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殖大户 >第二百三十二章大手笔
    “嗯,这一匹布我都要了。”周思宁豪气的说道。

    她算了,一匹布等于十丈,一丈等于十尺,也就是说着一匹布需要十六块钱并十丈的布票。

    她兜里揣着要过期的布票有十二丈,足够了。

    “啥,你要一匹?”售货员惊讶了,并再次仔细打量了周思宁一遍,以为自己看走眼了,这穿着普通的妇女不会是哪个领导的家属吧,要不哪能这么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一匹布,要知道现在老百姓买布都是按尺买的,按匹买的还真没有,反正她是没见过。

    “嗯,我攒了好几年的布票了,到年底就跟人换新的,这几年也攒了不老少,原本想着刚搬来这边,咋也得有个新样子,别的咱换不起,给被褥换个新面还是可以的,结果昨天晚上我们两口子差点被蚊子给吃了,今天早上就决定还是先买蚊帐吧,被子旧点还能盖,没有蚊帐我家那口子晚上都睡不着觉,白天还咋为国家做贡献啊。”周思宁知道自己的大手笔吓到人了,可是这边的蚊子实在是太凶了,她也是没办法了。

    “呵呵,是这么回事啊,那是要买一匹的。”售货员一个字都不信,这边这么多工人过来,一个夏天了也没看谁因为被蚊子咬的受不了过来买一匹蚊帐布的,不过人家找了借口,她也拿不准这小媳妇是哪个领导家的,所以也就哼哼哈哈的答应着就完了。

    反正她只管开票收钱,别的她也管不着。

    周思宁看售货员低头几笔就刷刷刷把票子开好了,她也赶紧的把兜里的票和钱都拿了出来,数够了交给她。

    “同志,你手里这些布票要过期了吧,过期了多可惜啊,正好咱们供销社来了几块好布料,要不你就再选点。”售货员有意想跟周思宁这样的领导家属结交,刚刚扫了一眼她手里的一把票,觉得自己猜的肯定对。

    不是领导家属,谁家有那么多票啊,而且还大多都是要过期的,这不就是家里票多的都花不完,结果都要过期了。

    “是吗,还有啥布,你给我介绍介绍呗。”周思宁前两年主要就是混迹在集市上,买的都是土布,所以对于现在的行情不太了解,现在有人主动给介绍了,当然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你看看,我这是咱们这最流行的毛呢料子,这个给家里男人做一身列宁装,那可没谁了。”售货员看她敢兴趣,赶紧从一堆布料中抽出一小卷的很蓝色毛呢料子。

    周思宁上手摸了摸,不是很喜欢,主要是家里都是干活的人,这个布料不抗糟啊。

    售货员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没相中,转了转眼珠,又抽出另一卷布来,“还有这个,这叫卡其布,咱们这边少,上海那边可流行了,你看看,这布挺瓜,做裤子做衣服都台人。还有这个灯芯绒,你做一身衣服得老好看了。”

    周思宁挨个的摸了摸,灯芯绒啥的她也没看上,不过那卡其布到是还可以。

    “这个怎么卖?”

    “哎呦,妹子你眼光可真是好,咱这供销社就数这个卡其布是最难得的,而且还贵,一尺四毛钱,一般人都买不起。”售货员眼睛都笑眯了。

    “是吗,就这一个颜色吗?”她拿的是土黄色的,这个色有些扎眼睛。

    “有,还有两个颜色。”售货员低头又在下面的柜子里翻找了起来,“这呢,还有一匹黑色的还有一匹绿色的,不过这绿色不正,你看看你喜欢哪个颜色。”

    周思宁看了看那匹颜色不正的绿色布,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哪是颜色不正啊,这明明就是很漂亮的墨绿色吗。

    她一下子就把这布抓到了手里。

    “这个颜色看上去很耐脏啊,那就这个吧,你给我扯……”周思宁在心里计算,这不到一米宽的布料,自己大概三尺能做一条裤子,但是周继国和付磊做裤子可不够,他们大老爷们也不能穿瘦裤子啊,怎么也得在两边各加一条,这样的话,家里三个人做三条裤子就得四米布,那就是十二尺,一丈二,“你给我扯一丈二吧,还有这个花布,你再给我扯八尺。”

    周思宁瞄着下面还有个白底小红碎花的平纹布,家里窗帘门帘啥的都没有,买点小花布自己回去做就行。

    “哎,好嘞。”售货员痛快的给开了票,然后拿着尺子刷刷几下子就把布给扯好了。

    周思宁拿着布并没有马上走,家里刚搬来,很多东西都缺,得看看这还有啥是家里需要的。

    售货员看她还在屋里撒吗,就介绍道:“咱们供销社昨天刚进了几个暖水瓶……”

    “我家有,那个不需要。”周思宁摇了摇头,“你这有棉花吗?”她就是冒蒙一问,基本上不到年底,棉花这样的稀缺货,就是有棉花票都买不到的。

    售货员听她问棉花愣了一下,然后面上显出了丝挣扎的神色,不过几秒种后,她仿佛是下定了决心,面上重新堆上了笑容。

    “妹子你今天还真来对了,昨天我们这刚进了一批货,里面还真有百十来斤的棉花,不过我们领导说不在柜台上卖,就怕引起群众的哄抢,那就不好了。”她隐晦的意思就是说这批棉花是要内部消化的。

    “是吗。”周思宁听了她的话眼睛都亮了,她可是听付磊说过,这边的冬天比h市还要冷,自家的棉袄和棉被都不够厚,要是能买到棉花那还真是幸运了,“那可真是谢谢大姐了。”她说着就开始翻兜,“哎呦,我没带棉花票,你等等啊,我家不远,我马上回家取去,大姐你给我留着啊,一定给我留着,我马上就回来。”

    周思宁发现自己没带棉花票,立马抓住自己刚刚扯得布,撒腿就往家里跑。

    “哎……”售货员在后面想叫人,结果还没张开嘴呢,面前就已经没人了,她看着跑走的人影,皱起了眉头,对自己的猜测又有了些不确定,谁家领导媳妇能这么不注意形象啊,为了买点棉花,跑的跟飞毛腿一样。

    周思宁可不知道自己这一跑差点没把好不容易碰上的棉花给跑没了,她风风火火的跑回家,把布往炕上一扔,翻箱倒柜的把自己藏的票都拿了出来,然后把里面的棉花票都揣着,又风一样的跑了回去。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