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小说 > 科幻小说 > 柳氏有贵女 >第一三七章 纳妾文书
    “我不同意!”

    叶菁气呼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认可宴心的决定,自顾自的在房间里转圈。

    当然宴心也不是在和她商量,而是敲了敲桌子通知她:“不同意也不行,这文书已经送到了,你不去难道要我去么?”

    “为什么不能是你去。”

    叶菁还是不乐意,她还以为黄昏时候宴心跟钱掌柜说了什么呢,结果夏家连夜就把纳妾文书给送过来了,竟然还指明了是自己!

    这个柳宴心竟然要把自己送到夏家,给夏旭那个一脸奸相的男人做妾侍!

    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我当然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了。”

    宴心耸了耸肩,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在想什么。她觉得她自己好歹也是个西津的名门之后,就算再落魄也不可能沦落给别人当妾侍。

    毕竟她连输给宴心都不服气,又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屈居于一个哑女之下,就算是作假也不可能。

    可宴心就想不明白了,叶菁这女人和柳糖儿的做派真是如出一辙,不是能屈能伸的料,心气再高又有什么用呢,方才在长短巷里,为了能让那些个衙役信服,宴心不也是没有管那么多么?

    还说为达目的能不折手段,看来这些女人也不过如此,一旦危及自身利益,马上就撂担子走人。

    叶菁也抓住了话茬,挑眉沉思,“那你要干什么去?”

    听叶菁这意思,是准备和自己换,她才不答应呢,没好气的吐出两个字。

    “找人!”

    “找谁?”

    想来若是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叶菁是不可能同意的,她只能继续解释。

    “之前在城门口撞上我的小姑娘,如果我没猜的话她就是甄佩蓉一直在找的人,而且和夏家也有一定的关系。”

    既然在城门追着小环的人是夏旭派来的,那就说明她早已经和夏家结盟,这也就是甄佩蓉寻找她的原因了吧。

    沉吟了半响,叶菁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迟迟不肯答应下来,这时候罗云溪靠近她劝道。

    “叶菁姐姐,夏家哪儿不好了,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们,捞完这一票我们就马上离开,我陪你一起去。”

    一听罗云溪要陪自己一同前往,突然叶菁觉得这件事也就没有那么难了,况且她一身武艺也没有什么人能为难她,比起在外面四处奔波确实舒坦不少。

    “那……也不是不行啊,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我只在外人面前演戏,其余的我一概不管!”

    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她要做的只是通过破军山的试炼这么简单,柳宴心额外做什么有什么计谋她一概可以不管。

    同样叶菁也知道,如果柳宴心敢对自己不利,那么她所期待的事也绝不可能做成功。

    这样的相互制约,才是成事的关键。

    “放心,你只要进了夏家的门自然有人来找你,你就把平时对付我的那一套用在她身上就行了。”宴心深知入府之后她会遇到什么,不由觉得她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甄佩蓉不是哑巴这件事她没有明确的提起过,但一个女人既然能因为贪恋权贵而在人前装聋作哑五年,那她的城府必然也不会让叶菁失望,更有可能的是,她还在隐藏着什么大秘密。

    “但你也别太掉以轻心,万一被扫地出门可就是丢了我的脸面了。”

    她低声提醒她,示意她要妥善完成任务,否则大计难成。

    “区区一个夏府,我还就不信我自己不愿意走,有谁能把我赶出去。”叶菁确实不经激,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极了在枫林时候的偶遇。

    宴心十分配合的鼓了鼓掌。

    “不错,我欣赏你的自信,那明天一早就直接做了后门口的轿子从夏家侧门进府吧,夏老爷已经把一切都打点好了,只要一进门就会有人把你带去该去的地方。”

    这一套就是标准的纳妾流程,仔细看看叶菁的不高兴还挂在脸上。

    “那我要待到什么时候。”

    叶菁下逐客令之前,没有忘记问清楚最重要的一点,就算夏家的日子安逸,也不能影响任务。

    “什么时候甄佩蓉开口说话啊,你就是可以离开了。”宴心摊了摊手,拎着罗云溪就准备出们。

    叶菁没想到柳宴心这么快就已经找到了关于甄佩蓉的信息,“这……你是说她真的是装的?”

