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餐饮指南 >第二百一十章 润物细无声
    感谢qd老六和浩瀚De绵羊的打赏~~~

    二百零六章和二百零七章我会尽量快的弄出来的……

    ………………………………………………………………

    好的演员,各有各的方法,各有各的演技,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演出来的东西,会让你觉得“好看”。

    这个“好看”的概念就多了,演个杨玉环能让你为之倾倒;演个康熙让你下意识想要臣服;演个申公豹就能让你恨得牙痒痒想要掐死他,这些其实都可以归纳为“好看”。

    而现在,张步凡对于张毅和任大华的感觉,大致就是这样。

    他们两人的表演方式,与之前黄博和于男演对手戏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之前那一场床戏,是压抑中的爆发,又于爆发之中见细腻。

    而任大华与张毅的对手戏,却是从头到尾几乎都没有爆发,两人都是那样无比淡定甚至于淡然的对话,看似简单,却又一点都不简单。

    现在两人正在演的,正是剧本中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场戏。。

    房间里,张毅坐在一台古老的织机前,正在操作着这台古老的机器,织机上挂满了铃铛,这让房间里充斥着丁铃当啷的声音。

    忽然的,这个声音里加入了一段不一样的声音——口哨声。

    医生吹着口哨来到了牛医生家门口,那口哨是生日歌,今天正是牛医生的生日。

    任大华的普通话说的很难,比苏友彭都差了几十倍,这就注定了他饰演的医生的所有台词都需要后期配音,但是只这一段口哨,却是他实打实自己吹出来的。

    他靠在门口,向屋里张望着,他不是川省人,而是从外地来,所以对川省,尤其是对这个依旧保持着故老习俗的牛家村的一切都特别感兴趣。

    这里任大华还没有说台词,但只是那眼神、那神态,却是把那种好奇表现的淋漓尽致。

    终于,他的目光落在了张毅身上,与此同时,因为他的出现,张毅也停下了织机,铃铛声缓缓停止,就在声音完全停止的那一刻,任大华开口了,“你杀了牛结实。”

    这不是一个疑问句,没有任何的疑问成分在里面,因为医生已经肯定了,就是面前这个男人做的这一切。

    任大华操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说出这句台词,其实台词很出戏,但无论是张步凡还是管琥都没有这种感觉,因为语气,他的语气与他的此时的表情包括肢体完全一致,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让人自然而然的就忘记了那蹩脚的普通话。

    只这一点,身为影帝的任大华就比苏友彭强了太多。

    张毅抬起头,看向任大华,他的表情很平淡,平淡中又带着一丝的兴趣盎然,似乎刚才操作织机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现在面对任大华,也是同样的有意思。

    “你是学西医的?”他并没有回答任大华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语气里也透着一丝兴趣。

    “中医,悬壶济世。”任大华答道:“不过,也攻西医内科。”

    简单的问答,如果刨去一开始任大华说的那句话,就仿佛两个人在聊天一般,然而,内里却藏着玄机。

    张毅的问题其实是在说,大家都说牛结实是病死的,你凭什么说是我杀的?难道你学西医,检查出来了?

    任大华的回答则更有意思,一方面告诉张毅,没错,我学的西医内科确实能检查出来,同时其实已经在体型张毅,学习的讲究悬壶济世救人一命,而不应该将医学用于杀戮。

    然而很可惜,此时的张毅,或者应该说牛医生已经完全坠入了所谓魔道,又哪里听的进他的话。

    这一刻,张毅忽然笑了起来,那笑容非常的复杂,有自信,有对任大华的讥嘲,还有其他意味,同时,他再次开始操作织机。

    之前停下织机,是他其实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来意,全心提防于是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而现在,他却是笃定对方其实根本查不出来,于是又自信的开始操作织机,这种心理的变化,不仅来自织机的停与动,也由那微妙的表情完全的表现了出来。

    他说,“那您倒说说,我怎么能杀得了牛结实。”

    任大华在笑,笑的非常平和,就仿佛两人真的是在拉家常,而不是说着关于一个人生死的为。

    他看着织机,那目光就仿佛刚到这里时看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样东西,充满了好奇。

    接着,他走上前,抬起手,向着织机上的铃铛伸了过去。

    也就是那么一瞬,原本恢复了淡然的张毅,眼光蓦的一凝!

    这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张毅的目光已经恢复了正常,而管琥也在那一刻喊了“咔”。

    但是监视器后头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从那双眼睛里射出的,有若实质的杀意!

    管琥张步凡和文幕野对视一眼,都觉得就该是这样。

    牛医生误杀了自己的爷爷奶奶,又借着村里人之手杀了牛结实,他的杀心已经越来越重,所以,原本极为自信对方不可能查出自己杀牛结实手段的他,忽然发现对方很可能真的可以查出来的时候,那种杀意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然而,就只有那一瞬,紧跟着就被他很好的掩饰了起来!

    那边,任大华和张毅听到“咔”都停了,但是没放松,因为不知道到底过没过,甚至任大华已经开始把手中拽下来的那几个铃铛重新往织机上绑了准备重来了,管琥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过了,准备下一场!”

    任大华和张毅的对手戏有好几段,除了极个别的镜头之外,大部分都可以连起来,这些能连起来的,就是两人在这间屋子里的对话,通过对话,医生把牛医生杀牛结实的整个过程推断了出来。

    只是对话,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冲突,所以两人的演技就全在细微处了,比如表情、眼神、极为细小的肢体动作等等。

    而张毅这边则多了一项——台词。

    这些内容,每一项都不剧烈,都很细微,甚至于一个观影的人,如果不认真的去看,甚至都完全感觉不到。

    但是,一旦你认真仔细的看了,就会立刻产生“卧槽好牛逼,他的演技真好,这一段真好看”的感觉来。

    其实他们两人这些对手戏中表现出的演技,用一句诗词就能描述——润物细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