你大叔,而你,永远是我的宝宝……”

    她被我逗笑了,抹着眼泪问我,“真的么?你有办法?”“当然了,大不了你就跟我一起修炼,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可我还要生儿子呢……”

    “那就生完了儿子再修炼”,我平静地一笑,“不管怎么样,我都陪着你。”

    隔着电话,我也能感觉到,她脸红了。

    “你……说话算数?”她小声问我。

    “我骗过你么?”

    “那行吧……”她抹抹眼泪,接着问我,“你在那还习惯么?她有没有好好照顾你?”“放心,她很细心,你能想到的,她都想到了。”

    “那就好”,她松了口气,“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我微微一笑,“好。”

    挂了电话之后,我噗嗤一声笑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和杨紫薇依然各自修炼,白天她上山,晚上我上山,每人六个时辰左右。我的进步非常快,每次修炼都能增长十年以上的修为,如此四天下来,我拥有了近六十年的修为,已经快赶上杨紫薇了。

    有了这个基础,我觉得可以布置阵法了。

    这天早上,我从山上下来,告诉杨紫薇,今天不要修炼了。

    杨紫薇一愣,问我,“为什么?”

    “这几天,白天你上山,晚上我上山,咱们一天也说不了三两句话”,我说,“今天休息一天,谁也不上山了,我去洗个澡,然后咱们泡壶茶,好好聊聊。”

    她想了想,点点头,“好!”

    我微微一笑,“那你等我会,我很快就洗完。”

    我回到东屋,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现在身上依然会有死皮,但是已经不是黑色的了,而是变成了白色的。我的容貌也没有继续更年轻,基本维持在了二十二三岁的样子。不止是容貌年轻了,身体机能也年轻了,浑身都是力气,精力充沛无比,最尴尬的是,每天都会很冲动,一旦冲动起来特别难受。

    当年十八九岁的时候,虽然每天从早到晚都会冲动很多次,但是我能忍得住,把心思放在研究术数上,就没事了。但是现在不行了,这种冲动发作起来,身体就像要炸开似的。逼得我没办法,只能在每次燥热起来的时候,存思观想下丹田。男人阳气充足而自然引发的阳动,道家称为真子时,这个时候观想丹田,采集元阳,对修炼是大有裨益的。

    我修的不是炼精化气的法门,所以真子时对我用处不大,我用这种方法,就是为了不难受。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成天面对着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和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女,如果不控制这生理上的冲动,怎么熬?

    好多次我都想,要是林晓或者杜若男在就好了,起码,我就不用忍的这么辛苦了。

    洗完澡之后,我换了身干净衣服,回到了中厅内。

    此时,桌上早已沏好了茶水,摆上了点心。

    杨紫薇见我出来了,站起来冲我一笑,“锦爷。”

    在我面前,她总是这么礼貌。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种礼貌,有距离感。

    我冲她一笑,走到她面前坐下。

    她也坐下了。

    我端起茶来,轻轻喝了一口,上好的信阳毛尖,味道非常好。

    她也喝了一小口。

    气氛有点尴尬,她莫名的有点紧张。

    这时候,就该大叔我打破僵局,把握聊天的节奏了。

    我放下茶,轻轻的叹了口气。

    “锦爷,您怎么了?”她问我。

    “紫薇,你的神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看着她。

    “我十二岁开始修炼五真太乙金丹法,十五岁第一次出现了神通”,她说,“不过那时候并不算强……当然了,现在也不算强,不过比那时候要强很多了。”

    “那时候是什么神通?”我问。

    她微微一笑,伸手一指桌上的点心,手指一动,点心碟随即来到我面前。

    “就是这个”,她说。

    我点点头,接着问她,“十五岁的时候,你有了多少修为?”

    “大概相当于二十年的修为吧”,她看着我,“怎么了?”

    我看着那盘点心,深吸一口气,“那这就怪了,你有二十年的修为时,就出现了神通,我现在的修为得有六十年了,为什么一点神通都没有?”

    “这个很正常”,她说,“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所以神通出现的时间也会所有不同,您不要着急,这个总会有的。”

    我想了想,“参加昆仑大会,需要什么样的修为?”

    “理论上,五十年以上的修为就可以”,她说,“不过,九宫台无路可上,所以,必须有神足通才行……”“所以必须你带我上去,对么?”我问。

    她平静的一笑,“对,但不全对。单凭我的力量不行,我需要您帮我……”

    “怎么帮你?”我看着她。

    “我只有七十年左右的修为,神足通自己使用的话,可以走三百里,勉强可以上九宫台”,她说,“我们两个一起的话,神足通就只能在百里之内使用,但是如果您用阵法为我聚集力量,那我们上九宫台就没有问题。”

    “七星聚灵阵?”我一皱眉。

    “不,是另一种阵法。”

    “什么阵法?”我纳闷。

    她喝了口茶,看我一眼,“我在梦中看到过一个场景,在一座山上有一座禅院,您坐在阵法中为孔雀妖族的公主和一位老者疗伤。在您身边不远处,还有一个阵法,周围很多人把自己的护法置入其中,再出来的时候,那些护法的力量就得到了极大地加强,连外面的妖,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眼睛一亮,“三山聚魂阵!”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可是那个阵法,我只给神光,煞气影子和灵体用过”,我担心,“你用的话,不会有问题么?”

    她意味深长的一笑,“不试试,您怎么知道不行?”

    我一愣,瞬间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