    “那也不一定。”

    宴心没有等她发话就自己推门走出去了,也没管身后两个人的表情。

    这“不一定”的话模棱两可,像是她自己也没有办法确认,要么甄佩蓉其实是两个人,要么她就是装的。

    风一下一下的扑在窗上,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宴心裹了一条厚被子都觉得脚底冰凉,她甚至有些后悔把罗云溪锁在门外了,要不然她还能让罗云溪暖暖脚。

    当然想是这么想,算算日子他们也只能在元城待五天,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见哥哥了,万一错过了这一次机会,下一次见面不知道又是什么光景。

    她努力的在搜索上一世的记忆,元城夏家,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咚咚咚。”

    一长一短的敲门声传来,宴心以为是罗云溪又找上门来了,披了件衣服没好气的爬起来去开门。

    “你又睡不着了?”

    话已经说出口了,可打开门后见到的人却是那个眼熟的小姑娘。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甄小环?”

    她试探性的开口。

    小姑娘早就换了一副神情,脸也洗得干干净净,和数个时辰前城门口那个失魂落魄的小可怜判若两人。

    甄小环没有打算掩饰自己的身份,反而不吝夸奖:“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看来还挺聪明的。”

    她勾唇一笑,完全不像比自己小个四五岁的模样,这倒让宴心大胆的猜测起来。

    “小小年纪这么老成,你该不会和夏旭才是兄妹吧。”

    宴心侧开身子,示意她进来说话。

    “姐姐这你倒是想错了,我要是有福气做夏旭的妹妹,怎么也不会让他娶甄佩蓉来为难我这个小姑子。”

    甄小环打了个哈欠,环顾了一周觉得宴心住的还不错。“听说你还是有大来头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觉得你能成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甄小环自己找上门来了,就说明她也有事情想要和柳宴心说明。

    “说说吧,你都知道什么秘密了,让甄佩蓉这么费神的找你,还要来请我救你。”

    甄小环的表情立马变得无奈起来,但却一点悲伤地情绪都没有。

    “你应该也都猜到了,我识破了她们的一部分诡计呗,说我姓甄,其实只是被他们收养而已,一旦对他们产生威胁自然就会反目成仇。”

    “你知道甄佩蓉能说话?”她立马就开始求证这一点。

    “不止如此,我还知道她身手不错,而且擅长用毒,就连我养父也不是普通人。”

    甄小环一边吃着桌上的糕点,一边说着自己家的八卦,那模样像极了村口的老太太跟邻居炫耀自己家的公鸡会下蛋一样。

    身手不错还会用毒,难不成自己在长短巷后厨闻到的五毒散的味道就是甄佩蓉留下的?可五毒散也不是货真价实的毒药啊,它不会是会让人上瘾而已,至于毒的效果……

    看来叶菁从明天开始就棋逢对手了,不过这样也好,恶人自有恶人磨。

    宴心这会儿又有了新思路:“他们一家都是乔装在元城的?”

    “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他们一家都是为了夏旭而来的。”甄小环解释道。

    宴心一拍大腿,怎么都想不明白。“这阴沉的小子到底是哪里好了。”

    她憋了瘪嘴,觉得事情并不简单:“不能老在夏旭身上的找原因啊,要是你要拿敌军将领的人头,也会一开始就告诉他本人么?”

    这虽然是一个不怎么样的例子,但也有几分道理。

    “你在甄家这么多年,就没有发现他们和外界有通信之类的么?”若是受人指使,顺藤摸瓜也应该会找到蛛丝马迹。

    她回忆了很久,终于讲了一样最有价值的事。

    “这我倒是不清楚,但每两个月时候我养父都会身子不适卧病在床几日,但时间一过马上又生龙活虎的了。”

    “这……恐怕是被人操纵了吧。”

    或许五毒散就是这么来的,为了可知这种痛苦,所以甄老板每每都会服用一些五毒散。五毒散会令使用者精神亢奋,让其远离苦痛并且上瘾,久而久之欲罢不能。

    “我今天来主要是想问问姐姐你究竟有什么妙招,我们夏少爷想要的可不只是甄佩蓉离开夏家,更想要斩草除根。”

    甄小环绕了半天圈子,终于还是把夏旭的话给带到了,怎么说夏旭也是未来夏家的家主,有些小权和小心思是应该的。

    但宴心还是忍不住要打趣:“啧啧啧,这么狠毒,怎么你是想甄佩蓉走了以后接她的位置么?”

    “倒也不错,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有时间也请姐姐在少爷面前为我美言几句。”

    甄小环顺水推舟,赞同了宴心的说法,既然话带到了,她也就应该离开了。